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3.10.09 , 13:28
37

米尔格伦的「服从权威实验」的真相

[-]
米尔格伦电击实验中用的「电击盒子」

这可能是历史上最有名的心理学实验之一 —— 在1961年,社会心理学家斯坦利·米尔格伦( Stanley Milgram)招募了一些志愿者参加一个关于「记忆与学习」的心理学实验。参加过雅思考试的煎蛋网友一定在《雅思真题》里读到过关于这个实验的阅读文章,但实验的真正目的,是研究「权威与服从」—— 并且米尔格伦的实验报告指出:65% 的实验对象服从了增加电压电击学生的命令,尽管他们知道对方会遭受巨大的痛苦。

实验过程是这样的:志愿者被告知参加的是「体罚对于学习行为的效果」的实验,他们扮演老师,隔着一堵墙,只能和里面由米尔格伦安排的演员扮演的学生,通过声音交流,互相看不见对方。
实验者被给予一个 45 伏电压起跳的电击器,被告知可以电击对面的学生以帮助其提高学习效果,如果学生答错题目,就给予一次电击惩罚,每一次电击的电压都会提高。
演员扮演的学生会发出预先录制好的惊叫声,随着电压提高,惊叫变成惨叫,抱怨自己有心脏病等,直到电压高到一定程度会突然保持沉默,停止作答。

一个世纪以来,这个实验被用来佐证人类内心深入对于服务于权威的堕落本能。在那个时候,这个实验被与德国纳粹大屠杀联系起来——听起来很有道理,但事实上,米尔格伦戏剧化地篡改了他著名的实验发现。

因纳粹闻名

斯坦利·米尔格伦的实验,因解释了纳粹的行为而闻名。他在论文开篇就提到了「毒气室」;他刻意强调了实验和纳粹行为之间的联系,并且在20年后出版的著作《服从权威》一书里又反复提到了这点。

在米尔格伦的研究首次公开的时候,著名的纳粹恶魔,“犹太屠夫艾希曼”(Adolph Eichmann)名字对于公众来说还有点陌生,他在阿根廷的布宜诺斯艾利斯被捕,并被偷运到以色列受到审,审判过程被电视直播,最后他被判处以绞刑。

于是,关于大屠杀的话题通过电视机跑到了所有美国人的客厅里。大屠杀幸存者、目击证人排着队走上法庭作证,但是艾希曼看上去就是个普通人,坐在子弹型的防弹玻璃后面一脸冷漠。美国著名政治理论家,犹太人汉娜·阿伦特女士出席了听证会,并发表了著名的:「恶之庸常(banality of evil)」

米尔格伦强调了他的实验对象和艾希曼的共通之处。他的实验表明普通人会无视其他人的痛苦而选择简单地服从来自权威的命令。

在米尔格伦1974年的书中这样解释了为什么我们会放弃自己的主观意志而服从权威的意志,从而进入一种「代理行为」的模式。那些希特勒和斯大林的手下,处于一种「深度催眠」的状态,就和实验中那些「清醒的瞌睡者」一样,他们有着共同的心理特点。当一个人进入服从权威的迷蒙状态,他就成了权威的代理人,尽管做着反人类的事情,但他却毫无罪恶感。

但问题是,这种僵尸一般的奴从状态,米尔格伦并没有在他的实验中观察到。

数据的真相

实验的统计数据并不如你所想的那样直接明了,65% 这个数字,从发表的文章看起来,那些坚持提高电压直到把学生电晕的人,好像是一次实验的结果,但实际上,这样的实验进行了24次,有24个不同的结果,每次都有不一样的实验布置,演员和参与实验的志愿对象。

奇怪的是,米尔格伦在第一次发表的文章里只提到了那个著名的 65% 的结果,并且一些说明中提到在那次实验里,只有40个参与者。

在耶鲁大学保存的实验记录中,我发现24次实验中,在一半以上的实验里,超过60%的人都反对继续提高电压并拒绝继续进行实验。

然后是实验结过程出现了大问题。米尔格伦所描述的「严格控制的实验过程」并不存在,实验条件现了大量即兴发挥和改动,不仅是实验条件,还有实验对象。这应该发生在实验的设计验证阶段,并在初期得到修正,而不是实验正式开始的时候。

实验设置的失败

通过聆听原始的实验录音,清楚地表明米尔格伦的实验助手约翰·威廉姆斯明显地脱离实验设计在自由发挥,他在米尔格伦的许可下,给实验者增加额外的压力,让他们继续提高电压。

他离开实验室去「查看」学生的情况,并会来告知志愿者学生没有问题。他违反了实验约定的好四个书面指令,威廉姆斯经常不顾实验设置,直接命令实验对象继续进行实验。

米尔格伦关于「服从权威」的实验结论,在你听到以上事实之后,更像是「威吓与胁迫」。

实验者对实验的怀疑

米尔格伦用很长的篇幅描述了他的实验的精心设置,并且无视实验者表示他们已经看穿实验设置的把戏了。在耶鲁没有发表的论文中表明,这种怀疑在实验对象中已经普遍存在(这样没什么好奇怪的,那时候的人谁没看过流行的整蛊电视节目呢。)

一些参加实验的人事后还打电话,写信给米尔格伦,告诉他是什么引起了他们的怀疑。有人说,那些惨叫听上去就像是从实验室一角的电喇叭里发出来的,说明那是磁带录音。有一些人注意到递给学生的答题卡已经老旧了,说明用过不止一次。实验设计的不周全,主持实验的人员也没有正确回应参与者的疑问,只是告知他们不用担心。还有一些机智的实验对象故意调低了输出电压,但还是得到了一声惨叫。

但是这些对实验设置产生怀疑的对象,并没有被得到足够的重视被排除在结果之外,而是继续参加实验,和统计结果之中。

这个科学家也太诗意了

从米尔格伦的论文发表50年来,他一直让人们相信这个心理学的真理,在我们的内心深处有一朵纳粹的恶花正在等待权威的召唤而盛开。虽然在我的资料中,和一些主流的科学实验和学术资料里,得到了和米尔格伦截然相悖的结果。

[-]
Stanley Milgram 本人

米尔格伦自己,在私下里也承认了实验设置的缺陷和不足,但他辩解强调这个实验结果所具有的普遍性和实际意义远远超过实验本身。米尔格伦声称自己的实验是「艺术高于科学」,并把自己说成是个「诗意的科学家」。

诗意还是科学,他的选择使他功成名就,通过篡改实验数据编纂的故事夸大了结果。虽然他没有真的在实验室里证明「服从与权威」的关系,但是他的这种做法本身就给我们好好地上了一课:不要轻易放弃对科学权威的质疑和批判精神,对任何故事都留个心眼。

本文译自 discovermagazine,由译者 Junius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3.2
赞一个 (29)

TOTAL COMMENTS: 37+1

  1. 某某
    @4 years ago
    2213092

    一种不明觉厉的感觉油然而生

    [41] XX [10] 回复 [0]
  2. 精神系医生
    @4 years ago
    2213093

    于是我被骗了那么多年?

    [71] XX [3] 回复 [0]
  3. 裤兜里的毒药
    @4 years ago
    2213094

    神经病也经常说自己没病

  4. 2213105

    实验目的真相是证明人们多么容易相信谣言

    ——限499次转发——

    [157] XX [5] 回复 [0]
  5. ida529200
    @4 years ago
    2213107

    没听到这个实验以前我以为我不会提高电压
    听了之后我以为大部分正常人都会提高电压,所以我也可能会只是自己没发现。
    然后现在你来告诉我们其实不应该提高电压,因为这个著名的实验只是个骗局?

    [15] XX [1] 回复 [0]
  6. 2213112

    所以实际上就是说纳粹人都是彻底的恶魔,米格尔伦的这个实验实际上是在为那些战犯洗地,或者说帮助那些参与屠杀的非主要罪犯减轻自身的心理负担,让他们开始新的生活?

    [29] XX [7] 回复 [0]
  7. 2213113

    这货也能算搞科研的?
    这货是搞政治的吧?

    [26] XX [1] 回复 [0]
  8. Alexhzz
    @4 years ago
    2213118

    这是为政权帮凶开脱的理由,如果一场大屠杀中士兵们受到上级权威的施压或是指示虐杀贫民,士兵该被认为是屈服于权威还是个人爱好?这是实验论证的主命题。明显,milgram认为士兵们的服从权威比较多。

    [11] XX [6] 回复 [0]
  9. 2213124

    一般都翻译 米尔格拉姆 吧……

  10. 2213142

    如果我们相信了这篇文章,那就是意味着我们被米尔格拉姆骗了。。。如果我们相信了米尔格拉姆,那么就被这篇文章骗了。。。总需要被骗啊。。。

    [55] XX [6] 回复 [0]
  11. 2213143

    最后一句话啊!~!

  12. lefteris
    @4 years ago
    2213157

    像我等改改论文里的数据好切合自己预设的目标已经不是啥新鲜事,只是结果不管痛痒。让你丫把事情捅大!

  13. 2213159

    所以我们有那么多专家吗?

  14. 2213172

    @AXSA: 不成立啊,事有先后。“如果我们相信了米尔格拉姆”,就是不相信这文章,那就不存在被这文章骗了。

  15.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4 years ago
    2213178

    只不过比温水煮青蛙复杂些,字多了不少而已……就让人更难质疑了

  16. 軍の犬
    @4 years ago
    2213179

    听名字的话还以为是,有一个扮演权威人士的人,“无意中”跟实验者有交谈,然后在随后的试验中实验者,放弃了其所习惯的方式方法,对试验作出行动的感觉。

  17. wayne36
    @4 years ago
    2213180

    前段还看过个TED视频,演讲者菲利.普津巴多是米尔格伦中学同学,在1971年搞了个同样“臭名昭著”的斯坦福监狱实验。这货现在混得挺好,不时出来给自己辩解正名一下。感觉还是活得长好,米尔格伦半路挂了,名声就比较臭,还背一个假论文罪名。

  18. 2213181

    感觉世界观被颠覆了,许多心理书籍都提及过这个有名的案例,尼玛现在该相信神马啊。

  19. bushit
    @4 years ago
    2213195

    你被欺骗说明你更倾向于实验的结果。人无非两种,生来邪恶的,生来善良的。你只需要知道自己是那一种就好,不要对其他人说。

  20. 没吃早饭
    @4 years ago
    2213257

    在天朝他证明x主义是人m选择的

  21. 宗教是人类的毒瘤
    @4 years ago
    2213287

    也许他的实验设计 有问题
    如果你把文革看作一次试验 那么结果恐怕就没问题了
    我今天刚把我妈送进精神病院

    [10] XX [1] 回复 [0]
  22. 2213344

    50年前就开始流行篡改实验数据了吗?

  23. 2213353

    这个实验非常出名啊,任何社会心理学课程都会提到吧。
    @Alexhzz: 另外这个实验的初衷不是洗地,是说人是多么容易被影响,以及我们要如何如何防范大屠杀再次出现。

  24. yetian
    @4 years ago
    2213354

    怀疑或拒绝。

  25. mentals
    @4 years ago
    2213373

    他的试验设想挺好,操作捉鸡,但是我认为这不应该导致完全推翻他结论。在他的论文发表前,所有人都觉得纳粹就是天生杀人魔,只有杀人魔会去当纳粹。这算是一种妖魔化,也造成了大众(非纳粹)站在道德高点,认为自己永远不会干出这样的恶事,然后感觉浑身轻松,因为自己没有生来是个杀人魔。可以说是一种抚慰和漂白,就像有人谈起杀人狂,总是津津有味的讲述一些细节,然后或愤怒或痛惜的强烈谴责,最后再表述自己是永远永远不会做出那样的事的。milgram的论文强调了作恶的可能性,强调了环境对人的影响。而不是作恶的必然性;基因决定人格。还是挺有价值的吧。

    况且就像上面的蛋友说的,他的试验结果可以从很多历史事件中看到。

    [18] XX [0] 回复 [0]
  26. 一文鸡
    @4 years ago
    2213446

    心理学的好多论点都是这样篡改实验数据得来的,认真就输了。

  27. kilo61
    @4 years ago
    2213451

    求来源

  28. 天上的节操哪去了
    @4 years ago
    2213544

    这完全是仗着死人没法开口吧!米尔格拉姆的实验报告里不仅提到了十几种设计,而且特意比对了不同实验设计的不同结果,我记得助手施压就是其中一个!这本报告国内就有的卖啊,就叫《对权威的服从》,而且翻译相当不错。各位批判之前先了解一下实验好不!人家压根没否认多种结果!书里还有一节专门讲了志愿者有没有发现实验真假,实验结束之后还有心理辅导……我实在难以想象这些都是假的……

    [23] XX [0] 回复 [0]
  29. quanhi
    @4 years ago
    2213556

    刚看到这个实验内容的时候我就在想,不想实施电击的志愿者,在得知实验内容的时候就会拒绝进行实验吧

  30. Blacksheepwall
    @4 years ago
    2213678

    样本的确是太少,有个地方实验了十年,结果。。。

  31. memfore
    @4 years ago
    2213851

    斯坦福监狱实验?

  32. 培根煎蛋
    @4 years ago
    2214263

    有目的性的试验,期待一个既定结果的试验,如果试验结果不合心意就继续试验的试验————————都是伪科学。

    譬如:1、对米饭说坏话米饭会变黑。2、麦当劳的汉堡放一年都不会发霉。。。
    只要你有心黑它,就有各种方法可以达到你想要的试验结果。

  33. 乌鸦
    @4 years ago
    2214429

    当然, 论文都敢造假杂志又何尝不能呢?
    直接命令 这个步骤,在实验报告中有提过
    关于事后,实验结束时是会告诉受试真正的实验目的的——当然,同时也是权威服从实验促进了这一条规定的出现,毕竟在当时这个实验结果带来的结果太过于震惊。同时,我们也知道,事后思维的存在。如果你对心理学感兴趣的话,费斯汀格的认知失调理论有提过这种现象,事后的报告信度堪忧。
    还有40人,虽然这是社会心理学的实验,但是从层次来看的话,是属于人际水平的· 样本数量是可以成立的。
    其实,貌似上文提到的反驳的论据,在实验报告中都有出现过,包括那次结果完全不同的实验,我貌似还记得因为那个结果不同的实验,真论战过一次。
    嗯,我是站在米尔格拉姆这边的…. 偏见必须有。但是我还是得说,这篇东西更近似于黑文~
    =。=照这个行文逻辑,从众效应也可以推翻一下。

  34. 2214454

    結果又證實經典條件反射的嬰兒, 阿爾伯特其實是個聾子.? (噗)

  35. 2214459

    覺得這篇文章有點亂章取義. 甚至於討人厭.

    無論資訊正確與否都影響到了當年苦讀研究心理學
    的信賴性心理.

  36. 魔鬼丶
    @4 years ago
    2215214

    我发现了超载鸡

  37. 3484798

    你有权把枪口抬高一厘米 又几人敢用这个权利呢 大到社会统治 小到一个办公室 类似事情不是每天都发生吗

发表评论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