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3.11.10 , 12:41

相比基督徒,无神论者的婚姻更长久

研究证明,美国笃信圣经的基督徒离婚率最高。

[-]

保守的基督徒们认为自己是历史悠久而又圣洁无比的传统——婚姻——的最后防线。在保守基督徒看来,婚姻是由上帝安排的神圣结合,它把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约束在一起,让“两人合为一体”直到被死亡分离。

诚然,这种婚姻观是不符合圣经的。看看《圣经》里,被俘虏的处女、多配偶、□□,如果我们真的遵循《圣经》,婚姻会是什么模样。但是,又有谁认真地去读《圣经》呢?当然,上帝想说的是婚姻必须按照对于我们来说最熟悉最传统的方式进行:一个男人配一个女人,而且这个女人必须由她的父亲交到男方手中。这才是符合圣经的婚姻观。

在这种世界观里,基督徒的婚姻容易受到强大而黑暗的反三位一体力量的攻击,包括女权主义、同性恋和无神论。另一方面,忠诚的信仰既能挽救灵魂又能挽救婚姻。我记得年幼时,教堂周围曾环绕着一条标语:一起祷告的家庭总会在一起。美南浸信会委员会(美国最大的一个基督教新教教派)的前□□Tom Ellis也宣称“在39000对接受婚前咨询并在教堂结婚、定期去教堂、每日一起祷告的基督夫妇中只有1对会离婚。”

但数据真的是这样吗?根据巴拿研究中心十年前的一项研究,美国离婚率最高的人群是浸礼宗和不限某一教派的“笃信圣经”的基督徒们,而神学自由主义的基督徒,比如循道宗,他们的离婚率则比较低,无神论者最低。研究结果公开后,George Barna曾受到很多抨击,因为基督徒们期望结果能更引人注目以便得到信徒的支持。Tom Ellis则称也许是Barna的抽样数据不全面,也可能是有些自称信仰重生的人从没有真正地献身于主。但是Barna仍坚持自己的观点。

2008年,Barna再次抽样调查美国的离婚率。得到的数据跟之前那次相比有少许波动,但无神论者又一次让那些“一起祷告始终一起”的人意外了,虽然差别不大:前者30%,后者32%。若按照宗教划分美国地理,圣经带(美国中西部正统教徒多的地带)的离婚率最高,而且这个情况是持续了十多年的,尽管这些地区的婚姻制度也在发展和逐步完善。

这是怎么回事呢?甚至一些非宗教主义者也非常困惑。教堂也在非常努力地为人们提供婚前咨询和育儿辅导。他们说爱情是一种承诺,不是一种感觉,上帝讨厌离婚。他们利用人们的道德情感为婚姻服务:婚外□□被公开或离婚后,婚前禁欲和婚后一夫一妻的纯粹正义感就被罪恶和愧疚所代替。劈腿的一方也许会发现自己会从领导职位上下台或者甚至被放逐。表面上看,即使没有上帝,一个人大概也是期望结婚后离婚的概率越低越好。那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人离婚呢?

然而,真相很复杂。教堂既尊重又支持婚姻,他们也不是故意促使离婚,(有点讽刺)尤其是那些自我标榜为黑暗世界中的明灯的教堂。

为了阻止最罪恶的堕胎行为,这些团体甚至告诉高中学生要学会拥抱意外之孕,因为那是上帝赐予的礼物。他们鼓励大家早点结婚,这样大家就不会受到通奸的诱惑,听上去像是在保护大家。但是生孩子或早婚的女人都倾向于结束这种教育程度低、又缺钱的保护,而这两者都与高离婚率紧密相关。婚后,有些宗教集会还鼓励夫妻让上帝来决定生育计划。他们称“如果女人继续坚持信仰、爱和神圣,她们将会通过分娩而被拯救”。这些教义能发展更多的会众挤满教堂的座椅,但同时也会侵蚀婚姻幸福。充足的研究显示,对于30岁以下的夫妻,每生一个孩子婚姻满意度就会降低一点(到40岁以后,父母才会在教养孩子这方面更开心,因为那时候孩子们都更独立)。

无神论夫妻倾向于认为结婚和离婚都是个人选择。总的来说,结婚率越低越意味着他们可能特别忠诚或者说适合夫妻合作。他们更可能晚婚,要孩子也少且有计划性。在养育孩子这方面更主张平等主义,而不是基于传统的“男性主导”模式。这些因素都会影响离婚率。

但是,更大的因素也许是经济原因。依某些分析家所言,婚姻正在成为一件奢侈品。每个人都在有意或无意地寻找一个能在经济上发挥作用的人,同时拒绝支持经济上没有能力的人。弗吉尼亚大学国家婚姻研究计划的负责人Brad Wilcox 说:“医生过去通常与护士结婚,现在是医生找医生结婚。”60%的大学毕业女性都会结婚,相比之下,只有高中或更低学历的女性只有50%的人结婚。另外,已婚的夫妻一般比离婚的更富有。在Barna2008年的抽样调查中,年收入低于2万美元的夫妻分手概率差不多是年收入至少75000美元的夫妻的两倍(39%对22%)。

1960年,美国已婚人数占总数的四分之三,到2008年,这个数字降到了二分之一。这种差别归因于两个因素的作用:更多人离婚和更多人从未结婚。家庭的观念并没有变得不重要,只是美国人在定义“家庭”这个词上更加灵活。超过80%的人称单亲和一个孩子或者未婚夫妻和一个孩子都算是一个家庭。超过60%的人同意认为一对同性恋夫妻和一个孩子是一个小家。越来越多的人则认为婚姻是过时而陈旧的。

可以说,保守的基督徒对堕胎和性纯洁的强迫症也许加速了这一趋势。《红色州,蓝色州》的作者Naomi Cahn和 June Carbone指出圣经带地区对堕胎的抵制增加了未婚生育率和单亲家庭数。

保守基督徒以为他们可以通过婚前节欲而拥有一切,但是处女誓言和唯禁欲教育已经失败了,基督领袖们也百思不解。有些人觉得也许答案就是让基督徒妻子和丈夫的角色更灵活更平等,另一些人则认为在传统性别角色上加倍下注才是问题关键。无论哪种方式,曾经宣告仅用信仰就能拯救婚姻的虚张声势已经消失。基督徒作者Jonathan Merritt 承认:“在信仰社区中的婚姻和家庭并不比别人更健康牢固,信仰社区必须提供支持体系来挽救受损的婚姻。”婚姻制度自身能否挽救或应不应该挽救是一个谁都没有准备好回答的问题。

那么,无神论者是不是做得更好呢?未必。有神论者和无神论者之间的离婚率差异决定于你怎样切分人口统计这块蛋糕,而且对于双方来说,婚姻的形成本身就具有挑战性。随着文化的发展演变,我们都在一个未知的地理范围内。

本文译自 Salon.com,由译者 panpan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3.3
赞一个 (9)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