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4.02.18 , 14:31

1928年的伦敦大洪水

1928年,泰晤士河决堤,伦敦中心城区几成泽国。这次毁灭性的灾难,也是伦敦最后一次浸浴在大水之中。伦敦是如何应对这次灾难的?这座城市又经历了怎样的改变?

[-]
泰晤士河决堤之时,伦敦的午夜刚过。洪水涌入狭窄的街道,积水深度迅速增加至4英尺(1.2m)。洪流冲激着市中心最重要的几幢建筑,而此时,绝大多数的伦敦市民,仍然沉睡在甜蜜的梦境当中。

国会大厦,伦敦塔,Tate美术馆均未幸免…然而,最为不幸的是,伦敦众多的地下室——那里的居住者是这个城市最穷苦的人民,被袭来的洪流给完全灌满了,造成了14人殒命,数千人无家可归的惨剧。

这一天,是公历1928年1月7日。当时,没有任何的警报系统可以叫醒沉睡中的市民,阻止洪水侵入城市的泰晤士水闸,也并未建成。

历史总是有几分相似。洪水从地铁中涌出,各种残骸碎片漫过了堤坝,而原本是应该有专门的管道用于疏通堵塞的,无论是当地政府还是中央,都应该对此负责。

大水漫过堤岸,冲过Sounthwark(萨瑟克区)与Lambeth(兰贝斯区),穿过Temple码头,直捣国会大厦,其旧宫院和威斯敏斯特新厅顷刻间成为一片汪洋。“洪水像瀑布一样倾泻过护栏,一直流到了大本钟脚下。” 泰晤士报的记者写道。

伦敦塔的护城河于1834年排干,如今洪水却又再次填满了它。Black隧道以及Rotherhithe隧道也全部消失在水下。维多利亚堤岸花园,查林十字街站,以及国王学院统统水漫金山。

[-]
“在Cleopatra方尖碑,皇家空军纪念馆,随处可见小型的瀑布。训练舰总统号甚至漂到了同街道一样的高度。”

据称,最早决堤的区域是Tate附近的Millbank。难以置信的是,即使离泰晤士河如此之近,仍有大量美术作品保存在Tate美术馆几个较低的楼层。最终,18件作品完全损毁无法修补,226副油画严重毁坏,另有67件作品轻微受损。

尽管如此,受灾最为严重的仍然是背靠着泰晤士河的工人阶级聚居区。

泰晤士报说,“让人回忆起莎士比亚和那个年代的街道和巷子”,由于背靠河岸,遭到了洪水的无情肆虐。警察们一户挨着一户地检查,催促里面的居民赶紧离开。大部分人乘马车离开了受灾的地方。“水涨的太快了,那些刚刚惊醒的家伙,不得不甩开盖着的毛毯,穿着睡衣就跑了出来。”

威斯敏斯特那一侧的兰贝斯区里的贫民窟,则是伤亡最惨重的地方,足有10人遇难。

[-]
在一次验尸中,一位名叫Alfred Harding的男子发现了自己的四个女儿。Florence Emily,18岁。Lilian Maude,16岁。Rosina,6岁。Doris Irene,只有2岁。

两位佣工,20岁的Evelyn Hyde和22岁的A.M. Moreton在她们同租的房子里双双溺死。当地的验尸官H.R.Oswald称,“她们像陷阱中的动物一样,蜷曲着溺死在房里”

[-]
洪水波及之远,连伦敦的Putney区和Richmond区都受到了影响。高涨的水位源于北海的一个洼地,那里风暴潮掀起了奔腾的浪涌,达到了泰晤士河五十年一遇的高水位。

当天晚些时候,河水逐渐退去。不过,根据伦敦博物馆馆长Alex Werner的说法,弥漫的积水至少需要一个月才能完全排干。1月7日前的小范围水灾,使问题更加棘手。圣诞期间的降雪完全融化,小巷也成了小溪,在东伦敦积了数英尺的水。

[-]
当时的防洪设计,最多只能应对高出海平面5.48米的潮水。这样设计是因为1881年的水位达到了史无前例的5.36米,而1928年的洪水,足足比这个水位高出了28厘米。

洪水消散后,泰晤士河的堤岸全部加高。不过,1953的北海大潮让政府清醒地认识到,泰晤士水闸的修建迫在眉睫。

Carlsson-Hyslop称,此后的政府应对都不免涉及一系列讨论,包括如何筹措防洪设施,如何筹集风暴潮研究经费的讨论。2014年,在这个问题上,英国首相,枢密院,和环境局基本达成了一致。其实早在1927年到1928年初,就有过是否应该疏浚河道的争论。

通过对历史上各次洪水的研究,Carlsson-Hyslop发现,只要洪水退去,官方的说辞总是惊人的一致——“洪水是很自然的","这种事罕有发生”,“这是上帝的惩罚”。这也没错,1928年的洪水的确是一生才能目睹一次的奇观。

[-]
其实在首都发生洪水并不是什么新鲜事,Werner称。塞缪尔·佩皮斯(1633-1703,译注)就在日记中记录过发生在白厅的洪水。1928年这次洪水的不同在于背靠泰晤士的堤岸,这里以前是杳无人烟的沼泽,在维多利亚时期进行了改造,如今成了居民区和商业用地。

“以前的人们认为,洪水就是一个大水来了,然后我们活下来了的故事,你改变不了什么”Werner补充道,“不过现在大家不这么想了。政府筑起了堤坝,看起来抵挡住了自然的□威。所以这次洪水发生的时候,很多人都非常惊讶。”

这就是1928年在伦敦发生的故事,泰晤士河风平浪静,已经过了86年。

本文译自 BBC News,由译者 飞也的路林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0)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