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4.02.18 , 14:31
14

1928年的伦敦大洪水

1928年,泰晤士河决堤,伦敦中心城区几成泽国。这次毁灭性的灾难,也是伦敦最后一次浸浴在大水之中。伦敦是如何应对这次灾难的?这座城市又经历了怎样的改变?

[-]
泰晤士河决堤之时,伦敦的午夜刚过。洪水涌入狭窄的街道,积水深度迅速增加至4英尺(1.2m)。洪流冲激着市中心最重要的几幢建筑,而此时,绝大多数的伦敦市民,仍然沉睡在甜蜜的梦境当中。

国会大厦,伦敦塔,Tate美术馆均未幸免…然而,最为不幸的是,伦敦众多的地下室——那里的居住者是这个城市最穷苦的人民,被袭来的洪流给完全灌满了,造成了14人殒命,数千人无家可归的惨剧。

这一天,是公历1928年1月7日。当时,没有任何的警报系统可以叫醒沉睡中的市民,阻止洪水侵入城市的泰晤士水闸,也并未建成。

历史总是有几分相似。洪水从地铁中涌出,各种残骸碎片漫过了堤坝,而原本是应该有专门的管道用于疏通堵塞的,无论是当地政府还是中央,都应该对此负责。

大水漫过堤岸,冲过Sounthwark(萨瑟克区)与Lambeth(兰贝斯区),穿过Temple码头,直捣国会大厦,其旧宫院和威斯敏斯特新厅顷刻间成为一片汪洋。“洪水像瀑布一样倾泻过护栏,一直流到了大本钟脚下。” 泰晤士报的记者写道。

伦敦塔的护城河于1834年排干,如今洪水却又再次填满了它。Black隧道以及Rotherhithe隧道也全部消失在水下。维多利亚堤岸花园,查林十字街站,以及国王学院统统水漫金山。

[-]
“在Cleopatra方尖碑,皇家空军纪念馆,随处可见小型的瀑布。训练舰总统号甚至漂到了同街道一样的高度。”

据称,最早决堤的区域是Tate附近的Millbank。难以置信的是,即使离泰晤士河如此之近,仍有大量美术作品保存在Tate美术馆几个较低的楼层。最终,18件作品完全损毁无法修补,226副油画严重毁坏,另有67件作品轻微受损。

尽管如此,受灾最为严重的仍然是背靠着泰晤士河的工人阶级聚居区。

泰晤士报说,“让人回忆起莎士比亚和那个年代的街道和巷子”,由于背靠河岸,遭到了洪水的无情肆虐。警察们一户挨着一户地检查,催促里面的居民赶紧离开。大部分人乘马车离开了受灾的地方。“水涨的太快了,那些刚刚惊醒的家伙,不得不甩开盖着的毛毯,穿着睡衣就跑了出来。”

威斯敏斯特那一侧的兰贝斯区里的贫民窟,则是伤亡最惨重的地方,足有10人遇难。

[-]
在一次验尸中,一位名叫Alfred Harding的男子发现了自己的四个女儿。Florence Emily,18岁。Lilian Maude,16岁。Rosina,6岁。Doris Irene,只有2岁。

两位佣工,20岁的Evelyn Hyde和22岁的A.M. Moreton在她们同租的房子里双双溺死。当地的验尸官H.R.Oswald称,“她们像陷阱中的动物一样,蜷曲着溺死在房里”

[-]
洪水波及之远,连伦敦的Putney区和Richmond区都受到了影响。高涨的水位源于北海的一个洼地,那里风暴潮掀起了奔腾的浪涌,达到了泰晤士河五十年一遇的高水位。

当天晚些时候,河水逐渐退去。不过,根据伦敦博物馆馆长Alex Werner的说法,弥漫的积水至少需要一个月才能完全排干。1月7日前的小范围水灾,使问题更加棘手。圣诞期间的降雪完全融化,小巷也成了小溪,在东伦敦积了数英尺的水。

[-]
当时的防洪设计,最多只能应对高出海平面5.48米的潮水。这样设计是因为1881年的水位达到了史无前例的5.36米,而1928年的洪水,足足比这个水位高出了28厘米。

洪水消散后,泰晤士河的堤岸全部加高。不过,1953的北海大潮让政府清醒地认识到,泰晤士水闸的修建迫在眉睫。

Carlsson-Hyslop称,此后的政府应对都不免涉及一系列讨论,包括如何筹措防洪设施,如何筹集风暴潮研究经费的讨论。2014年,在这个问题上,英国首相,枢密院,和环境局基本达成了一致。其实早在1927年到1928年初,就有过是否应该疏浚河道的争论。

通过对历史上各次洪水的研究,Carlsson-Hyslop发现,只要洪水退去,官方的说辞总是惊人的一致——“洪水是很自然的","这种事罕有发生”,“这是上帝的惩罚”。这也没错,1928年的洪水的确是一生才能目睹一次的奇观。

[-]
其实在首都发生洪水并不是什么新鲜事,Werner称。塞缪尔·佩皮斯(1633-1703,译注)就在日记中记录过发生在白厅的洪水。1928年这次洪水的不同在于背靠泰晤士的堤岸,这里以前是杳无人烟的沼泽,在维多利亚时期进行了改造,如今成了居民区和商业用地。

“以前的人们认为,洪水就是一个大水来了,然后我们活下来了的故事,你改变不了什么”Werner补充道,“不过现在大家不这么想了。政府筑起了堤坝,看起来抵挡住了自然的淫威。所以这次洪水发生的时候,很多人都非常惊讶。”

这就是1928年在伦敦发生的故事,泰晤士河风平浪静,已经过了86年。

本文译自 BBC News,由译者 飞也的路林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0)

TOTAL COMMENTS: 14+1

  1. seenow
    @4 years ago
    2329657

    真大水啊,天朝地下水道会上榜吗?

    [12] XX [9] 回复 [0]
  2. 牡丹
    @4 years ago
    2329662

    伦敦人民生活在水深之中

    [11] XX [2] 回复 [0]
  3. 汤圆
    @4 years ago
    2329668

    英国人活一辈子才遇到100年一遇的洪水,还一天就退了。我活这么十几二十年,千年一遇的洪水都见过三四次,百年一遇年年见都不稀罕了。更感到欣慰的是,我们面对洪水总是从一个胜利走向另一个胜利,喜闻乐见,喜笑颜开,共唱赞歌。

    [258] XX [37] 回复 [0]
  4. 夏洛克酱
    @4 years ago
    2329677

    威尼斯旅游局:自从伦敦发大洪水后,来这观光的人就少了。。

    [33] XX [1] 回复 [0]
  5. 2329720

    @汤圆: 1、大陆东岸季风区和大陆西岸西风区的气候是不一样的。2、全球变暖,极端天气越来越频繁是事实。3、媒体歌功颂德,丧事喜办的操行也是事实。

    [31] XX [7] 回复 [0]
  6. Lmbright
    @4 years ago
    2329750

    @汤圆: 说明你读的少,灾害哪里都有。去看看英文的报道,英国这两天就在洪水,美国这边雪灾着,天天电视新闻还直播英国Times的洪水。美国的记者时评喜欢就事论事,没国内的记者动辄喜欢夸张,摆个千年一遇。我要是元首,首先把有些胡TM粉的傻B记者给废了,一粉顶十黑。
    当别人搞建设的时候,吹凉风是件很惬意的事情,既然惬意了就不要怪别人惬意的时候你再辛苦。中国搞了这么些年建设,西方吹了这么多年凉风,所以中国的增长不是纯靠贪污腐败搞出来的,吃闲饭的人多了,社会总体的生产力下降了再说多牛逼的话,也不过是自欺。当年的清政府是这样的,现在的美国也可以是这样的。
    确实要唱赞歌,我觉得中国人了不起。一碗饭,十个人分吃,出二十分的劳力和精神,和10碗饭,5个人吃的概念是不同的。如果不分裂的话,中国无疑将成为强国抑或霸主。
    我觉得中国人努力聪明的性格再加上狡黠,只要不自我毁灭,应该是无法征服的。这和政治是没有关系的。
    当你听够了中文的抱怨,听听外文的表扬,或许能更客观些。

    感谢牛逼的国人。在美从未受过歧视,在酒吧都有各路妹子主动搭讪的。

    [39] XX [63] 回复 [0]
  7. JerryGx
    @4 years ago
    2329852

    还是我来说吧, “下水道是一个城市的良心”

  8. 2329878

    伦敦这次和上次大水,居然是一百年前耶!
    原来真的有间隔近百年的“百年一遇的洪涝灾害”存在啊!

  9. t分发给
    @4 years ago
    2329933

    @Lmbright: 看到最后一句话怒点xx

  10. 2330007

    伦敦天灾也不少,空气也一度污染,当面的雾霾使之成为著名的雾都。现在可能好多了吧!

  11. 2330020

    1928年伦敦人民住着地下室,算算现在也过了86年了,不知道北漂的孩子们搬出来几年了

  12. Jancy君
    @4 years ago
    2331130

    我们台风就算了

  13. Spector
    @4 years ago
    2333590

    无论哪个帖子里都有天朝宣传员的身影啊,煎蛋你早就被监控了看来

  14. 路过留声
    @4 years ago
    2334377

    我来自浙江省温岭市泽国镇,我最烦哪儿哪儿发大水,都成我的家乡了。

发表评论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