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4.01.29 , 00:01

[美国人民水深火热] 在急诊室等了8小时,被医护人员时发现时早已死去

[-]

Jon Verrier走进圣巴拿巴医院请求为其治疗皮疹,但8个小时以后他被发现死在了拥挤的ER(急诊室)等待室的椅子上。周一早上当他的尸体在Bronx急诊室被一名医院员工发现时,这位30岁的业余艺术家貌似已经死了好几个小时了。

这名员工匿名接受ABC采访时说:“他在椅子上被发现,已经没有体温了。他的死是因为我们没有足够多的人手来照顾每天出现的这么多的病人,我们需要更多的医护人员。”这个有着461个床位的医疗机构的官员称,Verrier 在周日晚上的十点来到ER在第二天早上6:40 发现已死亡。

Saint Barnabas 发言人Steve Clark说,他到达医院以后进行了挂号,然后工作人员让其在ER里等待医生,但不知道什么原因他又回到了等待室的椅子上。在晚上10点到2点之间,他的名字被叫了两到三次,但他没有应答。

凌晨两点,保安试图叫醒那些在等待室睡觉的流浪汉。保安那次检查发现Verrier还活着。医院别处的监控录像拍到3点45分的时候Verrier还能行动。

Clark说:“之后保安没有再做安全检查,他死了。他的名字被叫了好几次,但他都没有回应。”

那名匿名的工作人员说,没人确认Verrier是否真的接受了治疗。工作人员还说:“他没有接受检查。根据等待室里的人数,不可能每个人都接受检查。”

病人进入Saint Barnabas医院的ER通常需要一个很漫长的过程,ER的平均等待时间是纽约州其他医院和全国平均水平的两倍。根据医疗保险统计数据,相比于全州155分钟和全国137分钟,Bronx医院平均需要等待306分钟才能看上医生。

在Saint Barnabas医院,即便是很严重的受伤也要长时间等待才能接受治疗。例如骨折,需要等待112分钟才能接受疼痛治疗,而全州的平均的等待时间为63分钟,全国的只要59分钟。

病人承认这些数据都是真实的。34岁的 Alfred Murias讲述了周六陪他父亲看病的遭遇:“我们凌晨1点到的医院,到第二天早上7点彩接受治疗。”

医院官员称Verrier的死亡跟ER等待时间过长没有任何关系,主要的原因是因为叫他名字没有应答。Verrier的家庭成员告诉ABC,Verrier一直与药物成瘾作斗争,并且已经戒掉好几个月了,他完全是医院疏忽的受害者。

本文译自 NewYorkPost,由译者 island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0)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