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3.09.19 , 00:13
56

真的美食家,敢吃猫粮、牙膏和青草

厌倦了各种炫耀做作的美食博客,来自苏格兰格拉斯哥市的美食家Collin McQuistan自建了一个奇葩博客(link),博客上都是用各种古怪的材料做出来的美食,比如猫粮、草和牙膏。

[-]

[-]

41岁的Collin McQuistan是上个月开通这个离奇博客的,但是他已经登上了各大国际媒体的头条,这主要是由于他目前所用的那些令人匪夷所思的烹饪材料。首先是猫粮,这位业余厨子承认自打儿时起他就一直很好奇猫粮是什么味道。他说在超市买猫粮的时候可能吓着那个收银员了,她笑着说了一句“好有口福的猫咪”,然后他回答说“我没有猫”。Collin形容收银员的表情是“89%的迷惑和11%的恐怖”。关于猫粮,他说那味道确实跟它看起来一样,只是它看起来很不好吃。“我可以合理地说那是我吃过的最恶心的东西。吃起来像鸡肉,但是里面又有一种让人非常非常不舒服的东西让我差点要吐了;还有一点橡胶烧焦的味道,鸡肉很硬很难嚼,那个冻汁比鸡肉要可口一些。”为了让这种令人恶心的东西好吃一点,Collin决定尝试一下中式爆炒,“因为中国人吃猫,所以也许这其中还有一定的逻辑联系。”最后的结果是,只有1%的可食用性,还让他的嘴巴里产生了“一种对唾液的恐惧”。

Collin的下一项特殊材料试验涉及一种我们每天都会放进嘴巴的东西,但我们从来不会吞咽下去,那就是牙膏。这位美食家在刷牙的时候突发奇想,用牙膏做材料,并决定用薄荷香牙膏和自己喜欢的一种法国甜品焦糖布丁做一道菜。“结果?这个东西……有点水分过多,有点颗粒状,外面的焦糖味道非常怪,而且吃起来像橡胶。我估计,即使用最少量的牙膏,这个东西的味道也不会有什么改变。” Collin如此描述。

[-]

Collin最新的一个试验是用青草做材料,配上香蒜酱。看了很多BBC的《Countryfile》这个栏目后,他受到启发,决定用青草做菜。毕竟,牛和羊都很爱,也许他也会喜欢。因为住在公寓大楼里,Collin没有自家的花园,他就到格拉斯哥绿色公园去采了一些回来。洗干净之后,他先品尝了一下并描述“嚼起来难以置信地费劲,味道很微妙,有点辛辣,有点像柑橘类植物,还有点苹果的味道,不过每种味道都很浅。”

然后他把青草、帕玛森奶酪、橄榄油和芥末青豆一起混合捣碎,再加上一点自己喜爱的香蒜酱,吃了一口。他在博客上写道:“非常恐怖。这几样东西混合在一起的味道真的非常难吃,特别糟糕。青草呢,因为已经被各种味道混合,现在尝起来超级重口,超级恐怖。”

Collin也尝试过其他一些还算能吃的东西做材料,但是没有东西比上面三样更诡异。不过他一直在尝试新的东西,而且会听从粉丝们的建议。所以如果你有什么新鲜的主意,就去他的博客上踩踩吧。本文译自 Oddity Central,由译者 panpan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1)

TOTAL COMMENTS: 56+1

[2] 1 »
  1. 包子星人
    @4 years ago
    2198710

    不愧是阴国人,黑暗料理界最光荣的国家= =

  2. 御风七杀
    @4 years ago
    2197823

    猫粮我吃过,不怎么好吃, 不过也算不上什么重口味啊

  3. 药丸搓搓
    @4 years ago
    2196796

    @Yee: 你是福师大的?

  4. 2196301

    中国人早就试过,苜蓿蒸成的哭累(应该不是这两个字)挺好吃的

  5. thenwhat
    @4 years ago
    2196280

    现在所有的蔬菜,都是过去从野生植物中挑选出来的嘛,只是不断优选品种,改良成适合大量种植大量采食的。
    乱找现在的野生品种来吃,也是在挑选,只是才一个人乱选几种,又没经过适口性的改良,就此发现很符合胃口品种的可能性太小了。
    何况因为遗传基因功能和变异范围的问题,很多野生植物改良变成寻常蔬菜的技术难度太高,或者不比别的品种更有实用价值,就虽然也曾被尝试但放弃了,甚至已经当作蔬菜的也淘汰(见中国古代曾经吃的几个品种)。

    举个改良较快的品种,现在美名叫油麻菜。
    最初它名副其实地叫苦麻菜,长成手指粗、几尺高的打狼两头怕麻杆,干枯后可以掰取杆芯长纤维来搓麻制绳,也可以趁青嫩掰取两三指宽的叶子来当蔬菜吃,但这流淌着橡胶液一般浓稠白乳汁的东西烈苦如黄连青蒿,而且略显浓绿就相当的硬糙了,根本不可能略加漂洗就煮吃,而必须和取艾做糍粑一样滚水烫浸漂洗几番,才把苦味减到勉强受得了、并软化下来,再以油裹覆减少接触进一步降低刺激(所以其名有个油字,并非缘于自己冒油),不可能心发喜愉舒怡地吃下去,权解三天不吃青嘴里冒火星之困顿。
    后来经过改良,这物迅速肥矮化且降低苦点,现在甚至毫无白乳汁和苦味刺激了,叶子宽窄各色均脆嫩,还有莴苣化的肥硕嫩茎品种,以及冒出稻花芳香的新奇品种,如果它的改良之祖突然复出正版,除了形状和基本层次的口味刺激有所穿帮,谁都难相信它会剧变得这样美味。

  6. 日理万鸡
    @4 years ago
    2196230

    @ko:
    这个逻辑……人吃菜,菜吃人肥,她,咳咳咳咳,你懂的。

[2] 1 »

发表评论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