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3.10.10 , 07:58

福岛:核事故之后的无人鬼城

[-]

福岛禁区是一座空城,但和其他无人地区不同,这里的居民更像是凭空消逝了一般。路口的交通灯还在正常工作,街边小店里还堆放着2011年3月12日的报纸,再也没有卖出去,自动贩卖机的灯光依旧。丢进一枚硬币,还能吐出一杯温热的咖啡。不知道在这两年半里,无人鬼城的这罐咖啡又消耗掉多少能量。

[-]

在电视上播放强制撤离通知后不久,史雄大久保穿上了自己最好的衣服,让儿媳妇做了自己最喜欢的晚饭。第二天早上,这位102岁的老人在黎明前上吊自尽。塑料袋结成的绳索不是武士刀,死亡也没有伴随戏剧性的鲜血,这位老农却让人想起曾经的武士,带着骄傲于荣誉而死。史雄一辈子生活在水稻田雪松树之间,从未里开过他的美丽村庄,他知道福岛的问题要一代人才能解决掉,他等不了这么久更不想身死异乡。

[-]

雅樱 宏,曾是福冈的一位房东,现在住在福岛县磐城市的撤离中心,年过花甲,妻子美由死在撤离之后。留下的只有雅樱亲手绘制的画像。最初他们从福冈撤出,在一个体育馆住了几个月,和许多人即在一起。“还是可以忍受的。我们所有人一起吃饭一起住,有时候有记者和名流来拜访。”雅樱说。随后他们搬到了磐城市城郊的预制板临时住房,曾经温馨家庭的替代品。据那些经历过战争的人们说,从这儿开始那些痛苦的回忆会向潮水再度席卷而来。他们搬入之后,妻子美由就陷入了抑郁的情绪,3个月后就病倒了,因为胃病住院,4个月后去世。雅樱一直认为是低沉的情绪要了妻子得命。

[-]

福岛核事故之后,有1600人在撤离过程中死去,一些是因为自杀,一些是由于健康状况恶化,还有些是因为维持他们生命的医院停止运作。

[-]

坂本圭吾,58岁,曾经是一位农夫,也兼做精神病护工。有些人说他是疯子,也有些人说他是英雄。他无视政府的撤离令,把援救遗弃动物当成自己的使命,在空寂的城镇里四处搜索,寻找被人遗弃的猫猫狗狗还有小兔子和土拨鼠。人们匆匆撤离带走了财务,留下了这些小生命。坂本住在福岛县楢叶町的一个山间农庄里,这里还住着500多只小动物“我周围没有邻居。我是唯一一个人,但我要继续住下去。”坂本这样说。一些狗在被他找到之前因为独立生存已经变得野性十足,在他救助的20多条狗中,只有两条还对人类保持友好。其中一条白色的叫做“原子”,因为他恰好是在福岛核事故发生之前出生的。本文译自 Reuters,由译者 ES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

[-]

[-]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1
赞一个 (73)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