@ 2014.02.18 , 18:32

博客摘选:致我亲爱的楼上邻居

[-]

致我亲爱的楼上邻居:

现在是中午11:45,从你房间传出的是……鼾声?瓦藕……我该怎么形容……

敬礼

楼下

致我亲爱的楼上邻居:

你平时总是下午两点起床(好吧,实际上你都是下午3:30起床—虽然你的闹钟会在下午2点响起,但我不是斤斤计较的家伙,所以算了……),但是现在你居然……下午两点或更晚时候才爬起来……很讽刺,不是么?

以及,听好了——这周我要训练狗狗。我不单有条温顺的西施犬,还有条见到什么都会狂吠的约克夏。我希望你那丁点大喜欢乱叫的狗知道自己遇到对手了。

敬礼

楼下

致我亲爱的楼上邻居:

对于你今天不在家的这段时间,我只是想说“感恩的心,感谢没你。”虽然你中午时候还在家,对此我略微有些焦虑,但是你最后还是离开了。你知道我有多么享受今天那安详宁静的午后。没有四处乱跑的狗,没有脚步声,最妙的是,没有你房间里那种隆隆的低鸣声。

说到低鸣,我以前还是搞错了,现在我可以断定低鸣声不是你浴室的风扇发出的,那么究竟是什么呢?然而,我还是很希望你能在离开家之前把发出这种声音的东西关掉。啊……多么安详宁静……

敬礼

楼下

致我亲爱的楼上邻居:

对于你赐予我又一晚安详和宁静,我献上诚挚的谢意。你能多离家几晚么?“感恩的心,感谢没你。”

敬礼

楼下

致我亲爱的楼上邻居:

欢迎回家……我猜是你回来了。我想让你知道,不论是你发疯一样用力搓洗东西的声音,还是你磨尖什么金属的声音,我都听到了,如果当局问我问题,我也好有准备。对于你在凌晨3:39分还在操劳家务,我要说声,谢谢。真的干的太卖力了。真的。
敬礼

楼下

[-]

致我亲爱的楼上邻居:

我很肯定你又在打呼噜。我有点希望打呼噜的是你的狗,或是某个神秘的拉美裔情人……或是锅里煮着的猪发出的咕嘟声。我都能听见你打呼噜了,所以你打呼噜的声音还真是大。又,我很肯定你是个小妞……发出这么大鼾声的小妞……

敬礼

楼下

致我亲爱的楼上邻居:

现在是上午10点,你刚刚关掉了闹钟。你的闹钟声音差一点点就能够让我接受了,而且你终于换了首歌(依然有很强的重低音,不过至少不再是那首“Forget You”了)。最让我感兴趣的是……你他妈终于能在四分钟内关掉闹铃了!!!!既然如此……为什么每次下午两点闹钟响不能迅速关掉呢?

好吧,现在你在房子里到处走动,还开着震耳欲聋的音乐。没有关系,因为我也有些歌想让你聆听。
敬礼

楼下

[-]

致我亲爱的楼上邻居:

你知道么?最近都还不错啦~没有疯狂音乐,没有低鸣……只有偶尔的几乎听不到的电视声,还有你奇怪的打呼噜(说真的,你真的应该去检查下诶)

依然讽刺的是,这是我□□前你发出的,大概凌晨1点的样子吧——我记得平时这个点是你挪家居(或者同样无厘头的其他事),满屋子乱翻的时间吧。

我开始怀念你的老习惯了。

敬礼

楼下

致我亲爱的楼上邻居:

好消息:1,外面时不时传来动听的雷声;2,我醒着在听。

坏消息:你乱叫的狗狗听上去不太受得了打雷,我听得到它“稍微”表达了自己的不悦(稍稍破坏了雷声带来的欢乐)

好消息:鉴于我依然醒着,狂吠的狗没有吵醒我。而你,应该被狗吵醒,正在让它安静,告诉它打雷不会死。欢迎来到佛罗里达!这里会打雷!

敬礼

楼下

注:鉴于你乱叫的狗狗具有你的闹钟不具备的功能——迅速吵醒你,让你满屋子走——也许你该训练它到点叫一两声?

本文译自 dear upstairs neighbors,由译者 王大发财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更正:感谢lol指出错误,“至”应为“致”,文中已修正。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6
赞一个 (0)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