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4.02.07 , 16:52

对抗路怒症:汽车应该有道歉信号么?

为什么驾驶争执会在短时间内演变成致命暴力——特别是枪击。在一篇“路怒症的心理学和生物学知识”的文中,作者Lauren Kirchner提出了这个问题。为什么驾驶途中容易发生暴力?——因为向对方驾驶员道歉真的很难。

[-]

“驾驶员时时刻刻都会犯些小错:比如数错时间,比如车速不符合车道规定,”在书中Kirchner举了2006年某份路怒症研究做例子,“错误很容易被误解成有意而为,因为喇叭不会说“对不起”。”

那么为什么不能有会说“对不起”的汽车喇叭呢?或者打开思路,为什么不在所有车上安装能接收和发送比转向灯和刹车灯更有用的信息的设备?我知道市面上有打信号的小发明,我也知道遇到麻烦可以用古老的手势信号,但是,这可是Google Glass的年代,这是昆虫大小无人机的年代,这是Netflix的年代,为什么当我不小心拦住其他人的去路时,我要笨手笨脚地把手伸出窗外在倒车镜前比手势,而不是轻松开启位于后窗的提示灯告诉后面的司机“我知道我开的不够好”。

Kirchner认为这个简单的装置可以挽救一些生命,退一步,至少能减轻司机路上的压力。不过,愿不愿意安装,有没有用,这因人而异。

安装这个提示器的注意看上去挺新奇,但在Kirchner之前很早就有人提出过这个设想。这个想法最先在流行文化传媒上不时冒出,常常可以看到在妙语栏目里看到,这都是些聪明但没人会当真的想法。Car Talk网前当家 Tom and Ray Magliozzi两兄弟在一张“我们想在所有汽车上看到的奇特设备”列表中把“抱歉按钮”列在其中,Matthew Inman也画过相同设备的漫画。喜剧作家Dennis Hong在经历了一次逃过宝马车追尾自己的惊险后,提议大家安装一个“是我不对喇叭”。

[-]

有次我驾驶汽车以50迈(80公里/小时)的速度行进,突然另一辆车迫使我紧急转向,我破口大骂对方,都是些难以启齿的脏话。我看见对方司机举起一只手朝我点头,神情十分羞愧。从他的手势中我明白他在说:“抱歉,是我不对”,到嘴边还没吐出来的脏话马上就咽回去了。

Bob Long是AutoWorld和其他几个汽车广播节目的主持人,他也承认抱歉提示器不仅仅是个新鲜概念“从各种角度来考虑这个提示器都很有必要,”他说,“路怒者数量很庞大,对自己行为羞愧的人不在少数。”在我(原文作者)和Bob交谈的前天晚上,他说他在商场停车场里看到两个司机为争一个车位恶语相向脸对脸吵得面红耳赤。“如果一辆车上显示“我先来,这是我的车位。”的话,两人也不会吵起来,沟通过程会更加礼貌。”,Bob说。

Bob说汽车制造商的极端官僚主义和政府颁布的各项规定让所有信号灯的含义都“有些难以达到实际效果”。Bob支持抱歉信号,他认为这很有礼貌——“看到的人都会嘲笑这个想法,”他说,“但我一点也不觉得这个主意不好。”

Car and Driver杂志主编Eddie Alterman不是很看好道歉信号灯,他认为这没有触及真实驾驶问题的实质:不良驾驶。”道歉信号灯只是创可贴,一路上让人恶心的驾驶者太多了。”他说,“比道歉信号灯更好的解决办法是不要做出让驾驶者说道歉的行为。”

他最关心的是手机分散了司机太多注意力,车里其他东西都无法吸引司机。“车辆信号灯之所以美丽,在于它虽然简单但意义丰富。所有人都看得懂信号灯:红灯表示要停车,黄灯表示要转弯,”他说坐在车里看提示板会更分心,更可能让你说“道歉”。

Alterman 和我都会担心“道歉”信号会被某些在高速公路上的混蛋乱闪乱用。

[-]

然而最难解决的问题是,如果我们有能力在公路上向其他人道歉,我们是否会这么做?

对于不愿意认错,不能正确接受批评的人来说,抱歉信号不会起作用。

当我问起Heitmann 如果他看见其他人闪烁“道歉”信号时他的反应,他说“开始我对这信号很宽容,后来我想了想“妈的,弱逼才会打这信号。””

在你迫不及待想购买“抱歉”信号灯之前,我想告诉你一个事实:之前已经有这方面的尝试了。“谢谢你”信号灯可以追溯到1934年,开发者希望这款产品的广泛应用能够帮助提升公路礼节,以此减少事故。再近一些的发明,一个是还在互联网上销售的“礼节闪烁信号灯”,能够打出“谢谢你”和“道歉”两种信号,但是厂商已经不再回复电子邮件,厂商电话也已停机。另外一个是Drivemotion,一种可以显示多种文字和图形(自带一些不是很好看的图形)的LED车载LED显示屏,去年进行过Kickstarter筹款,现在网站已经倒了。

[-]

[-]
不管怎样,礼节闪烁信号灯都是一次尝试

然而,我举这些例子不是说驾驶员之间不需要沟通,实际上驾驶员之间的沟通在未来的前景将更加光明——只是不包括“道歉”信号灯。Long和Alterman都提到最近的重大突破——车与车沟通,这种方法采用数字方式在车与车之间交换信息,使得车辆可以根据周遭环境自动做出反应,比如自动驾驶或紧急刹车。最终如果人们把行驶权交给汽车,可能车主之间的道歉会变少。除此之外,车间沟通技术可以让驾驶者向周围车辆传送比“道歉”更丰富的信息。

当然这些科技的实现要等到许多年之后,在此之前,也许“道歉”信号灯还不算太坏的替代品。Alterman说如果我们连道歉信号灯都不愿意使用,可能未来的沟通只剩下竖中指和摁喇叭。

本文译自 Psmag,由译者 王大发财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0)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