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3.12.21 , 23:40

相片被曝上网怎么破?鱼鳞藓姑娘的反击

[-]

我(原文作者,下同)本来是打算写一篇咆哮文的。但我累了。再说这种情况下还是友善点更好。今天我也不想再看到电脑了。

今天早上通过我的博客统计,我发现有人把我的照片贴到了 Reddit 的 WTF 版上。我的照片让大家惊呼:“这特么是什么?”

[-]

我点开了链接去看了评论。我的天,那些评论太可怕了。一下子将我打回到那次出现在偷窥论坛上的经历。

“你的O道看起来是什么鬼样?”

“这特么是什么玩意儿?看着就像我家狗消化了一半的食物。”

“龙虾。”

“她看起来像是光滑的甜甜圈。”

“我曾跟一个患有轻度鱼鳞藓的姑娘约会过。谢天谢地,幸好她是个菲律宾人,皮肤是自然的棕色。否则就会这这货一样红亮红亮的。我觉得我前女友的皮肤很酷···并不让人讨厌,纹理很美。再说她的胸部就像充气不足的篮球,挤起来可好玩了:)”

“看到这种人的微笑让我觉得好恶心。太虚伪了,他们只有在欺骗自己生活没那么糟时才会试图微笑吧。你可以从她的眼里看出来。所有照片都是一样僵死的眼睛和微笑的嘴巴。这让我觉得毛孔悚然。”

(事实上,这张照片是我生命中一个愉快夜晚的留影,那是我人生的高峰时刻。)

网上还有很多诊断结果(google教育出了好多人才),还有人猜测这是出于晒伤。这些人令我很生气。

当我往下看的时候,发现评论的人实在是太多了。人们到我博客里指指点点;大骂脏话。

不过也有不少积极的评论。有人说我看起来像吉娜·戴维斯:

“为了上帝的仁慈。父母们,教育一下你们家的孩子吧,让他们别再嘲笑那些不那么‘完美’的人们。这是我的每日布道,那些不赞成我的人们,你们可以保留己见。我不需要你们的支持,不过还是谢谢你们。这个姑娘身处如此的情况还能微笑,她看起来就像吉娜·戴维斯”

有个家伙说他希望没有错过约我出去的机会。

还有一个家伙说道:

“女士,你是我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最不要脸的人。如果你有来波士顿,我希望能有幸为你买杯酒。”

然后我贴出了下面这个回复:

# 我知道早晚有一天,网上上会出现有关我的话题,人们会因为我的照片来嘲笑我。

多年以来,这种恐惧一直令我不敢在网络上分享照片。但是现在,这些年来在博客上所得到的信心和支持,让我不再担心人们笑话我是‘龙虾’或‘彩色橡皮泥’。

周围亲友给我的爱和我用自己的故事战胜无数嘲笑所取得的成功,远比人们的嘲讽要强大得多。

是的,我患有鱼鳞藓。是的,这照片中的人就是我。你们不必害怕也不要加以评论。我对自己的外表、我的成功和勇敢讲出自己故事的行为感到自豪。

说明一下:我患有两种鱼鳞藓——Netherton 综合征和红皮病的混合病症。我的皮肤发亮是因为我抹了石蜡。我身上的皮肤并没有脸部的这么红,因为穿着衣服没有被风雨阳光所伤,但是疼痛依然是常有的事。

鱼鳞病的存活率很高——我也活得很丰富多彩。

对于那些向我表示友好的人们,我想说声谢谢!出现于这种情况下的友好显得如此地伟大。这些可怕的评论远比贴图作者的行为更糟。

感谢那些去我博客访问的人们,这样你们所了解到的我就会比依靠评论猜测出来的我更加真实。错过真相的人可以点击我的博客了解真正的我。

造成此事的罪魁祸首向我道了歉。虽然是间接的,但我仍然很感激。

“我读完了所有的评论,我道歉!

我在谷歌图片里搜索‘香槟冰箱’。结果看到了你的照片,当时我就在想‘这是什么!’然后我又想应该是‘过敏反应’吧,加上你的头发看着像是着了火,所以我就把图片贴了到了这里。

希望你将这件事看做提升你博客浏览量的好事,为你的勇敢脱帽致敬!”

这么多人在网络上查阅我的照片还指指点点的,这让我觉得有些不舒服。

我想起了,照片被贴到论坛上的那天晚上,我躺在爱人的臂弯中,我们一起吃了一顿丰盛的晚餐,看了一场乐队的表演,那是个多么快乐的夜晚啊。而当时这些陌上人却在网上嘲笑我的照片,以此取乐。发帖人的标题明显就是出于嘲弄的目的,那些跟帖嘲笑我,胡乱诊断的人都有窥阴癖吧。

[-]

管它呢,反正我脸皮很厚。那些只是屏幕上的字眼。我依然是安全的、被人所爱的,我强大而且聪明,我可以用智慧予以回击。

但是,我很担心那些跟我同病相怜又没我这么坚强的人们。那些同样被网民们嘲笑愚弄,却又不够坚强,无法保护自己的人们该怎么办?如果他们因此而失去了活下去的勇气,该怎么办?

要知道这种行为已经不是好奇或是无辜的善意笑声了。那是对一大群陌生人的嘲笑。想想看你们的行为对那些陌生人而言意味着什么!你们的嘲笑对于他们的父母、他们的伴侣、他们的孩子而言又意味着什么!请不要再做一个躲在屏幕之后的懦夫!离开电脑,去大街上看看形形色色的人吧。

Reddit 上的评论让我知道了,网络上充满了可怕的人!但它也让我看到了那些善良的人们,以及知错能改的人们。

感谢所有打击我的人们,谢谢你们!是你们让我心中最大的恶魔现身,让我客服了最大的恐惧!我凭借我的智慧又赢了一次。

本文译自 TheDailyDot,由译者 小脑袋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3.1
赞一个 (5)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