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3.09.11 , 00:51

2/3的美国大学生认为自己将改变世界

[-]

作家Peg Streep正在写一本有关千禧一代的书,按惯例她又向《今日心理学》投稿公布了一些具有重要意义的数据。最近她把自己的书和Net Impact组织所做的一项调研相关联。这项调研调查了美国目前在读大学生和千禧一代(1982-2000)、“X一代”(1965-198l)及婴儿潮一代(1943-1960年)的已毕业大学生。问题集中在生活目标和工作优先权这两个方面。他们发现在校大学生和大学毕业后的上班族之间有非常显著的差别,还发现了有意思的代际差异。

首先,大学生们普遍对世界有着很高的需求;他们比上班族更倾向于说各种不同的社会成就对“他们的幸福非常重要或必不可少的”。

特别地,大学生比上班族更可能说想要拥有一份声望高、体面有前途的职业以求影响周围、改变世界。超过1/3的学生认为这份理想可以在未来五年内实现:
[-]

对于大学生来说,声誉和影响力比金钱更重要。超过1/3的学生说他们愿意以减薪为代价去为一个致力于企业社会责任的公司工作,几乎有一半的人则愿意减薪为一个能对社会或环境产生影响的公司工作,超过一半的人倾向于选择和自己的价值观相同的公司工作:
[-]

在取得个人成功的欲望和对社会作出积极贡献的欲望这两方面,大学生比上班族更突出。

同时,他们对别人的优先权又持有愤世嫉俗的态度。大学生和千禧一代比X一代或婴儿潮一代更倾向于认为“人们只会为自己的利益着想。”

这些数据听起来是真实可靠的。尽管经济有衰退,我(作者)所在的学校的大学生们极高的职业期望(认为自己应该会非常成功,即使他们可能会担心自己不成功)和改变世界的欲望(很多学生非常关心社会不平衡和政治腐败,都可以被视为社会进步分子了)仍然让我感到惊讶。

有些人觉得这些数据比较主观,但是我认为它们至少能真实地反应一定的问题,今天的大学年轻人(自尊自负的一代)一直被告诫要理想远大要有鸿鹄之志,他们确实也是这样梦想的。不幸的是,我恐怕我们是在用花言巧语哄骗他们。他们对未来的高度期望听起来就是失望沮丧的前兆,即使对特权人群也一样,如果他们期望自己丰满的理想在二十几岁时就实现。

或者说,我们现在看到的是年轻人的理想主义。那么,看到他们一迈出校园开始工作就降低自己的期望将会很有趣。Net Impact并没有表明这些体现的主要是代际差异还是年龄差异,很可能两方面都存在吧。本文译自 psmag,由译者 panpan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6
赞一个 (0)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