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3.08.02 , 13:05

中国民航如何解决延误问题:“先起飞再说”

[-]

在国内,堪比史诗级的航班延误、拥挤的航空领域、空中交通管制严重不足等问题造成不少机场饱受混乱的窘境;不少乘客向航空公司投诉,有的还因此而大打出手(6月份出现几起旅客因延误殴打工作人员事件);这迫使不少航空公司开始为其员工展开一系列应付类似紧急情况培训。在世界上延误率最严重的机场中,全国主要机场均榜上有名;省级以上的机场航班有一半以上都无法按时起飞。然而半年过去了,该情况没有丝毫缓和的迹象,反倒越变越糟。

面对日益严峻的延误问题,民用航空管理局在本周推出了其新政策:当该班机乘客全部登机后,在国内八个最繁忙的机场升降的航班必须马上起飞;就算你起飞了到目的地后没地方落脚也得照办。

这个被称为不限起飞(Unrestricted Take Off)的新政策自生效以来已大大地改善了北京首都机场航班起飞效率。然而无限制起飞带来的后果是被赶着起飞的客机将不得不在目的地机场的上空盘旋环绕,燃烧着高昂的燃油以便轮候跑道降落。然而这个被指治标不治本的政策将会进一步给已捉襟见肘的空中交通管制系统带来前所未有压力。

在半空中排队等待将势必增加其潜在的风险。在华南早报的报道中,中国民航大学空中交通管制学院院长杨新生(Yang Xinsheng)提到:“客机在地面上等候,相比在半空中轮候更安全。”

无论如何,以后飞机在空中待机将会是不争的事实。周四凌晨,在北京首都国际机场的国内航班信息系统显示即将抵达的二十个航班中没有一班客机准时到达;其中十多架延误,八班取消。然而起飞时间则相对准时,维持在一个可接受的,60分钟内延误。

燃油作为航空业的成本中最大的一部分,新政策将意味庞大的经济损失;航空公司在机场上空作不必要的盘旋将消耗大量的燃料。国内三家主要航空公司在2012年的利润就因高昂燃油费用而大幅下降。除了高昂的燃油成本以外,不必要的盘旋排放出来的冗余二氧化碳以及其他有害物将进一步加重城市空气污染问题。

近年迅速成长的中国航空业客流量已跃居世界第二;仅次于美国。专家说,国家需要长期、大量的航空基础设施投资:不仅需要更完善的空中交通控制能力,也需要更多,更开放的领空。亚太航空中心的分析师Will Horton表示,面对僧多粥少的航班起降问题,进一步开放更多的空域将有助改善当前捉襟见肘,拆东墙补西墙的问题。本文译自 Quartz,由译者 BearsBestBuddy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1)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