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3.07.12 , 16:28

没人能活在当下,除了闪电侠

我们活在过去。因为我们获得的所有感知,都需要「传输、处理、辨识」的时间。光闪氪眼,雷击木耳,大概500毫秒以后,你才能听到「哎哟妈呀!」。

你现在看到的煎蛋,是500毫秒前的老煎蛋。现实有延迟,无人在当下。

加利福尼亚大学的心理学教授,本杰明·里贝特,在1950年代做了一个实验,测量了我们神经系统的感知延迟:

一名病人同意让神经外科医师在他的脑壳上掏个洞,可以看到脑皮质。里贝特在实验中,用电脉冲刺激脑组织。因为大脑直接和皮肤感官还有其他人体各个部分保持着联系,里贝特可以通过反馈,知道被刺激的区域控制着身体哪些部分,但他发现了一直存在的反馈延迟现象,最长的能达到半秒。里贝特记录了这个惊人发现:「我们无法感知到所谓的『现在』,我们总会慢个半拍」。

但是,里贝特的实验现在已经很难被重复(因为现在的人很少愿意让医生这么玩自己),所以对于实验结果还有争议。但大脑确实需要时间把所有的感官信息处理组合成为可以理解的内容,再编成故事讲给我们听。这可能违反我们的常识,被针一扎你当时就会跳起来,感觉上毫无延迟——不至于半秒,但所有感官都是同步延迟的,所以没法感觉到。反正你要知道,所谓的「现在」只是500毫秒前的录像重播——而且是被大脑剪辑过的。

「活在过去」听上去挺沮丧的,但是我们的大脑可不这么想,大脑君愿意花上这么点时间,好好处理原始素材,把最漂亮的故事编给我们听。
原来,我们一直活在过去,殚精竭虑的都是「旧事」,那「自由意志」的讨论基础就完蛋了。

好了,当我知道这个事实的时候,心里有点毛不爽,我必须找点安慰。在刚要写下 {via xxx} 交差的时候,我突然想到可以吐槽一个人。对,就是你——「闪电侠」。

闪电侠是双足直立行走的动物里最快的人。也是唯一一个,能让爱因斯坦笑喷九泉的龙虾(因为他是红的)。他每次烧胎的时候,都在挑战和嘲笑相对论。不管超速罚单上怎么写,时间对这只闪电虾来说都是静止的,但问题是,如果你跑这么快,所有光线都糊成沙茶酱了——就像警车呼啸而过,警笛声会从近到远,从「嗷呜呜~」变成「嗯唔唔~」一样。当龙虾以光速向这个绝望的世界跑去,他所能看到的就是:

[-]
多么暧昧感人的画面……

这样光速的人生还有什么意义, 毛都看不见了啊?!当然,闪电虾总有说辞:他说他比任何地球人都要「活在当下」,他能以光速感知,光速思考!

来,先让我们为这只科盲龙虾默哀3秒钟,希望有谁赶紧把它煮了。然后翻开超人第709期,看看闪电虾对超人说过的话,网上有人对闪电虾的这段台词做了礼貌地吐槽。

[-]

知道这些数量级上的差距很涨姿势,闪电虾的鬼话才是语惊四座。我们无法想象一只虾的世界将会变得何等清(晰)脆(亮),他坐在电影院里看的不是电影,是壁画。

比起来,我们有的这枚「迟钝脑」还算不错,而且让当年的电视工程师的日子轻松了不少,那时候他们为了让声音和画面完美同步而伤透了脑筋,好在发现100毫秒以内的误差,地球人是感觉不出来的。但是超出这个范围,那就成了译制版的《8英里》话不对嘴。对于闪电虾来说,可能每一集Big Bang都有一个童自荣配音的夏侯惇。

[-]
自行脑补……

所以说,只有闪电虾敢说自己是「活在当下」的汉子。就像爱翁的相对论把「过去、现在、将来」搞成智力题一样,如果我们都具备了那只虾的感知能力,现在的电影/电视产业将不复存在——除非每秒的帧数提高到一个天文数字。你的反应速度肯定要比这强。不过,我们能接受到的讯息将大大、大大、大大超过大脑能处理的量,这就浪费了太多、太多、太多获得诺贝尔奖牌的机会。和闪电虾一般的思绪,将让你的100阿秒成为1秒,1秒成3亿年。你终于有足够的时间把俞敏洪的红宝书单词,背到abandon后面……

或者,你还可以和闪电虾赛跑打发时间。

[-]

[Junius_Lou via garrytan & scientficamerican & iFanboy]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5)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