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3.12.06 , 23:12

阿姆斯特丹新政策:用啤酒给酒鬼付工资

在阿姆斯特丹这个欧洲鸡窝,60岁的前建筑工Fred先生在因为背伤和酗酒问题所导致数十年的失业折磨之后,终于在去年为一份工作稳定下来了。他每天早上5点半起床,遛一会狗,然后穿上工作服开始清理阿姆斯特丹东部的街道垃圾。每早9点,他总是准时准点的用两罐啤开始新一天的工作,午餐时间来两罐,到晚上再来一罐,如果一天顺利,那么就再加一罐。他的大部分工钱就是用啤酒结算的。

“我并不为作为酒鬼而自豪,但是我为我自己有一份工作而自豪”,Fred这么安慰自己。这份工作就是荷兰政府的一项非主流财政计划——用啤酒引诱街上的酒鬼来扫大街。除了啤酒厂能提供的最便宜啤酒,每个酒鬼保洁员每天还能领半包烟,免费午餐外加10欧元。

[-]

这项计划始于去年的彩虹基金,一个挂着私人牌子但大部分钱都是政府出的组织。组织专注于帮助无家可归者、□□上瘾者和酒鬼重返社会。因为项目大受欢迎,所以酒鬼们都排着队的想加入这个啤酒支付工资计划。项目的支持者之一,Fatima女士,阿姆斯特丹东区区长,同时还是一位呆着头罩□□,她本身反对酒鬼,但她又说:“总不能驱逐他们吧”。她认为给酒鬼工作,并以软酒精饮料偿付工资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这个项目也不是没有反对者,属保守派的阿姆斯特丹市议会就嘲笑说这个项目完全是浪费纳税人血汗钱,并且有误导纵容酒鬼的趋势,毕竟阿姆斯特丹已经成为□□爱好者和□客的麦加了。

Hans大叔,彩虹基金的指挥者并不理睬这些非议,他觉得这只不过是政治表演,他说道:“支持高压性的措施越来越流行了”。因为受到日益猖獗的因□□导致的犯罪的影响,荷兰政府在2010年通过一项法案,法案禁止老外们在荷兰所谓的咖啡店里买□□,这些地方原来可以合法出售□□的。不过阿姆斯特丹的英雄市长命令本市警察无视这项就要推行全国的法案。

啤酒付工资最早在加拿大有过试点。荷兰也采取这个方法部分是因为荷兰有对各种“上瘾”采取零容忍的传统。现在阿姆斯特丹有3个区已经施行了啤酒付工资项目,还有一个区正在讨论是否推行。荷兰还有其他城市也在观望中。

啤酒付工资的一个重要观点就是让酒瘾不要发展成其他瘾,比如□□。对付□□的办法就是用美沙酮来替代,从而让瘾君子在可控的环境下重返社会工作啊或者是干嘛的。“如果你说,"别TM喝了,我们可以帮你”,往往不会管用”。专门负责州里□□问题的Wijnands说,”但是如果你说:“来,小伙伴,帮我洗地,有啤酒哦”,这样就很有效果了。”

成立彩虹基金这个挂牌,就是为了避免民众觉得政府在给酒鬼买酒,不然非酒鬼也想来点酒了就。“如果世界没有酒鬼,那一定很美好,但是那不是我们的主要目标,你必须给人们一个选择,给他们明示一个出路,从而不让他们坐在公园的凳凳上,自己喝死了。“

[-]

清洁大队在大马路上扫的时候是不能喝的,不过Fred和他的小伙伴们在开工前可以喝个管饱,中午晚上还能来两罐补充能量以便继续扫。“酒是我的解药,没有酒,我活着还有神马意思”,Fred边跟彩虹基金的都督说边举着颤抖的手闷了一口。

Fred的队友之一Ranmon,他以前每天必须加满几瓶威士忌或者朗姆,现在每天就是啤的了,白天工作5瓶,晚上休息5瓶。他说这个计划不仅从之前的暴饮无度拯救了他,而且还让他找回了自尊自信,“计划让我远离麻烦,而且我还能贡献社会。”

附近的居民也很买账,以前这些移民区的大爷大妈们总抱怨公园里堆积如山的酒瓶子,如今看到小伙子们酒鬼们每天穿上马甲拿着垃圾袋扫大街,他们都会冲他们致以微笑。在啤酒付工钱计划之前,政府只能赶走酒鬼或者派条子们每天过去巡逻,但只是把他们从一个园赶到另一个罢了。现在,你走进公园,一般撑死也就两三个酒鬼而已了,而不像以前一打一打的。赶走酒鬼并处罚他们,说来容易做来难,而且治标不治本。

Fred先生说他的暴饮开始于70年代,他怀着双胞胎的老婆死于□□过量后。他看过心理医生,尝试着各种办法,但是都没有战胜酒瘾。他说:“每一天都是挣扎,你看路那边那群人,说着,笑着。但我敢对你保证,他们中的每一个都背着一个不为人知的包袱。”

本文译自 NYTimes.com,由译者 cloudwalker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3.6
赞一个 (0)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