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4.02.10 , 09:08

蚊子很讨厌,能把它们灭绝吗?

[-]

在我们这个讲求保护和绿色变革的年代,这个想法可能很古怪,但进化了的慈悲的人类仍需要染指灭绝一个物种的系统的冷血的行动吗?

许多人会说在对待蚊子这个问题上答案很明了:把它们一网打尽,从地球的表面抹去。没有人提过这样的建议把它们从历史上抹去或惩罚它们,这也表明了蚊子虽满世界都是却多么的微不足道。对蚊子们而言好景不长了。

蚊子确实令人憎恨,不光是因为它们爱在你的耳边嗡声不断,它们还是声名狼藉的病菌携带者。实际上,从所有的角度讲蚊子都是世界上最具杀伤力的物种、通过传播疾病和寄生虫杀死残害数百万生命。

疟疾就是一个经典的案例,蚊子携带各种有害的微生物袭击人类、牲畜和其它生物。蚊子作为瘟疫携带者能摧毁整座城市,像害虫一样破坏经济。

[-]

那么再问一次:就这么个小玩意儿把它灭光会很糟糕吗?你可能会认为这个问题会激起众怒或引发蚊子研究群体的反击,但近几年来。一些高调的蚊子专家颠覆了那个设想。尽管毕生研究昆虫,他们仍在争论灭绝蚊子对全球的影响是否是微乎其微的。假如做得到的话,恐怕全球的生物都会感激不尽给我们买晚餐吃。

如何能灭绝它们呢?地球上蚊子的生物量是巨大的。它们影响了所有物种的行为,充当了食昆虫者丰富的食物来源,驱动了各种防御机制的演化。然而,看起来似乎存在没有它们我们能生存得更轻松的良好迹象——实际上,我们可能完全不会注意到任何不利影响。

假如蚊子灭绝真的对生物有好处的话,这一结果可能归结于这一物种的微不足道和自然的快速变化性质;甚至可能是因为那些吃蚊子的物种只不过把它们当点心而已。没有动物因为它的消失而挨饿,都能活得好好的。

而且还没有疾病,像北美驯鹿,每天要被蚊子吸走三分之一公升血液——替换入它们使了吃奶的劲从老弱个体处吸来的血。只有在北极地区才能感受到蚊子消失带来的影响,北美驯鹿的路径对生态系统影响很大——它们迎风行走驱散了蚊群。

[-]
庞大的驯鹿群被巨大的蚊群吸走数百万升鲜血

在其它地方,蚊子确实没表现为生物链的必要一环,它们可以被简单地替换;在许多情况下,会有一个竞争昆虫愿意替换掉蚊子的生态位。一只饮食结构为50%蚊子和50%飞蛾的青蛙会爱上光吃飞蛾,假如可吃的飞蛾数量能翻倍的话。但是,我们必须承认有算计失灵的时候,蚊子的灭绝可能导致一些捕食者鱼或鸟的灭绝,这可能引起当地生态系统的波状循环。不变的是,蚊子没有真正控制任何种群,因此我们不可能看到任何受这个常见蚊群牵制的危险物种的大爆发。

人们有能力把这个吸血者清理掉吗?一项蓬勃发展的运动给出了肯定回答。假如我们向前迈进一步的话,最可能利用的是武器基因学武器;喷雾剂和捕蚊网不到可能顺利完成任务。

一个重要的设想是释放一种工程超级蚊子,它能完胜野生蚊子进而统领蚊子界。 一旦得手,人们就可以趁机利用它的许多独特的致命点来改造它的基因组,达到快速消灭它们的目的而绝不手软!

还有许多人建议,不管蚊子的存在是否是生物群系的必须,但这样尝试还是过于冒险了。他们说得没错,人们可能永远不会真正了解那样一项大规模举动的长期影响。

本文译自 Geek.com,由译者 shixinxin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3.8
赞一个 (119)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