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4.02.12 , 10:22
54

重症看护出书描述濒死体验(NDEs)

[-]

作为一名护士,能看到患者从重病中逐渐恢复是一件十分欣慰的事。例如我(文中“我”为书作者,下同)的一个病患——今年60岁身患败血症的 Tom Kennard。

Kennard呆在重症看护病房一周后,原来足够轻松从病床移动到椅子上的他突然昏死过去。无论我怎么呼唤他,甚至拿圆珠笔戳他的手指都得不到任何回应。更糟糕的是,他的皮肤开始变得湿冷起来,体内氧气含量和血压都直线降低,这些都预示着他的情况不容乐观。我立刻为他输氧并呼叫其他护士和医生前来帮忙。那次,Kennard足足昏迷了3小时。

事后我们才得知,在这“丢失”的三小时中,Kennard经历了一场特殊的“旅程”。他告诉我,当时他的第一感觉就是漂浮到了病房的上空,“我往下看,我自己的身体还直挺挺地躺在病床上呢,我看起来很平静,似乎没有任何痛苦。”他说。接着,医院消失了,Kennard到了一个粉色的房间,他的父亲正和一个有着乱糟糟的黑发但眼睛很漂亮的男子站在一起。于是,Kennard同自己的父亲聊了一会儿心灵感应的事。然而在某一刹那,他突然感到有人在触摸他,于是他又被召回医院的天花板,然后看着我和医生正在抢救他。

他回忆说当时看到我拿了一个棒棒糖状的东西伸进他的嘴里,同时他还看到病房的窗帘边有个女人探头探脑地渴望了解他的抢救情况。而事实上我可以证明,Kennard回忆的一切都百分之百符合当时的实际情况,我当时确实有拿海绵来湿润他的口腔,而他的理疗师当时也确实在窗帘外密切关注抢救的情况。Kennard表示当这一切正在发生的时候,他听到那个头发凌乱的男子说:“他要回去了。”Kennard瞬间觉得当头一棒,因为特别希望可以不要回到身体里继续被病痛折磨,但之后Kennard还是感觉自己飘回了自己的身体。

[-]

Kennard的病带给他很大的痛苦,但他却清楚地回忆道在粉色房间的他却感到身心一片轻松。他告诉我:“如果那是死亡,将多美好啊。”

这次濒死体验为Kennard的生活带来了两个显著的影响,一方面他再也不惧怕死亡了,另一方面他从出生就畸形的右手竟然突然恢复了正常,这在生理学上是不可能发生的事。

以上我所叙述的事都如实地写在Kennard的住院记录中,而他的姐姐也签名以证实情况属实。

而当你越来越多地接触到频死体验的事件,你就会发现自己已经疲于为每个现象想出合理的科学解释。

我的另一个病人,一个70岁的来自斯旺西的退休老人名为Fred Williams,他身患心脏病晚期。有一晚,他突然失去了知觉,我们都很担心他可能要去世了。但他似乎还是挺过来了,而且我注意到他醒来后显得十分开心,我的同事们也注意到了这件事。

第二天早晨,Williams的家属来看望他的时候,他却告诉他们,自己在昏迷的时候见到了母亲和奶奶。而事实上,这两位女士都早已去世。Williams回忆道,当时她们一直站在自己的床边,他还看到了自己的姐姐,但他不了解的是,她的姐姐在一周前也刚刚去世。因为担心这事会影响Williams的恢复,所以他的家人都没有告诉其这个噩耗,而可怜的Williams在一周后也逝世了。

其实在我接触过的案例中,下面这个病人的体验是最特别的。2009年,一个30多岁的摩洛哥女性——Rajaa Benamour因为一个手术接受了麻醉注射,之后她便声称自己像走马灯一样纵览了自己的一生。接着她表示仿佛简单地浏览了一下宇宙的诞生。因此待她出院后,她开始寻找资料来探索自己当时的体验。

最后她竟意识到,自己当时获得了对量子物理学的深层理解,尽管她此前从未对相关知识有过任何的了解。这些激励她考取了大学,而她的大学导师也对此表示了十分的震惊,因为她所掌握的这些知识既不可能来源于任何教科书也不可能来源于任何课程的学习。

[-]

作为一名工作了17年的护士,我见证过许多的死亡。一些病人必须依靠大量的药物或仪器存活,于是1995年开始,我便想道,死亡是不是如此可怕,以至于我们需要尽我们一切的可能来延长病人的寿命,尽管将给他们带来无限的痛苦呢?而死亡又是什么?我们死了时候会发生什么?为什么我们如此害怕死亡?

于是我开始研究死亡相关的资料,最终我找到了一个名为濒死体验的概念,或可称为NDEs(near-death experiences)。那些经历过这些奇怪体验的人似乎都在之后称:我再也不惧怕死亡了。这些都是真的吗?一直以来的科学研究让我感觉NDES极可能只是人们的幻想或愿景。但最后,我还是决定将濒死体验作为我博士学位的课题,同时继续在重症病房工作。起初我跟许多无神论者一样坚持自己的观点,但慢慢地我却开始相信濒死体验的真实性。

所以到底什么是濒死体验呢?最简单的解释就是将要死亡的人们在弥留之际所看见的超自然事物——尽管我们中只有很少一部分人能获得这种感受。目前研究者们认为,濒死体验至少包含以下一种感觉——在强光中跌落,遇到已去世的亲属或灵魂出窍。那些“离开”自己身体的人一般会听到耳边传来“嗡嗡”的声响。而另一个常见的NDE就是将会看到一个美丽的花园,里面有绿色的草地和色彩鲜艳的花朵。有的人会到达花园中,而有的人则会遇到一个门或障碍物,并且他们知道如果走过去就会死亡。

另外,在濒死体验中,我们所熟知的时间观念也将发生变化。那些认为“离开”身体几小时的人其实只不过昏迷了几分钟甚至几秒。当然也有人在濒死体验中发现时间过得比平时慢了许多。

后来我开始做一些学术报告以同他人交流自己的研究,接着我便收到许多有过NDEs经历的人的来信,而从他们的故事中我发现了一些共同点——他们都很少向他人提及这一体验,甚至害怕被别人误解或嘲笑。据了解一些有过NDEs经历的人被误诊出患上了精神疾病。

[-]

但其实NDEs绝对不是什么新鲜事了,因为从古至今就一直有相关记载,甚至包括一些历史上伟大的著作,比如《圣经》,《理想国》和《西藏生死录》。过去科学家针对这一现象的研究结果普遍认为这是在大脑缺氧的情况下产生的臆想,但现在看来这一观点并不准确。

一方面是因为人体血液中的氧含量下降的时候,大脑将陷入混乱的状态。我曾亲眼目击了许多类似的情况,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大家,缺氧导致的昏迷会使得患者在苏醒后产生头晕目眩,思维混乱等问题。但这却与NDEs完全相反。经历过NDEs的人往往能清楚地回忆当时的经历,这不是一个失去组织能力的大脑能做到的。一般来说,如果患者的濒死体验是由于缺氧,则他们往往会出现心脏骤停的情况。这似乎说明这类患者比较容易经历到NDEs,但事实却不是这样。根据我的研究,大概只有17.9%的心脏病患者会经历濒死体验。

而另一方面,我们当时曾对2个经历过NDEs的病人昏迷时的血液进行了化验,其中的氧含量却处于正常水平。

那有没有可能是血液中过高的二氧化碳含量所致呢?事实证明,这一观点同样站不住脚。虽然高二氧化碳含量会给人一种灵魂出窍的感觉,并让人感到身心舒畅,但同时他们的肌肉会发生痉挛。可是这一现象却没有出现在濒死体验患者的身上。

除此之外,药物有没有可能是诱因呢?我认为这同样是不可能的,因为我所接触过的相关病人中,20%都没有接受过相关药物。另外我还发现,如果病人服用越多的止痛药和镇静剂,他们会经历NDEs的可能性越低。

还有人认为这会不会是脑内啡在作祟,因为脑内啡是人体自己产生的麻醉剂,但事实证明长跑运动员能产生大量的脑内啡,但他们却没有类似的经历。况且如果我们的身体会在我们临近死亡的时候产生脑内啡,那么应该每一个将死之人都会经历濒死体验才对。

同时我还认为NDEs并不是所谓的患者死前的愿景。在我的研究中,大部分有过类似经历的患者都是突然陷入NDEs,他们并没有时间来提前准备思考死亡。

但总体来说,有一件是肯定的,那就是每个经历过NDEs的人都会从精神上重新定位自己的信仰。有点人变得更相信宗教,而有的人则认为宗教已经无法支撑自己从NDEs中感悟到的事物。而无论如何,大部分经历过NDE的患者都会变得更善解人意。

Marie-Claire Hubert是一个身患脑膜炎的护士,她曾声称自己通过一个隧道见到了许多早已逝世的亲属。现在她表示:“我知道我们最终都会同我们爱的人相聚,这让我努力想做个比之前更好的人,我每天都在督促自己多为他人做一些好事。”

他们中还有一些人表示通过NDE获得了爱,让他们决定重新定位自己的生活。所以有不少人恢复健康后便努力渴望成为一名护士、医生或在医院当义工。

Pam Williams在分娩的时候因为大出血而昏迷,之后她便也经历了NDEs,她说自己看到一个医生在敲打她的胸膛,为她做人工呼吸并插了一根管子进入她的心脏。“当这一切发生的时候,我感觉十分的愉悦,身心舒畅,仿佛慢慢地飘向阳光照耀的地方。”她说,“突然我听到我的大女儿在喊我,我才意识到我的孩子需要我,我必须要回去。”Williams表示自己并不是一个迷信的人,但她却认为死后人们将会去到一个平静,美丽,温暖的地方。在此之前,Williams只是一个没有受过教育的矿工妻子,但这次的体验却让她感觉自己有义务要帮助和支持他人,所以她通过自己的努力成为了一名护士。

[-]

其实研究发现,经历过NDEs的患者还常会有两个鲜为人知的“后遗症”,有些人会发展出新的磁场从而改变对电流的敏感性,比如有的人会发现自己的手表经常出现故障,而他们却很少会将这些问题同NDEs联系在一起。但当我向我的研究对象问起这些问题的时候,我发现很多人都有类似的状况。

其中一名是我的同事,也是一名护士。她告诉我自从她经历过NDEs后,就发现自己没法佩戴手表了,因为手表只要戴到她的手上都会出故障。

同时我还遇到过几个更特别的例子。一位女士曾经告诉我,她经常因为开灯而使灯泡烧了,这种现象太频繁以至于她的家人都把这当做笑话。“我还曾经好几次因为拿着手电筒被产生的后座力抛出好远。”她说。另外一个女士则告诉我,自己在经历过NDE后发现自己有了预言“不幸”的能力,甚至还能预感到周围的人是不是将要死亡。这些“新技能”困扰着她的生活,以至于她只好天天宅在家里避免外出,或者带上耳机通过嘈杂的音乐来分散自己的注意力。而我的一个同事也声称自己发展出了类似的能力。她表示突然拥有了“读心术”,但她因为感觉这很不道德而因此十分困扰。

所以你们认为这些人到底是太会妄想还是真的经历了超越科学的事呢?

本文译自 dailymail,由译者 luga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14)

TOTAL COMMENTS: 54+1

[2] 1 »
  1. 2955594

    实验很容易,把人上吊,等没有心跳了,马上抢救回来,然后让他说一下不就行了

  2. alpha_boy
    @2 years ago
    2952256

    以前是看过一个说法,频死体验是分泌了更多多巴胺止疼什么的造成了幻觉,最好能有一些重症志愿者,能在其脑中装入中和多巴胺的缓释药物,然后在经历濒死过程的时候看看还有没有这种体验……

    不过这个消灭对死后美好世界幻想的实验如果最后真的证明一切只是多巴胺的幻觉的话,对普通人来说太残酷了。

  3. 小鸟
    @4 years ago
    2326133

    神奇啊!希望是真的!

  4. 阿布
    @4 years ago
    2325719

    @北斗有情破颜拳:
    真是~ 讨论下问题怎么了?
    不知所谓 也许只是因为你看不明白吧? 那也不用这么酸吧~

[2] 1 »

发表评论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