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4.01.03 , 09:48

Quora精选:天生聋的人过着怎样的生活

天生聋并不是一个悲剧,一个女人在Quora的问答中是这样解释的:这只是有些不同。

[-]

在许多方面,天生聋的人表现是非常正常的。只是在某些方面,他们表现得有些特殊。

我(原Quora答主)做过很多“正常”的事情:参加少年棒球联合会(在那儿我是最糟糕的球员之一,这无关我的听力及其听力的缺乏);过家家(我叫我的男性朋友待在家烤蛋糕);在大学里面参加联谊会;还有,和我的父母顶嘴。

与此同时,我受到的教育和社会经验与我的同辈们比起来截然不同。我去了学校中的一个失聪机构。我的父母为了与我沟通,去上了手语课。我的整个教育生涯都跟着手语课。我成为了除了我父母之外,一种文化的成员——聋人文化。

毫无疑问,我的耳聋并不是诅咒。我很高兴它塑造了我的世界观。对于我来说,耳聋开启了一个全新的世界,而不是相反的糟糕的世界。

既然你要我描述我的生活,那么我将从头讲起。准备一个长长的故事:

我的耳聋从1980年开始

我很幸运!虽然我出生在美国强制婴儿进行听力测试之前,但我的父母及时发现我有早期听力损失,并且采取了相应的措施。还能有比这更好的父母嘛?

当我四个月大的时候,我的姐姐老是吵我睡觉。我妈妈叫她安静点,我姐姐反驳了一句只有她能说的话:“没关系,她听不见。”这样的评论促使我妈开始测试我的听力。一系列的听力测试之后,证实我是个不折不扣的聋子。

这一刻,我的父母面临着一个重大的决定:我将如何沟通和接受教育。在80年代早期,口授法(教育技术强调唇读和演讲)很受欢迎。美国手语(ASL)是另外一种选择。美国手语,不论如何,要求我父母学习并且教会我一种陌生的,和英语不同语法结构的语言。而在当时,我的父母都不知道口授法和美国手语是一种非常不同的派别选择。

我的父母最终选择了美国手语,因为我没有受益于助听器。事实上,我经常□□我耳边的模具并且在整个房间内乱扔它(追溯那时,助听器是一个绳子和耳朵形状的模具组成的盒子)。我妈妈认为,我将从视觉语言上收益更多。如果我听不到任何东西,那么试图教我怎么听和说是愚蠢的。我的听力损失很严重,严重到我甚至不知道我会制造噪音。他们必须训练我在不恰当的时间不要发出声音。

我的父母晚上开始去上美国手语课。我妈妈相当早就为我当了一个美国手语老师。她甚至有一些学生,从当地大学来和我签约的(显然,对于他们来说,我是一个受欢迎的消遣~)

有我的父母在,我很幸运。我永远感激他们在我教育上所投入的努力。作为听力障碍者的父母,他们没有美国手语的知识,对于聋人文化和聋教体系又都很混乱,虽然我的父母是移民,但是他们也受过教育。在他们的祖国,我爸爸是博士,我妈妈是硕士。他们很清楚,聋并不是我未来的丧钟。

很多重度失聪的孩子确实不是那么幸运。有些父母可能没有资源或是知识去理解孩子们并且将他们的需求付诸现实。但这不一定是坏事。拥有一个聋孩子会带来一些没有答案的令人困惑的问题。此外,一些孩子的听力损失被发现得太晚了,已经造成了不可挽回的语言延迟。(一个孩子的适当发育需要提早接触一种语言。任何语言都可以,书面或者口头)。由于强制性的听力测试和互联网,这种现状已经多少有些好转,但有时可能更严峻。

有趣的是,很多人对我父母教我美国手语提出质疑。我的外公总是坚持我应该学习如何说话,而不是“手舞足蹈”。邻居也会经常问我妈妈我是否已经被治愈,并且评论着有我这样一个孩子有多可怕。口授法的拥护者说,若有足够的时间和精力,我可以学习如何说话如何听。(没关系啦我没有听到~)

一个失聪孩子的早期社交

一些人认为,如果你不能说或听,那么你是住在一个充满沉默和荒凉的笼子里。我记得我的童年并不是这样的。我的童年通过一条铁条的串联,充满了兴奋,朋友和冒险。

在我六个月大的时候,我的父母在我们的区域帮我登记了婴儿失聪的项目。在那里,我遇见了我最好的朋友。直到今天他仍是我的朋友。

通过这个项目,我也和各种种族、社会和宗教背景的孩子成为了朋友。其中一个是一家跨国公司的副总裁的儿子。还有一个,是曾经□□者的女儿。

童年我不仅遇到了形形色色的孩子,也遇到了成年人并且与之交谈。我的生活是丰富的,因为那些友谊和经历。

我也有很多的“听界”的朋友。若是助听器不起作用的话,那么我将使用手势或者肢体语言来获得我的信息。我教我一些“听界”的朋友手语,他们都迅速学会了。甚至当我去我不知道其语言的国家的时候,我都可以用欢乐的手势和其他孩子玩耍。我最终与当地人的互动比我那沉默站在一旁,能够听得到的姐姐更多。因为她不知道如何讲这个国家的语言。

很多人认为,你需要声音和听觉进行交流。你不用!你只需要两个人想沟通,剩余的,自然解决了~

不过,我不会说谎。还是有一些不想书面或口头努力跟我说话的人,有让人难受的孩子和大人(现在依然有)。不论多少残忍和磨难,都不要让生活不丰富不精彩。残忍和磨难让我珍惜那些尝试更多的人。

聋人文化和关于耳蜗植入的讨论

若你先天失聪,那么关于人工耳蜗植入,儿童和聋人文化势必会通过某些方式触碰到你的生活。许多(并不是去全部)人支持。有些人信奉聋文化是更好,更自然的生活方式。而有些人则更倾向于用人工耳蜗来提供更多的同化生活方式。

很不情愿地,我的整个童年几乎都站在这场辩论的最前沿。作为一个成年人,我中立~

1991年,我在FDA批准儿科使用后不久收到了CI(人工耳蜗)。我开始了为期10年的语言障碍矫正。我每个工作日在早上6点钟起床,在上学前去治疗,后来去了另一个学校,就和我父母在家里练习了。数千小时被加入了我的演讲和听力技巧中。我不后悔,但是我没有在一夜之间学会听和说。重度失聪的儿童并不是一夕之间能够治好的。

除了语言治疗,被贴上CT标签的我并没有改变太多。我仍然去聋人机构美国但因为上下班几年后转出了)。我仍然使用美国手语翻译,并将在我的教育生涯中继续使用。我还参加了聋人社区。一定程度上来说,我从未放弃我的聋人身份。

我的大多数聋人朋友对我的人工耳蜗评价是好的。他们不介意它,除了这样一个事实:我的言语疗法减少了玩耍的时间。也就是说,人们在聋人社区可以非常轻松地指出并且嘲弄关于我的人工耳蜗。在我手术过了24年后,我仍然在意这些评论。对一些人来说,我永远是一个带着人工耳蜗的异类和背叛者。

人工耳蜗的主张并没有更好,如果它不是更糟的话……

我与许多植入耳蜗的孩子的父母和人工耳蜗的用户有着非常愉快的关系。然而,我依然被称为失败者,因为我仍然使用美国手语并且讲得不是很好。我也见过一个母亲阻止她的孩子和另一个失聪的孩子签约。我因手势被责骂,因为看起来太“聋”。

最终,我厌倦了,对两组不同的观点试图告诉我该如何过我的生活厌倦了。聋人文化拥护者告诉我我应该丢掉我的人工耳蜗,把家安在社区内。人工耳蜗倡导者告诉我,我应该放弃使用美国手语,而后完全沉浸在有声世界。

这场文化战争的风暴中已经完全使我与聋人、CI关系复杂了。我在思考,“不要有下一次”!!每当有人从任意一边中试图说服我,我的选择都是不明智的,是脱离我的处境和价值观的。我要基于自己的文化理念,开拓出自己的生活,美国大部分吧)让这场辩论滚蛋!

我的生活比CI和聋文化更重要!

心理学上的聋

对许多人来说,若是想象有些人将永远无法知道声音是什么样的,不能享受音乐,或听到婴儿哭了,将是多么悲剧的事情。这是因为那些能够听到的人珍惜这些经历,并且想和其他人分享。

这不是一个悲剧。这是我的日常而已。正常来讲我也有自己的辛酸和美丽,这是大多数能听到的人永远不会知道的。

因为我有一个人工耳蜗,所以从技术上来说我能听到……然而,我无法像一个拥有正常听力的人那样去听。我能听到的范围非常小,并且对于某些声音区分不明显(或者全部)。我的听敏度不符合正常水准。我关掉我的人工耳蜗时,我就聋了。

沉默对我来说更加的和平和舒缓。每天早上当我打开人工耳蜗,面对接二连三的噪音在我周围时,这是我支撑自己的一种方式。大部分的这些噪音都不令人愉快:犬吠,汽车轰鸣,我很庆幸在动荡的世界中,还可以开拓一些宁静。

我认为太多的人关注损失或缺乏的东西。我自从先天失聪以来没有失去任何东西,反而获得了很多。

聋,是我的人生,或者说让我的人生更好。因为我耳聋,我用不同的方式看世界。我能更有创造性的交流。我不介意我不知道的地方语言。我喜欢结识新朋友并且听他们的故事。

耳聋可能不方便。有时我真希望能听到有人从院子里大喊。其他时候,我想和别人互相回应。

但不便并不意味着我的生活的富有会少于任何一个能够听到的人。

我聋从来不是一个悲剧。这只是一种不同的生活方式。

本文译自 TheDailyBeast,由译者 LYNcher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6
赞一个 (6)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