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4.01.15 , 17:21

粪肥的回归

在事必先用洗手液消毒的今天,排泄物和营养这种问题想来很有点恶心。

[-]

鉴于美国上下轰轰烈烈的使用粪肥的有机农业运动,每次购买有机产品就是力顶“人-屎-粮食”的有机循环,美国无法对这种现状视而不见。我们的祖辈对这种吃进去拉出来的循环关系更习以为常。农业学家罗马人Columella对粪便进行了细致的等级排序。最顶端是鸽子粪,然后是人尿人屎,下来是马粪和羊粪,最低下的是臭名昭著的猪粪。

几百年来关于人屎利弊的争执就没有停止。19世纪中期,伦敦巴黎重新规划排水系统,人们在丢弃粪便还是回收入田这个问题上展开激烈讨论。“那些地下阴沟里流淌的发臭烂泥,你们真的知道它们的价值么?”维克多·雨果在1862年完成的《悲惨世界》里通过Jean Valjean这位支持粪便回收的角色之口表达了自己对粪便的态度:

一海洋使土壤贫瘠

巴黎一年要把二千五百万法郎抛入海洋。

这并非修辞方面的隐喻。怎样抛,又以什么方式?日以继夜。为了什么目的?毫无目的。用意何在?从未考虑过。为什么要这样做?什么也不为。通过什么器官?通过它的肠子。

它的肠子是什么?那就是它的下水道。

二千五百万是从专业角度估计出来的最低约数。

经过长期的摸索,科学今日已经知道肥效最高的肥料就是人肥。中国人,说来令人惭
愧,比我们知道得早。没有一个中国农民——这是埃格勃说的——进城不用竹子扁担挑两桶
满满的我们称之为污物的东西回去。多亏人肥,中国的土地仍和亚伯拉罕①时代那样富于活
力。中国小麦的收成,一粒种子能收获一百二十倍的麦子。任何鸟粪都没有首都的垃圾肥效
高。一个大城市有着肥效极高的粪肥。利用城市来对田野施肥,这肯定会成功的。如果说我
们的黄金是粪尿,反之,我们的粪尿就是黄金。

① 伯拉罕(Abraham),希伯来民族之始祖。

我们的这些黄金粪尿是如何处理的呢?我们把它倒在深渊中。

我们花了大量开支,派船队到南极去收集海燕和企鹅的粪,而手边不可估量的致富因素
却流入海洋。全世界损失的□□肥,如归还土地而不抛入水中,就足够使全世界丰衣足食了。
这些墙拐角处的垃圾堆,半夜在路上颠簸的一车车淤泥,使人厌恶的清道夫的载运车,
铺路石遮盖的在地下流动着的臭污泥,你可知道这是什么?这是鲜花盛开的牧场,是碧绿的
草地,是薄荷草,是百里香,是鼠尾草,是野味,是家畜,是大群雄牛晚上知足的哞哞声,
是喷香的干草,是金黄的麦穗,是你们桌上的面包,是你们血管中的血液,是健康,是快
乐,是生命。神秘的造物主就是要使地上变化无穷,天上改观变形。

把这些归还给大熔炉,您将从中得到丰收,平原得到的营养会变为人类的食物。

你们可以抛弃这些财富,并且还觉得我很可笑。这是你们愚昧无知的十足表现。

根据统计学的计算,仅法国一国每年就从它的河流倾入大西洋五亿法郎。请注意,用这
五亿法郎我们就可以支付国家预算开支的四分之一。可是人竟如此高明,宁愿将这五亿扔进
河沟里。让我们的阴沟一滴一滴地注入河流,并让河流大量向大海倾泻的,是人民的养分。
阴沟每打一个噎,就耗费一千法郎。这就产生两个结果:土壤贫瘠,河流被污染。饥馑来自
田畦,疾病来自河流。

例如,尽人皆知,现在泰晤士河使伦敦中毒。

至于巴黎,最近只得把绝大多数的阴渠出口改到下游最后一座桥的下方。

一种双管设备,设有活门和放水闸门,引水进来又排泄出去。一个极简单的排水法,简
单得就象人的肺,在英国好几个地区已大量采用,已把田野的清流引进城市并把城市的肥水
输入田野。这种世上最简单的一来一去,可以保住扔掉的五亿法郎,然而人们想的是别的事。
目前的做法是想办好事却□□坏事。动机是好的,但后果却很糟。他们以为在使城市清
洁,其实他们在使人民憔悴,阴渠使用不合理。一旦这种只洗涤而伤元气的阴渠都换成了有
两种功能的、吸受后又归还的排水系统,再配上一套新的社会经济体系,那么地里的产物就
可以增长十倍,穷困问题将大大缓和。加上又消灭了各类寄生虫,问题将会得到解决。
目前,公共的财富流进河里。漏损接连不断。漏损这字眼很恰当,就这样,欧洲因这一
消耗而破产。

至于法国,我们刚才已提到过它的数字,现在巴黎占全国人口的二十五分之一,而巴黎
的粪沟是所有阴沟中最富的,所以在法国,每年抛弃的五亿中估计巴黎损失二千五百万还是
一个低于实际的数字。这二千五百万如用在救济和享受方面,可以使巴黎更加繁华,但这个
城市却把它花在下水道里。因此我们可以这样说,巴黎最大的挥霍,它奇妙的节日,波戎区
的狂欢,它的盛宴,它的挥金如土,它的豪华,它的奢侈,它的华丽,就是它的阴渠。
由于这样,一个盲目而又拙劣的政治经济学使公众的福利丧失,付之流水,使它沉没在
深渊中。

在最后,小说中这位捍卫粪便权的公共卫生专家赢得了人们的支持,粪便和粮食间建起了新的空间隔离。首批人造肥料工厂于19世纪中叶出现在英国和德国,使用化肥的习惯逐渐支配了农业。衡量化肥的标准“N-P-K”(氮磷钾)就是在这个时期形成的。英国历史经济学家Richard Jones最近在《重要的粪肥》中写到:无论从历史、考古还是人种学的角度来看,自从第一批人类放弃游牧生活转为画地为田开始农耕,粪肥在农业中就占据核心地位,然而现在却因为便利的化肥,人们放弃了粪肥。发达国家进入20世纪后就不再青睐粪肥。

[-]
杰克曼扮演的Jean Valjean

今天,粪肥正在重新站上历史舞台。从2000年到2007年商用化肥的价格翻了一番,粪肥对农民的吸引力开始加大。胆大的农肥厂利用自身充足的堆肥优势,将大量粪肥出售给周边农场和当地的园艺商店。由于担心使用化肥会导致水体有毒藻类繁殖,同时也出于担心化肥残留,人们对粪肥更加青睐。美国农业部2007年报告中记载“推广环保调理会促进粪肥在美国农田的大面积使用。”沾粪肥的光,人粪也变得受人欢迎。作为污水处理的副产品,固体生物废料被全美50州作为肥料使用,仅2004年一年全美利用粪肥就高达400万吨,从农田到森林几乎到处都在使用。

食品安全专家还在担心粪肥中例如大肠杆菌等致病菌,大多数有机农场主都表示如果堆肥彻底,或者在种植季前提前数月施肥,风险会非常小。此外,粪便中还可能含有重金属或有害细菌,这些问题却没人提及。但是Jones,这位研究大粪的历史学家表示,重新使用粪肥可能可以避免更糟糕的结果:“你看那无数帝国的兴衰——一个国家的人民不能正确处理好人和屎的关系往往是帝国衰败的先兆,”他说,“人们要重审自己和粪便的位置,不然按照历史规律,我们的发展曲线会急剧下滑。”

[-]
鸡粪
鸡粪中含氮,也便于运输,农场和花园都屎鸡粪为重要肥料。但是工厂化农业通常对鸡粪十分谨慎,因为担心其中可能含有抗生素和三氧化二砷残留。

[-]
人粪
尽管人粪中含有重金属和药物残留,但是全美已经用掉了数百万吨经过处理的人粪来代替化肥,包括农业和林业。

[-]
牛粪
牛粪含氮量不如家禽粪便,所以用途不广。牛粪处理温度通常较高,所以营养价值相应不是很高。

[-]
羊粪
羊粪是园林业者最喜欢的肥料,羊粪没有味道,极少吸引蚊虫,其中氮含量丰富。

[-]
鱼粪
鱼粪通常用于封闭的水耕循环,鱼粪可以供给蔬菜所需养分。

[-]
虫粪
虫粪(昆虫脱落物)适合小规模施肥和后院园林施肥。

本文译自 Modernfarmer,由译者 王大发财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4)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