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4.01.06 , 13:00

厌食症女孩在Instagram记录自己恢复健康的历程

[-]

一年前,Antonia Eriksson的心脏和器官都在逐渐的老化,她的骨头变得很脆弱,反应神经也逐渐变得迟钝。但是她没有向厌食症屈服,这个18岁的少女在2012年9月入院接受治疗。为了能够帮助其他遭受厌食症的人们,她在Instagram记录了她恢复健康的艰难路程,向大家展示要恢复健康是“可能的”。

她说“当我最开始记录的时候,我用的是一个匿名账户,过了一段时间我才决定公开我的身份。于是我每日都在这个账户里记录动态。”如今,这个账户里面的照片都显示Eriksson 身体很好,她每日的锻炼照片以及为自己准备的健康饮食的照片。

[-]

[-]

然而,她这15个月的康复旅程却是充满了黑暗和痛苦。当她最开始入院的时候,体重只有84磅,院方很担心她活不过第二天晚上。这个时候Instagram里贴出来的照片是很残忍的,医院的床,瘦弱的骨架,憔悴的容颜。

在医院治疗两个月后,她战胜了恶魔,饮食变得健康,生活开始回到正轨。在2013年2月的时候体重也达到健康标准。现在Eriksson的照片显示的是她在健身房锻炼,她苦练的肌肉,以及她为自己准备的营养餐。这个少女说Instagram账户帮助她战胜了厌食症。“Instagram帮了我很多,我认识了其他像我一样在和厌食症苦苦斗争的人。我们互相支持,当我心情低落的时候,他们都会给我支持,为我出谋划策。当我有了很多粉丝之后,我就感受到了我的责任,他们都指望我,以我为榜样,我必然要恢复健康,这样才不会让他们失望,要让他们知道恢复健康是可能的,而且是值得的。”

“厌食症只是历史,并不能定义我这个人。今天我会和大家分享我的生活,我的兴趣爱好,但我曾经经历过厌食症,所以我还是一如既往的支持和鼓励那些在和厌食症斗争的人们。”

Eriksson现在也有一个关于健康的博客,在那上面她会回答一些关于自己,关于她的健康和厌食症的问题,但是她说在分享这些的时候她都非常谨慎。“人们会问我每天摄入多少卡路里,我不会回答这个,我不愿意分享数字是因为这个会刺激到我,我不想我的账户充斥着这些数据。我确实会在康复过程中贴一些照片,然后我的粉丝都在问我健身效果如何,于是我决定分享更多的照片--但是这方面我也是很谨慎的,我不愿意像谈论我的进步一样谈论我的身体,我长什么样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为战胜厌食症投入的精力,我在健身房挥洒的汗水。当有人问我怎么减肥的时候,我会劝他们不要减。我因为减肥差点丢掉性命。你不应该问我这个。问这个相当于问我如何自杀。”

[-]

本文译自 dailymail,由译者 Sprite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7)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