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3.12.11 , 09:18

女孩跟拿枪射过她的男人结婚了

24岁的Audrey Marie Mayo和23岁的Matthew Tyler Webb已经认识差不多两个月。他们初次见面时,Mayo就对Webb产生了好感,她觉得Webb似乎不错,表现得很友好还很有责任感。但直到Mayo被Webb用枪误伤后,他们两人才正式结为夫妻。

[-]

Mayo的妹夫说,丘比特现在不用弓箭,他改用SKS步枪了。

事发当天,Mayo和Webb在Webb母亲房子的屋顶上,他们看见街对面有一些鹿,Webb便决定过去捕获一些。之后,他便离开房子,留下Mayo一人在屋顶上。但Mayo以为自己听到Webb叫她给他一把刀,随后她便爬下梯子,走到街对面呼唤Webb。Mayo说,她当时差不多在大喊,但是她又不想吓跑鹿群。Webb端着步枪,听到了沙沙声,透过树丛看见有什么在动,之后他便瞄准了目标。Mayo听到一声枪响,感觉的自己被射中了,然后立马倒在了地上。那种感觉就像钩子撕开了她的肌肉。

她回忆说,那天晚上其它事情她记不清楚了,她觉得Webb认为她已经死了,她还记得医生们在说一些她听不懂的专业术语。后来她在医院醒来时,发现Webb也在房间里,手上抓着一张纸条,上面写道:如果他有机会跟被他不小心误伤的女人说话,他会知道自己应该说些什么。

在射中Mayo之后,Webb马上就报了警,警方将以在路上开枪的罪名将他逮捕。警方说Webb承认自己服用了一些非法药物,并且将对他的其它罪名进行指控。

子弹穿过Mayo后背的静脉进入了她的右侧膝盖,并对她的神经造成了损伤。在未来的日子里,她可能都会伴有腿部血液循环的问题。如果不小心受到了严重的感染,医生会选择截肢。虽然现在正在服用九种药物,但是Mayo有时还是觉得疼痛难忍。

[-]

但她在客厅的沙发上笑着说,疼痛难忍时她会大叫或者大声诅咒,再就是扭动身体,因为这样可以分散她的注意力。

随着时间的推移,Mayo意识到她在误伤中幸存下来,这种恐惧就慢慢变成了幽默。她说,她想找到那颗子弹,把它做成一条项链。她的姐夫说,她应该纹上一只鹿和“Jane”这个词,用来向她住的“Jane Doe”医院致敬。

Mayo自己觉得不需要将整个事情想得太消极。她妈妈认为幽默对于她的恢复很重要。她的妹妹说,当他们意识到她还活着的时候便松了一口气,这就像是现代版的穴居人寻求□□时用棒子将女方打昏拖到洞里一样。

本文译自 Timesfreepress,由译者 千里之外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0)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