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3.12.13 , 23:52

以治疗激素失衡的名义服用兴奋剂,美国女举重运动员被禁赛两年

[-]

举重运动员Sarah Robles说她在星期四的时候被国际举重联合会和美国反兴奋剂组织禁赛两年,因为她在脱氢表雄酮测试中呈阳性。

Robles25岁,她在这次2013年泛美锦标赛上获得了三枚奖牌,比其他的美国运动员都多,但在赛后的尿检却呈阳性。在8月8日被禁赛,官方在这周四正式宣布了这项决定。

在她的声明中,Robles说脱氢表雄酮是医生开给她治疗因荷尔蒙失调引起的多囊卵巢综合征,这是一种常见的疾病。

“为了治疗我的囊卵巢综合征我和我的医生都付出了努力,也提出了好些预防措施。因为囊卵巢综合征,使我身体中的孕激素和脱氢表雄酮的含量偏低,医生觉得服用脱氢表雄酮能使我身体中的内分泌系统平衡。我们都没想到脱氢表雄酮含量升高,尽然会断送我的运动生涯。”

Robles和她的律师起初对她的禁赛提出申诉,试图撤销或缩短禁赛时间。Robles的发言人对Buzzfeed说:“在某些方面我们成功了。”

BuzzFeed曾经在2012年伦敦奥运会之前报道过他。那时候她是美国排名最高的举重选手,但却还一直很努力的为自己拉赞助。

那时候她说:“如果你是一个超级厉害的人或很很漂亮的女生你就能很轻松的获得赞助。”(读者为她筹集了20000美元,Solve Media同意赞助她参加奥运会,最终她在比赛中获得了第七名)

Robles的发言人说虽然她在2015年8月8日之前都不能参加比赛,但是她还是会一边在零售店打工一边坚持训练参加2016年里约热内卢奥运会的。

Robles的Arizona-based的培训计划也被暂停了。在声明中,她的教练Joe Micela说他十分生气、感觉心理受到伤害和难堪。Robles之前称Micela为她“最大的支持者”。Micela说他对待Robles就像女儿一样(Robles的父亲在她17岁时过世了)。

Micela在周四时说到:“Sarah并不是一个坏人,她只是太年轻,不够成熟,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她和其他人一样必须学会判断做的决定会带来怎样的后果。”

他还认为Robles的运动表现不会受到脱氢表雄酮的影响,虽然有很多运动员在药店里购买脱氢表雄酮来增加肌肉力量,同时也被反兴奋剂组织列为禁药。

“Sarah在比赛中取得的这些成绩都是我们一起努力的结果。Sarah在一年半前就能举起这些重力的杠铃。你可以查看她的训练记录发现她的成绩一直保持在一个上升的状态,这都是通过我给她安排的训练计划慢慢提高的。Sarah从2008年就开始接受药物检查,每年至少要检查12次,在这件事发生前没有一次是呈阳性的。虽然这并不是一次抵抗,但Sarah必须遵守规则。”

[-]

Robles的声明

接受医生建议服用脱氢表雄酮后,在2013年6月23日国家举重联合会的尿检中呈阳性这件事我发表以下声明。

脱氢表雄酮可作为补充激素用于治疗多囊卵巢综合征(一种常见的内分泌失调疾病)。由于的多囊卵巢综合征,在我的卵巢中已经开始形成囊肿。

因为这样,我和许多多囊卵巢综合征的患者一样,我的大姨妈消失了,雄性激素上升,过度肥胖并且患有甲状腺疾病。我的医生告诉我,要是我的多囊卵巢综合征没有得到及时的治疗我将出现更多的健康方面的疾病,例如糖尿病,不孕不育,睡眠呼吸暂停,慢性抑郁症,心脏病,甚至子宫癌。

为了治疗我的囊卵巢综合征我和我的医生都付出了努力,也提出了好些预防措施。因为囊卵巢综合征,使我身体中的孕激素和脱氢表雄酮的含量偏低,医生觉得服用脱氢表雄酮能使我身体中的内分泌系统平衡。我们都没想到脱氢表雄酮含量升高,尽然会断送我的运动生涯。

当在尿检中发现我身体中含有脱氢表雄酮时,我极力的为自己辩解,申请去更权威的机构检测。但国际举重联合会和美国反兴奋剂组织依旧决定对我禁赛两年。在这两年中我将不能参加任何体育竞赛。

虽然我对处罚决定很失望,但我还是选择接受,我还要感谢国际举重联合会和美国反兴奋剂组织在做出处罚时能考虑到我身体的实际情况。虽然这让我两年内都不能接触我心爱的体育运动,但我还是决定接受我医生的建议治好我的病。

需要澄清的是,这个决定是我和我的医生共同作出的,和我的团队没有什么关系。让我感到遗憾的是这个处罚会使我爱的运动、我的支持者或者我的队友产生对我产生误解。我希望尽自己的努力做到别人对我的要求或自己设定的目标。我一直提倡反兴奋剂,我也是这么做的。我同样也觉得个人的健康是十分重要的。

这件事对我名誉的损坏我真的觉得很抱歉,同时也是对我教练和美国举重的侮辱。对于我的队友、对手、支持者和赞助商,务必接受我真诚的道歉。我感到问心无愧,我服用脱氢表雄酮只是为了治疗我的囊卵巢综合征,并没有其他别的目的, 我很感谢在这个时候还有这么多支持我的人。

我一直在寻求事业、健康和生活之前的平衡。虽然做这个决定很困难,但为了保护我的健康还是很重要的。接下来,只要有必要时,我将在透明的方式下和我教练以及团队制定训练计划,包括如何使用我的身体。

我还想为体育事业贡献我的青春,我计划在参加2016年里约热内卢的奥运会。同时也积极的治疗我的基本,维护妇女权益,清除我名誉上的损害。

本文译自 BuzzFeed,由译者 island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0)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