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3.12.29 , 11:48

让人毛骨悚然的年度科学发现

科学,是一个很有着多层意思的词语——野心、惊叹、困惑、简练、错误以及毛骨悚然。幸运的是,WIRED科学团队不仅没有害怕这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反而还发现了它们好玩的地方。我们把今年一些最奇怪的科学发现介绍给大家。

有一些让人恶心的东西科学家们把它们寄养在别的生物体中。所以不要错过对马蝇的讨论,这可能是地球上最脏的生物了。

狼蛛

有的人可能会喜欢蜘蛛,所以发现一种新的巨大的狼蛛,有着8英寸长的脚光亮的几何外形,这可能还不足以让我们毛骨悚然。

[-]

但事实是,发现的这种新蜘蛛有着和你脸一样的大小,这或许是今年最令人毛骨悚然的发现。我们在四月份英国的Tarantula Society上读到对这种新物种的介绍,这种蜘蛛被命名为Poecilotheria rajaei。

这种蜘蛛以有着五颜六色的外表,移动快速以及剧毒而出名。自然学家及编辑Ranil Nanayakkara在北斯里兰卡的一家医院附近的医生住所的书上发现这种蜘蛛的。由于蜘蛛种类的增多,P. Rajaei的栖息地受到了破坏。

口腔中的寄生虫

当你发现那些寄生在你口腔中那些寄生虫时,你会发出:“哇,这真的很有趣。”的惊叹。

[-]

当生物学家Jonathan Allen发现他口腔皮肤下蠕动的寄生虫时,这是他真实的反应。所以他做了很少人会做的事,把那些寄生虫取出来。他将这些小生物浸泡在威廉和玛丽学院实验室的乙醇溶液中。他的同事们把这些小寄生虫命名为“小伙伴”,对小伙伴的DNA序列进行测序,证实了他的想法。

小伙伴是一种叫做Gonglyonema pulchrum的寄生线虫,Allen是美国第13个携带有这种寄生虫的人。

吃蝙蝠的蜘蛛

我们很不愿意相信蜘蛛会吃蝙蝠,但这却是真的,并且它们可能就在我们附近吃蝙蝠。今年早些时候我们报道过蜘蛛用它们的网捕食蝙蝠。捕食的方法和我们想象的大致相同。研究者拍摄到了很多蜘蛛捕食哺乳动物时毛骨悚然的照片。在南极洲以外所有的地方蜘蛛都会捕食蝙蝠。

[-]

啮齿动物大脑互联

今年神经学家将两只老鼠的大脑用电流连接起来创造出了啮齿动物的超级大脑。他们发现其中一只老鼠可以利用另一只老鼠的脑电波信号解决它们无法解决的问题。换句话说,其中一只老鼠能偷窃另一只老鼠的知识。这多令人毛骨悚然啊。

[-]

Facebook知道你要和你的另一半分手

我们都知道Facebook很虚情假意并且能充分利用你的信息。但在十月份,科学家们发现你在Facebook上的信息能够揭示你和你伴侣的或其他重要的人的关系有多好。这是这个团队分析了130万Facebook用户的数据后得出的结论。

他们发现在所有你可能的朋友中找出你的伴侣的准确率达到60%,这是因为在没有重叠的关系中不同关系的朋友联系方式是不一样的。在没有结婚的用户里正确率也有50%(在50到2000个朋友中选择)。令人毛骨悚然的地方在于:在预测错误的伴侣中有50%的人会在下个月分手。

排骨虾

这些不是支离破碎干枯的外星人尸体。它们是排骨虾,它们生活在靠近洛杉矶的加利福尼亚海岸附近。如果它们再大一点, Liropus minusculus今年发现它们的时候应该会被吓坏。我们很庆幸他们没有被吓坏。

[-]

你鼻子上的新物种

兽医流行病学专家Tony Goldberg 说:“当你意识到你鼻子上粘着一个什么东西的时候,可能需要很大的意志力不把它弄掉。”

[-]

Goldberg一直在乌干达研究黑猩猩的病。当他回到美国的时候,威斯康辛大学的教授发现他成了偷渡者的帮凶:有一个不明物体停留在他的鼻孔里。所以Goldberg做了所有怀有好奇心的科学家会做的事。他把它们挑出来,想知道到底是什么东西搭乘顺风车和他一起来到了北美,Goldberg 测试了这个不明物体的DNA序列。

结果发现,这名偷渡者可能是以前从未发现过的吸血蛛形纲动物(是的,和蜘蛛一样蜱虫是蛛形纲动物)。但这还有待确认。有一件事是确定的,蜱虫可能发现了一个比黑猩猩更好的宿主了。

蜜蜂知道它们的女王曾经有过多少次□□

蜜蜂是昆虫中的互助群体,这是因为它们生活在复杂的社会结构中。但是蜜蜂的蜂巢中也有黑暗的一面。

工蜂,蜂王的女儿,它们可以决定什么时候杀死蜂王。通常这件事会发生在蜂王向工蜂发出已经不能再繁殖的信号后。Elizabeth Preston在 Inkfish中说到:“工蜂们能够闻出来它们的蜂王□□过几次。”

[-]

蜜蜂能发出叫做信息素的化学物质,这种化学物质能被其他个体接收。理论上蜂王能和很多的雄蜂□□,但它发出的信息素只能被很少甚少是没有雄蜂能够接收到。为了保持蜂巢中的遗传多样性,蜂王应该跟更多的雄蜂□□,这需要工蜂的帮助。事实证明蜂王散发出来充满□□的味道比起那些人工注射器的味道更加吸引工蜂。

沙蚤在你的皮肤中繁殖

当沙蚤开始在你脚上的皮肤中繁殖时,它们可能会长的很大并且生活很长时间,有可能是好几个月。这有点奇怪,因为名为Tunga penetrans的沙蚤大概只会生活4个星期。

大量的寄生虫在你的脚上寄生,因为不能□□产卵而死。沙蚤繁殖的时候必须进入到皮肤中。

[-]

我们是怎么知道这个的呢?因为 Marlene Thielecke医学博士在柏林的Charite University Medicine 实验室中将自己作为实验品。她让沙蚤寄生在她的右脚上。 Thielecke 对The Atlantic说:“我发现这这对我几乎没有什么伤害,所以我决定用这种方式观察跳蚤的。”

她让那只跳蚤在她的脚上生活了好几个月。发现它并没有进行繁殖或死亡。结果表明,雄性跳蚤寻找着准备好的雌性跳蚤进行□□,它们在浸入皮肤前不进行繁殖。雌性跳蚤产出白色的卵,通过洞进入皮肤,然后雌性跳蚤就死亡了。

更糟糕的是,沙蚤还能引起一种叫做潜蚤病的疾病,这种疾病常常出现在热带非洲、加勒比海、中美洲、南美洲和印度。一直沙蚤潜入皮肤后会吸引更多的沙蚤。持续或反复感染可引起多种皮肤问题,脚变形,很难行走。

本文译自 Wired Science,由译者 island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7
赞一个 (13)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