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3.12.08 , 10:19

微生物可能是哺乳动物信息素的制造者

通常我们潜意识里就认为自己是人类,我们究竟是如何做出判断的呢?长相,声音还是气味?等等,气味,对你没有听错,其实我们也会像其他哺乳类物种一样,无意识的相互散发出含有关于我们性别,健康状况,生殖状态,情绪甚至成为可能伴侣的潜质的味道信号。如果说你的分泌物会提供你的一些信息这一说法会吓到你,那么你一定更不会欣然接受我们散发出的“透露真相”的味道信号可能是在我们身体潮湿,低痒的褶皱处的微生物发酵的终产物这一可能的事实了。近期在土狼身上进行的一项味道信号的研究为是细菌使哺乳动物产生信息素提供了最好的证据。这项研究表明我们腋下的细菌可能在我们的社交生活中扮演着令人难以置信的复杂的角色。

微生物可能是哺乳动物信息素的制造者这一观点产生于20世纪70年代,当时几个科学家提出了“发酵假说”。他们的观点是鉴于气味腺通常是位于身体中温热,潮湿,低痒的部分,这些区域的微生物使得身体的营养丰富的分泌物被发酵成味道化学信号,从而被大多数哺乳动物用于交流。

[-]

直到最近,这个假说都难以被明确验证。DNA分析上的突破使得我们得以进入几乎看不见的微生物世界的新领域,包括数万亿的在我们身体上以及体内的共生细菌。近年来,关于这些共生细菌的研究表明它们调我们饮食的作用,维持我们的免疫系统,而且在我们的身体健康方面有着重要的作用。有些科学家将这些说法推进一步,认为共生细菌可能是哺乳动物化学通讯系统的关键成分,从而会影响动物行为。科学家们第一次有了验证发酵假说的工具。

在密歇根州,Kevin Theis, Kay Holekamp 以及 Thomas Schmidt 带领的研究小组在两种土狼身上验证了发酵假说。土狼属于哺乳动物,它们可以主动用味道计划来交流领地范围和其他重要的社交信息。土狼的味道的化学组成是不同的,取决于个体在组织中的成员关系,性别以及繁殖状态。研究者旨在探索土狼气味腺的细菌种类会随味道的不同化学组成变化。这很关键因为对于发酵假说一个主要的反驳就是共生细菌不够多样化来产生哺乳动物气味中多种化学品。

[-]

Theis 和他的同事从麻醉的土狼的腺体中收集一种叫做“糊剂”气味分泌物,然后分析它的化学和细菌组成。如预期一样,他们发现不同种,不同土狼群体和怀孕以及哺乳的土狼的糊剂中的味道分子不同。他们甚至可以鉴别出从别的群体迁移过来的公狼的不同的化学特征。更为重要的是,研究者发现糊剂中细菌的种类的差别与化学物质的非常接近。他们就是通过区分土狼的气味腺的细菌的差别来鉴别怀孕的或哺乳的土狼。这一结果对发酵假说提供了最强有力的支持,但是一部分重要的证据还没有找到。研究者并未发现糊剂中的不同的化学物质是共生细菌产生的。但有证据表明在另一个物种,人类中细菌产生气味分子。科学家已经证实腋下味道的许多化学物质是细菌的发酵产物。这个研究大部分关注坏的气味的来源,看起来我们腋下出汗与其说是习惯不如说是交流。而我们所交流的内容,至少部分取决于我们携带的细菌。

人们的行为受无意识的气味信号影响的程度还不明了,但共生细菌对于我们生理的作用现在完全不用怀疑。所有的生物都是在由数百万不同的微生物产生的不同的化学物质构成的环境里。下一步是要弄清楚我们有多依赖与这些微生物的亲密关系。本文译自 psmag,由译者 老人爱怡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0)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