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4.01.06 , 12:15
21

Palm 兴衰史:从 Palm 到 WebOS(下)

[-]

上一期: Palm 兴衰史:从 Palm 到 WebOS(中)

不确定在什么时候,HP 成了收购 Palm 的第一候选。事情发展的很快。时任 HP CEO的 Mark Hurd ,和 HP 个人系统部门负责人 Todd Bradley 都狂热地想要为 HP 找到新的技术平台,恢复 HP 帝国昔日的荣耀, Hurd 已经尽可能地精简了 HP 臃肿庞大的业务,而且他深知,现在 HP 的现金牛是打印机业务,但它不是 HP 未来发展的长久之计。他需要为公司找到新的发展方向,他并认为移动领域是HP发展战略的基石。而 Bradly 更是在加入 HP 之前,在 Palm 有过短暂的工作经历,所以他非常了解这家公司所面临的挑战和经历过的事情。

2010年4月份,收购案宣布,并在7月1号并购完成,并购总金额为 12 亿美元。HP 兴奋地宣称将在 webOS 上「加倍下注」—— 典型的主子收了新将时必要说的成词滥调。Palm 内部士气高涨:大家都觉得 HP 拥有 Palm 设计开发所需的大量资金,而 Hurd 和 Bradly 也都野心勃勃,准备大干一场。

Hurd 曾说,他希望把 webOS 装在打印机和 PC 上 —— webOS 将成为 HP 未来发展的业务平台,让 webOS 的触角伸向 HP 的各个业务领域。为此,一个新的开发团队在柯林斯堡(Fort Collins)组建,Colorado 开始着手开发运行于windows 上的 webOS。在位于圣地亚哥的 HP 研究所里, HP 的确完成了第一款装载有 webOS 系统的打印机的设计工作,但却没搞明白这东西怎么卖得动:这货基本上就是一部智能手机和打印机的合体。而精于算计的财务部门也不愿意提供足够的资金支持以降低生产成本,达到让消费者可以接受的程度。最终,这个项目没有投入实际量产。

同时,HP 要求 Palm 把推出一款平板产品列为最高任务。而大部分Palm的工程师此时正全力驰援 webOS 2.0 的开发收尾工作,为 Pre 2 的发布做准备,还有一个由 Matt McNulty 领导的小团队早就在3月份着手开发一套新的系统框架:Enyo —— 它将成为未来 webOS 3.0 Dartfish 的基石(webOS 2.1 已经占用了「C」开头,代号 Catfish。)

Hurd 希望 webOS 能运行在打印机和PC上。

但残酷的事实很快明晰起来,HP 的财政部门(包括 CFO Cathie Lesjak)并不认同 Hurd 对于 webOS 的热情。那时候 Apple 在智能手机市场可谓摧枯拉朽,占据统治地位,Apple 在供应链上有强大的控制力,吞噬了大量的供货渠道 —— 也只有像 HP 这样的巨头有实力负担这样的采购规模。「我们告诉 HP,我们需要为 Pre 3 配备更加优秀的显示屏。他们回来和我们说:Apple 把你们要的高级货全都买下来了,供货商要求我们出钱让他们盖新的工厂生产线,但是 HP 不愿意花这笔钱。」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相机部件上。「我们挑选了一家供货商的产品,结果发现产能已经被 Apple 占满了。我们左右为难,腹背受敌。」在没有 HP 资金支持的情况下,Palm 只能委屈求全,选择低端的配件生产 —— 这个问题在 TouchPad 上集中爆发。

正当 Palm 前在线与 HP 为了资金问题扯皮的时候,后院 webOS 2.0 的开发工作也出了问题,该项目成了巨大的烧钱黑洞,拖累了 Palm 最宝贵的一段时机。重要的公司成员开始相继离去。那个一手带起 Luna 项目,立下汗马功劳的的埋单老臣 Mike Abbot,就在收购案前夕,宣布离开 Palm 去了 Twitter。然后是 UI 设计主将,webOS 的灵魂人物 Matias Duarte 也挂冠而去,在5月,Matias 宣布追随旧主 Andy Rubin 加入 Google 的 Android 团队,这是这正是他两年前加入 Palm 时拒绝了的工作。 HP 的收购案,加速了他离开的决定,知情人士称,其实 Duarte 早就准备跑路了,「Matias 的离开,让我们的工作倒退到起点,他已经开始为 webOS 的平板电脑和 2.0 版本设计了一套框架,但还有大量的工作没有完成。」

毒药

Apotheker 对于 Palm 毫无兴趣的态度马上显现出来。

[-]
Léo Apotheker

在2010年8月,Palm 总算尝到了被人包养的苦楚,但好歹 Hurd 和 Bradley 还算是热心于努力把 webOS 推广到 HP 的各个领域。但 Hurd 因为受到「不当行为指控」而突然辞职,让 Palm 在 HP 内部失去了最重要的盟友。在籍籍无名的前 SAP 首席执行主席 Apotheker 被董事会选中成为CEO之前,那个本就不喜欢 Palm 的 CTO Lesjak 暂时代理行使权力。好像天要亡 Palm 似的,就在 Palm 忙于两款重量级平台开发,几部新手机,和第一款平板产品的发布的时候,HP 高层却发生了如此大的震荡。

这个 Apotheker 在 HP 掌权期间的各种奇闻异事已经广为人知,而且也没有给 Palm 留一点好。他接过了 Hurd 遗留下来的改革任务,对此他有自己的想法:与 Hurd 试图加大 HP 在移动领域等新兴产业投入的做法不同, Apotheker 是一个「软件派」—— 他梦想让 HP 变成下一个 IBM,让公司转变成为一个致力于高利润的大型软件和服务的公司,而脱离低利润的硬件制造业。

Apotheker 对于 Palm 毫无兴趣的态度马上显现出来。在我们采访的人中,有流言说他仅就访问过 Palm 团队驻地一次,也没人知道他访问 Palm 期间到底做了什么。Palm 麾下的天才员工们,马上成为了硅谷个巨头瓜分的香饽饽,当年鱼贯而入的,现在都一个接一个四散而去,每一次有人要走, Rubinstein 都会和对方一对一促膝长谈一次,试图挽留他们。

这些事情都发生在2011年 Palm 发布 TouchPad 平板前夕。TouchPad 项目在8月份被批准;7月份硬件开发团队已经组建,但 McNulty 率领的小团队要到9月份才从 webOS 2.0 的泥沼中抽身回来。TouchPad 的第一台原型机就是台惨不忍睹的iPad山寨机,磨蹭到11月份才拿出来。同时软件开发成员像开笼的鸽子一样纷纷散去,连 Luna 的架构工程师 Greg Simon 和其他一些人也投奔了 Android 和 Chrome 阵营。虽然 TouchPad 项目帮着挽留了一些人,但结果却没法让人满意。整个过程就好像把 Pre 上发生过的事情再演了一遍,而且无论是人力还是财力上, Palm 没有得到当初 HP 许诺给予的支持。「Léo 想让我们变成现钱,也就是说,Palm 对他来说毫无长期投资价值」。

在2012年底,Palm 需要考虑是否准备在来年1月份发布TouchPad 和 webOS 3.0。最终结果是继续,但这任务实在太艰巨了:项目进度要比生产主管 Sachin Kansal 在旧金山发布会上公布的路线落后很多。为了财务上的需要,HP 坚持 TouchPad 将会在三月份发布,Palm 团队被逼着在6月交货,这也是 Ruby 坚持要他们做的。最终 TouchPad 于7月1日在美国上架销售。

[-]

很快,市场传来了不好的消息:被寄予厚望的 HP 的首批平板产品大量堆积在 Best Buy 的货架上无人问津。有些产品不得不被回收,更新以后重新发售。我们采访的对象在 TouchPad 为什么会失败的问题上莫衷一是;有人说是因为急于搭载还有很多bug的3.0,而不是更加稳定的 3.01。另外一些说是因为 HP 心思本来就不在上面,不愿意以199美元的低价出售,完全无法同当时一样价位,但更加优秀和轻巧的 iPad2 竞争。几天以后,Stephen DeWitt 取代了Rubinstein 成为 webOS 的高级副主席;Ruby 被赋予一个含混不清的「产品创新」的公司角色,而 DeWitt 宣称 Palm 的品牌将继续演变。

Leo 就是个人渣……最恶毒的家伙

Apotheker 把 Palm 硬件业务看成一个包袱,与公司主业无益的副业。 HP 在 8月18日,TouchPad 发售6周以后宣布将不再继续该产品线,并终止所有 Palm 硬件设备的开发,和「将探索 webOS 未来的发展价值。」

所有人都震惊了,所有Palm员工包括 Rubinstein 和 HP 个人业务事业部的主管 Bradley (他所在的部门也被一起砍掉。)他们已经被逐出局,新产品的工作刚刚开始才一周。

7英寸的 TouchPad Go,距离正式投产只有两天就被扼杀在摇篮里。HP 的两台「Catfish」设备:Pre 3 和 娇小的 Veer 和 TouchPad 是在一月份一起公布的。Pre 3 与 AT&T 以及 Verizon 的发售一并取消。位于 Collins 的webOS for Windows 刚要发布一个测试版,也遭到棒杀(HP 还有一款全触屏手机,代号 Stingray 也胎死腹中,因为太长的开发周期,错过了 AT&T 强制要求所哟设备支持 LTE 的截止时间)。

HP 开始以 $99 美元的价格抛售 TouchPad,被采访者称之为「笑话」,这不就是当尸体卖么?!($99美元的价格让TouchPad当场卖疯了,以至于网络抢购潮让 HP 的电子商务系统陷入瘫痪。)

「Leo 就是个人渣……最恶毒的家伙」有人这么对我们说。还有一位显得比较收敛:「看看 Windows 是怎么经营自己的windows Phone 的,上亿上亿美元的砸钱,才爬到了市场第三的占有率。我认为 Hurd 也明白这一点,也会这么做的,但 L?O 就是反着来。因为当时看来,HP 这么做有点太激进了。」

HP 还有一个选项就是把 webOS 卖掉,在内部人士看来,这是拯救这个平台的最好办法,比如卖给 Amazon 或者 Facebook 都行。但这样的谈判都没有下文;最终留下来有收购意向的是 Google 和 Apple。但是从来没有一份纸面上的收购要约,但Google肯定和 HP 有过实质接触,Apple 可能只是来捣乱,乘机抬高价格,阻止 Google 收购得逞。

梅格、开源和结局

当然,HP 还没决定卖掉 webOS。公司的战略决定了他们不会把一个平台卖给任何可能的竞争对手比如Google。或许 HP 高层打算吞下这12亿美元收购的苦果,集中精力让 Apotheker 把 HP 带到企业服务领域去。

但就在 Apotheker 决定弄死 Palm 之后一个月,毫无征兆地,Apotheker突然出局,被前eBay CEO Meg Whitman 取代。董事会成员 Ray Lane——就是那个把 Apotheker 送上HP CEO 宝座的人又说了:「HP 需要新的 CEO 来加强公司战略的执行力。」对于娘不疼爹不爱的 Palm 员工来说,这是他一年半以来第四位 CEO 了,(如果从 Pre 发布以来的三年来算起,这已经是第六位了。)

[-]
Meg Whitman

Palm 团队处于呆滞状态,硬件团队烟消云散,而软件团队也无事可做。没人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要跟随什么战略,或者等着被卖掉。「我们还是坚持开例会,但这只是习惯使然,实际上没人会出席会议。」Richard Kerris,开发部的总裁,离开 Palm 去了诺基亚,9个月后,更多的人追随他而去。

关键的人还在,可怜的 Ruby,虽然他已经成为众人眼中的败将,他还在参与销售计划,在幕后努力要把软件团队从 Stephen DeWitt 手下解救出来,搬到一个更加安全的地方置于首席战略官 Shane Robison的领导下(他也在10月份退休)。有些工程师得到了展示 webOS 新的框架 Enyo 的机会。他们只能拿 iPad2 当验证机。这是一个预兆,预示着 Enyo 将被剥离出 webOS,成为一个独立的架构,使它不会随着 webOS 一同死去。

所有人都想知道这个平台的最终命运,有些人已经拿到了留任或者遣散的协议。在11月初,Whitman 同 Palm 团队举行了会议,他开诚布公的说,她也不知道下一步怎么走,最多只能说这么多。一位原本打算离开,但在会议之后改变了主意的当事人对我们说:「她很有说服力,她和之前的人包括Todd Bradley、DeWitt,或者是 Jon Rubinstein 不同的是……她不说大话,什么‘你应该为自己能服务于这家由 Bill 和 Dave 白手起家的公司而感到幸运’之类的的。她在诚恳地道歉。是的,她说她会继续说服董事会给予支持。」

这是一场四年半的折磨

11月初,Whitman 最终宣布了 webOS 平台的命运:开源,称 HP 会实践自己在这个平台上的投资和贡献,并把它融入到 HP 其他的业务中。有消息说,HP 网站部门的 CTO Sam Greenblatt 主导和推动了 HP 董事会和 Whiteman 做出了这样的决定,并担任 webOS 的新任 CTO,和之前那位被炒掉的 CEO Apotheker 的盟友,Martin Risau 一起共事。理论上讲,把一个急需改进的项目开源是一个诱人的做法:你可以减少投入,把开发工作交给社区的狂热分子就能坐享其成。但事实可能并非如此,比如活死人般的 Symbian 基金会,开源以后的样子就是个先例。

Greenblatt 的空降造成了 Palm 团队又有几位高层相继离开:首席架构师 Brian Hernacki,一位安全领域的专家,离职去了 Intel。软件平台副主席 Andy Grignon,被 Ruby 从苹果挖来的那位,离开 Palm 创业去了。被 HP 收购后,从 Nokia 的 MeeGo 项目借调来的主管 Ari Jaaksi 主持 webOS 的日常运营。说起来 Greenblatt的突然出现正直 Palm 最危急的时期,部门内部因为一次大规模的离职潮而完全处于权力真空状态 —— 超过200人在9月份自愿离职,而 Greenblatt 与 Risau 关于平台控制权的内杠,让刚刚宣布开源的整个项目和部门陷入复杂微妙的状态。

[-]
Palm 前 VP Andy Grignon 的车牌

2012年一月下旬,开源以后基于 webOS 3.0 的 open webOS 发布了,并且版本号从 1.0 开始。为了让 webOS 兼容更多的Aandroid手机的硬件,HP 决定把 webOS 迁移到标准的 Linux 内核上去。但很多人质疑这是否是一个明智的决定 —— webOS 通过修改linux内核,实现了大量手势操作和电源管理功能,不确定这些特性会不会随之丢失。Greeblatt,被采访者称之为「是个好人,但百无一用」,2 个月以后被扫地出门(还有人更直接地称他「废柴」。)

还有 Jon Rubinstein —— 「新」Palm 的门脸,代言人,2008年亲手缔造 webOS 的人 —— 在 webOS 宣布开源以后,渺无声息地离开了 Palm。了解 Ruby 和 Palm 的人对此都不会感到意外,Ruby 打电话给 Topolsky 的时候说:「这是一场四年半的折磨,但我们在这四年里做的事情是非常了不起的,我觉得人们可能不会理解 —— 我们在那时达到了怎样的高度。」

上个月,在一月份离职的 Palm 最后一位高级职员,参与了数个产品开发的 McNulty,带着 Enyo 团队离开 HP 去了 Google。有消息说他们加入了 Chrome 团队,他们会在那里遇到之前的老同事,包括 Luna 项目的架构师 Greg Simon,当然还是有 就职于 Android 的 Matias Duarte 也会在附近,这些开发 webOS 的昔日好汉终于又团聚了。

一位受采访者说:「现在连 McNulty 也走了,我不知道谁还会留在那里。」整个 webOS 硬件部门已经人去楼空。虽然 HP 从来没有宣布他们是否还会继续开发 webOS 硬件产品,但所有人都同意这事儿已经没戏了,就算 HP 想捡起来再干也已经不可能了。

软件部门也好不到哪儿去,大量质疑之声传来,怀疑 HP 能否按时发布 Open webOS 1.0,特别是在 Palm 和 HP 都处境堪忧的情况下。多方来源称,让 Palm 在 HP 账面上活到7月1日只是为了让财务报表好看一些罢了。在被 HP 收购两年之后,Whitman 什么时候下定决心砍掉 Palm 也只是时间问题,虽然内部的路线图要比这长远的多,但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

「我希望这数以千计的 webOS 的传人会在四处绽放」

纵观 Palm 从1992年到2012年走过的历程,充满了挫败与哀伤 —— 这曾是一家 PDA 的先锋企业,主流智能手机厂商,在有限的硬件资源下,云集了无数硅谷精英,在 HP 的煞星降临之前,开发出了革命性的操作系统。接受我们采访的前 Palm 员工都抱有相对乐观的看法,其中有一位总结的特别好,他说:「你看过电视节目《24小时的派对》吗?你一定知道派对结束时候的场面,他们放着礼拜一要上班前的最后的哈利路亚,然后 Tony Wilson 站在Hacienda 酒店,这样说:好啦,派对结束了——关掉音乐,带上唱机和酒吧椅,去让更多的 Hacienda 酒店疯癫起来」其实事情就是这样,其实人还是那些人,虽然他们离开了,但是每一个人都带着这份精神。那是上千个 webOS 的传承,我希望这数以千计的 webOS 的传人会在四处绽放。

[未完,待续,还有……]

本文译自 theverge,由译者 Junius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5
赞一个 (5)

TOTAL COMMENTS: 21+1

  1. Rorschach
    @4 years ago
    2292275

    Junius_Lou 小编业界良心
    诺鸡鸭,黑莓,palm,下一个是谁呢

    [28] XX [0] 回复 [0]
  2. chingo_w
    @4 years ago
    2292278

    还有???

  3. 像炒面的蚯蚓
    @4 years ago
    2292286

    想买palm pre3 可惜不支持中文

  4. OlingCat
    @4 years ago
    2292287

    还有的话要怎么命名= =?

  5. 小忠小吉吉
    @4 years ago
    2292298

    下期开始讲三丧的抄袭史吧

  6. Junius_Lou
    @4 years ago
    2292306

    @OlingCat: Palm 兴衰史外传: 失落的篇章

    我认真的

    [14] XX [1] 回复 [0]
  7. namaste
    @4 years ago
    2292308

    WebOS forever!

  8. madwhisper
    @4 years ago
    2292314

    @chingo_w: moto吧

  9. lackar
    @4 years ago
    2292346

    @像炒面的蚯蚓 支持中文的,快买吧再晚就买不到了

  10. 2292364

    HP你个缺心眼的,迟早把自己玩倒闭

  11. 极度心死
    @4 years ago
    2292409

    虽然早已看过这篇历史,再回首,还是一声叹息。

  12. 卡了个东
    @4 years ago
    2292439

    强烈建议整个moto的兴衰史、、

  13. 呆板の天使
    @4 years ago
    2292446

    而且定了199美元的高价 我记得是499的高价..最后暂停业务后定了99的白菜价好多人入手了瞬间卖光

  14. Junius_Lou
    @4 years ago
    2292491

    @呆板の天使: 翻译错误,谢谢!

  15. tentacle
    @4 years ago
    2292545

    我咨询过HP中国的一位大师,他表示Open web OS很早就准备好全套代码和手册了,甚至早在发布前一段时间,他没事就会编译那套代码玩

  16. tentacle
    @4 years ago
    2292548

    顺便说一下web OS闭源版本那套代码仍然在HP内部发挥着各种作用,他们把那套代码的各种部分摘出来,卖给移动,联通,建龙钢铁……

  17. martinlock
    @4 years ago
    2292701

    点解不能回复了……

  18. 极度心死
    @4 years ago
    2292703

    @tentacle: 所以webos算是以另一种方式活着吗

  19. tentacle
    @4 years ago
    2292899

    @极度心死: 如果分尸也算是活着的话(笑

  20. 2292960

    从一个杯具走到另一个杯具

  21. 卡比
    @4 years ago
    2293054

    我對 palm 實在太有感情,和同學一起交換心得,出席大大小小的聚會,也有研究過編程。今天在圖書館還有一個半個櫃是 palm 的書,都變為垃圾了。或者就是要讓我們學懂「放手」

发表评论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