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4.01.26 , 18:25

历史小故事:埃及人被近亲繁殖的“战五渣”战象给坑了

[-]

公元前217年,中东局势高度紧张。尽管亚历山大大帝已驾崩一个多世纪,人们仍前赴后继奋力推举可以掌管其庞大王朝的继承人,然而谈判的最终结果通常都会变成战场上的兵戎相见。其中一次会战就发生在如今的加沙,史称拉菲亚战役,是埃及国王托勒密四世与塞琉古帝国(疆域为如今的土耳其和印度)安条克三世大帝在第四次叙利亚战争中的一场决定性战役。这场特殊的突击战涉及一个重要元素,那就是战象。伊利诺斯大学叙述当时的场景:

希腊历史学家Polybius对该战役研究了至少70年,他在他的《罗马史/The Histories》中描述道:“托勒密73头非洲战象对阵安条克102头亚洲战象。托勒密军的一些战象离敌人太近,敌军象背上的弓兵势如破竹,杀了近身的托勒密军一个片甲不留。而战象之间的对战则更妙,双方倾注全力,准备来个头碰头互撞;然而,托勒密的战象,内心深处其实是抵触战斗的,这是非洲象的习性;它们无法忍受亚洲象的体味和喇叭声,估计还有一点就是,恐惧,亚洲象的体型和力气都比非洲象要大。亚洲象来势汹汹,非洲象发现情况不妙,立马掉头狂奔,逃得连影儿都没了。”

尽管战友如此没出息,战役最后却还是由托勒密获胜。然而,这并不是令历史学家和科学家感到困扰的地方。如今研究发现,亚洲象相对于它们那些来自非洲热带稀树草原的残暴远亲们来说,体型更小,脾气也更温顺些。这下丢人可丢大发了,难道托勒密的战象当真这么怂?

多年来,专家们猜测托勒密的战象是非洲森林象,是一种比非洲草原象更娇小的品种。为了验证这一点,研究人员追根溯源,把问题回归到厄立特里亚(非洲东北部,P.S.在历史上埃及的法老常常把厄立特里亚作为其战象的来源地)的大象身上。他们对那里的大象进行了基因测序,看它们是否与森林象存在交叉遗传,或就是变种的森林象。然而,分析结果显示,厄立特里亚的大象其实就是草原象,而且与森林象毫无瓜葛。不过,科学家们也不是吃白饭的,他们的确也发现了厄立特里亚大象的一个显著特征:由于生殖隔离,这里的大象遇上了种群瓶颈(P.S.作为非洲草原象的著名亚种北非象已经灭绝)。综上所述,托勒密貌似雇了一群草原象近亲杂交的孬种后代。

本文译自 Smithsonian,由译者 Poo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8
赞一个 (7)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