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3.10.08 , 17:29

Quora精选:NASA计划真的有必要吗?

问题:NASA(美国航空航天局)计划真的有必要吗?
问题补充:我们难道不应该把这些资金用于更深入的医疗保障和减少贫穷吗?

Tanmay Mudholkar 回答

1970年,一位在非洲工作的修女问了同样的问题。Ernst Stuhlinger博士,航天技术的先驱,给她的回信如下——

亲爱的Mary Jucunda修女:

我每天都收到很多来信,你的只是其中之一,但是您深入探索的思想和慈悲之心却是最使我感动的,我将试着尽我所能回答你的问题。

然而首先我要先向您和所有勇敢的修女致敬,因为你们把自己的生命奉献给最高贵的事业:帮助苦难中的同胞。

你在信中问我,当世界上还有无数的孩子因饥饿死去的时候,我为什么还要建议花费数十亿美元来探索火星。我知道你可能希望我这样回答:“噢,我真的不知道还有这么多孩子饥饿而死,但是从现在开始我将停止一切太空研究,直到人类解决这个问题。”事实上,在我论证火星旅行切实可行之前,我就已经知道这世界上遍布饥馑。然而,我和我的很多朋友仍然相信探索火星是我们必须马上开始行动的,而且我甚至相信这个工程从长远来看比那些我们争论了一年又一年却收效甚微的计划更有助于解决我们在世界上面临的种种问题。

在详细描述为什么我们的空间探索计划会对解决世界问题有帮助之前,我先讲一个简单的故事,这可能会对我们的分歧有帮助。大约400年前,德国的一个小镇上住着一个爵士。他是个非常慷慨的人,把自己的财产很大一部分都用来周济穷人。这是非常可贵的,因为在中世纪,贫穷无处不在,而且瘟疫正在整个国家肆虐。有一天,爵士遇到了一个奇怪的人。他在自己的房子里有一个小型实验室和工作台,他白天总是很努力地工作,好在傍晚时分挤出几个小时钻进实验室忙碌。他总是摆弄各种不同的透镜,用这些工具来观察非常细小的东西。爵士被这些他从未见过的微小生物深深吸引住了,便邀请他把实验室搬进城堡和爵士的家人在一起,并且从此以后作为爵士的特别雇员专职研究这类光学仪器。

当镇上的人们知道爵士把钱浪费在这种没用的噱头上时感到非常愤怒。“我们正遭受瘟疫的折磨”,他们说,“然而他却为那个家伙无聊的爱好买单”。但是爵士仍然坚持。“我已经尽我所能给了你们很多,”他说,“但是我也会一直支持他和他的研究,因为我知道迟早有一天他的研究会有成果!”

事实上,这项研究确实诞生了非常好的成果:显微镜。众所周知,显微镜比其他任何发明对医学的贡献都大,它的诞生使得遏制瘟疫和其他传染病的传播成为可能。

这个爵士,用他在研发上的大量投入,为让人们免于病痛做出了更大的贡献。

我们今天所面临的问题某些方面与这个故事类似。美国总统每年的财政预算有2000亿美元,这些钱被用于医疗、教育、福利、市政建设、公路、交通、国际援助、国防、积累、科技、农业和其他许多国内外事务。今年差不多有1.6%的财政预算用于空间探索。这个工程包括阿波罗计划和其他小一些的计划,天文学、空间生物学、行星研究、地球资源研究和航天工程。为了支持空间探索计划,平均每个年收入10000美元的美国纳税人要为此承担30美元的税收。其余的收入,9970美元用于生存、娱乐、储蓄、其他的税收还有一些其他的开支。

你可能会问:“为什么不在其中拿出5美元,或者3美元,甚至1美元用于救助饥饿的孩子呢?”为了回答这个问题,我必须简单解释一下这个国家的经济是如何运作的,其他国家也大致相同。政府由数个部分(内政、司法、医疗、教育和福利、交通、国防等等)和不同部门组成(国家科学基金会、国家航空航天局等等)。这些部门每年根据既定的任务制定财政预算,而且每个部门都需要在国会申辩预算的合理性,同时要承受预算部门和总统的压力。只有当预算被国会核准,他们才能按照计划使用这些资金。

国家航空航天局的预算只能用于和航天技术密切相关的研究。如果预算未被国会通过,这笔资金也不会用于其他项目,而是不再向纳税人征收,除非另一个项目被核准吸纳这部分资金额外增加特别预算。你现在应该明白,只有相关部门提交了预算申请并且被国会核准之后,才可以进行国际援助、救助饥饿儿童等活动。

你可能会问我个人是否支持政府进行此类援助活动。当然是的,实际上我甚至不介意每年多缴一些税,只要能够帮助饥饿的孩子们,无论他们身处世界上的哪个地方。

我的朋友们也是同样的想法,然而我们不能为此停止火星探测计划。相反,我甚至相信通过我们这些空间研究的工作,我能为缓解世界上贫穷和饥馑这些严峻的问题贡献更多。缓解粮食问题有两个基本点:粮食产量和食物的分发。在某些地区,通过耕作、畜牧业、渔业和其他大规模的作业能够有效增加产量,但是另一些地区却收效甚微。例如,有大片的土地如果能重视水土保持、增肥、天气预报、土壤测试、精耕细作、作物习性等,就能得到更充分的利用。

而实现这些最有效的工具无疑是人造地球卫星。人造卫星在特定的轨道上运行,可以在短时间内监测大片地区,还能观测影响农作物产量的各种因素,土壤、干旱、洪涝、降雪等等,同时,它还可以把此类信息发回地面用于其他深入研究。据评估,就算是一个中等的装配了各种用于农业用途的传感器的卫星,每年也能为农业生产增加相当于数十亿美元的粮食产量。

食物的分发则是一个完全不同的问题,不单单是货运的问题,而是国际合作的问题。小国的当权者可能会因为对随之而来的外国势力输入有所顾忌而不愿意接受大国的粮食援助。恐怕在国与国的之间的隔阂减少之前这个问题不会有所缓解。我并不认为空间研究能在一夜之间制造奇迹,但是空间研究无疑在向正确的方向做着不懈努力。

我向你介绍一下阿波罗13号的事故吧。在宇航员即将返回地球的时候,前苏联为了防止干扰,中断了俄国所有与阿波罗计划冲突的无线电频率,而且俄国的船只停泊在太平洋和大西洋上随时准备救援。当返回舱降落在俄国船只附近时,俄国人马上展开搜救,就像是俄国宇航员刚刚从太空返回一样。如果是俄国的空间计划有同样的紧急情况,美国也将义无反顾地采取同样的措施。

通过调查评估提高粮食产量,通过国际合作优化粮食分发,这是空间计划影响生活的两个例子。我想再说两个例子:科技发展的刺激作用和科学知识的更新。

登月工程的飞船所要求的高精度和高可靠性在工程学上是史无前例的,为了满足这些严格的要求,我们有机会寻找新材料、新方法,发明新的技术体系,完善加工工序,增加设备使用寿命,甚至发现新的自然规律。

所有这些新技术在现实社会中也能得到应用。每年有上千项空间计划发展出的新技术应用于实际生活中,带来更好的厨具和农具,更好的缝纫机和收音机,更好的船和飞机,更准确的天气预报和风暴预警,更畅通的交流,更好的医疗器械,更棒的日用餐具。想必你可能要问我:为什么我们还不能为心脏病患者建立可靠的远程身体监测系统,却要优先发展登月计划。答案很简单:凡重大技术问题的解决,往往不是一帆风顺的,而是先设置一个具有挑战性的目标,目标的实现需要蓬勃的想象力,不懈的努力和通力合作。

航天计划无疑就扮演着这个目标,探测火星并不能直接解决粮食危机,但它将衍生出各种有价值的新技术。

要想切实提高人们的生活水平,除了对新技术的需求,还需要大量的科学基础理论。我们需要更加深入的物理学和化学,生物学和生理学知识,还有更新的药物来应对威胁人类生存面临的各种问题:饥馑,疾病,食物和水污染,环境污染。

我们需要更多的年轻人投身于科学事业,我们需要更好地支持这些进行富有成效的研究的优秀科学家。众多有挑战性的目标等待达成,而这需要足够的支持才行。空间研究有望在月球和行星,物理学和天文学,生物学和医学领域取得进展,激励人们观察壮观的自然界,坚持不断地探寻。

在所有美国政府管理、资助的活动中,空间探索无疑是最引人注目也最具争议性的,尽管它只占年度财政预算的1.6%,国民生产总值的3‰(少于1%),而它对新技术和基础理论研究的激励作用是其他活动所无法比拟的。在这方面,我们甚至可以说空间探索在某种程度上代替了过去三四千年中战争的作用。

试想如果国家间不再是轰炸机、军舰的竞争,而代之以登月飞船的竞争,人类能够避免多少苦难。这样的竞争带来的是令人瞩目的科技成果,而不是被征服的仇恨。科技带来更美好的生活,仇恨则诞生复仇和新的战争。

尽管我们的空间计划看起来让我们远离地球转向月球,太阳,行星和恒星,但是我相信没有一个天体能比地球更让科学家关注。地球将变得更好,不仅仅是因为我们应用于现实生活的新技术和新的理论,更因为我们在这个过程中学会更加深入地认识地球和人类。

[-]

信中的这张照片是1968年圣诞节,阿波罗8号在进行绕月飞行时拍摄的,迄今为止空间计划已经有了很多成就,这张照片也许是最重要的一个。它让我们看到:在无尽的宇宙中,地球是如此美丽且珍贵,除了这个镶嵌在苍茫虚无中的蓝色星球,我们无处可去。人们从未像现在这样感到地球是如此有限,破坏生态平衡有多么危险。这张照片发布之后,重视当代人类所面临种种严峻问题的呼声越来越强,包括污染、饥馑、贫穷、城市居住环境、粮食问题、水资源、人口过多等。太空时代,我们第一次从更好的角度看待地球,更多的任务亟待完成。

幸运的是,太空时代不仅让我们更好地认清自己,同时也为我们带来了新技术、新的挑战、新的动力,战胜这些困难的乐观和自信。我相信,我们从空间计划中所得到的完美地印证了Albert Schweitzer(阿尔贝特·施韦泽)所说:“我对未来满怀忧虑,却也满怀希望。”

真诚地祝福你和你的孩子们。

Ernst Stuhlinger / Associate Director for Science
1970年5月6日

本文译自 Quora,由译者 吕岭立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5
赞一个 (8)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