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3.07.08 , 01:17

史海钩沉:发光的尸骨

1928年,一具已经入土5年的意大利裔美国女孩的尸骨,被开棺验尸。死者名叫艾米丽·马基亚,去世时,她才刚满25岁。

艾米丽生前在「美国镭公司」工作了四年,一丝不苟地给手表表盘和指针图上夜光颜料,为了在细小的零件上涂准位置,她习惯性地用舌头把毛笔尖添锐。1921年,也就是她在镭公司的最后一年,她突然体重下降,关节疼痛;她告诉医生,自己变得老态龙钟。

第二年,艾米丽的牙医发现她的下巴几乎脱落。接着是严重的贫血,和不断地吐血。1923年9月,艾米丽停止了呼吸。她的死亡报告上写着:「胃溃疡」。

新泽西州,埃塞克斯郡的法医,哈里森·S·马特兰,注意到艾米丽是一名「表盘画工」。他认为对艾米丽的诊断是完全错误的,他更深入地调查化学元素「镭」,认为这可能是致死的真正元凶,因为艾米丽的症状和教科书上镭中毒的症状一模一样。但他并没有责怪主治医师,他被这种元素,对人体所能造成的伤害震惊了。他的第一份报告的标题很简单:《使用放射性物质的未知危害》

当居里夫人发现镭以后,关于这放射性种物质的谣言开始兴起,当医生发现接触镭能消灭肿瘤以后,镭更成了大明星,就和前两年国内开始流行戴「钛链」求正能量一样,人们开始把它当宝。从鸡尾酒到化妆品,无论什么东西,只要加点镭就好卖。其中「滋补品」和「夜光表盘」是最大的消费渠道。那时候医生都给病人开镭药(奎宁水)才能让病人觉得满意,第一次世界大战,士兵们的夜光表能让他们在夜里安全看时间而不用战场点灯,让自己变成活靶。于是战后「夜光表」大卖。美国镭公司雇了很多女工来画夜光表盘,人们把她们称为:「镭姑娘」。

[-]
那时候的含镭化妆品广告

但镭所造成的伤害到底能有多严重? 为了证明他对艾米丽死于镭的说法,法医马特兰决定开棺验尸,为了更好的检测镭的致命性,他向纽约法医办公室的毒物学家,亚历山大·塞梅尔寻求帮助,测量死者骨头发出的Alpha射线。并在1925年发布了一份报告,向公众发出了危险警告。

之前,镭姑娘们一直相信她们操作的是一种绝对安全的化工原料。淘气的年轻姑娘,还把含镭的涂料抹在头发上,和用来做美甲。虽然这让她们更加暴露在镭的辐射下,但她们还不至于因为淘气而送命。真正害死她们的是她们手里的画笔,笔尖必须保持聚拢,锐利才能画好表盘,她们便用嘴唇嘬笔头,每一次舔笔头,每一次她们就多咽下了一点镭。

[-]
在美国镭公司画表盘的镭姑娘们(维基百科)

1925年,镭姑娘们集体起诉,把美国镭公司告上法庭,其中一个姑娘的头发在黑暗中闪着幽光。但因为害怕失去工作,大部分人选择了和解,只有5位姑娘坚持诉讼,看上去她们的法律行动必败无疑。

镭,被称作「蚀骨者」,化学性质上,它和钙很相似。所以镭一旦被摄入人体,它们就和钙一样,进入了骨骼。它和其它物质不同的是,被骨骼吸收的镭,会一直留在人体内。只要它一直留存在人体内,它就在体内衰减,随着镭的衰减,它会产生两种放射:Alpha粒子和伽马射线。Alpha由两个中子和两个质子组成,如果它们在体外,不会有什么危险,但是如果在体内的话,它们会把镭姑娘的骨头打成马蜂窝。本来就危险的伽马射线就不用多说了,伽马射线杀死骨髓,于是镭姑娘体内就没法产生新的红细胞,造成贫血和虚弱。随着镭的衰减,镭变成了氡,一种气体。镭姑娘因为摄入了太多的镭,以致于呼吸里都带有氡气。

由于下颚骨的骨细胞更新换代很快,所以吸收了最多的镭。镭姑娘看到自己的牙齿掉落,掉光,连下巴都摇摇欲碎。一些人只能截除了下巴,剩下的骨头都变得脆弱。关节开始疼痛,而且感到越来越疲倦。才20多岁,就一个一个死去。

对于诉讼的悲观者说的没错,这些姑娘都是将死之人,美国镭公司不会轻易屈服,双方律师喷了三年才在1928年获得宣判日期。但是在宣判前,法医马特兰开棺验尸,把艾米丽的尸骨送去纽约法医鉴定的决定,彻底断送了公司的如意算盘。

纽约的法医详细地解释了如何从朽化的尸骨上,凭借那时对镭的有限知识,获得证据。法医将骨骼上的残留组织刮干净;将遗骨灼烧成灰。他们采集了头骨,五块脊柱,五块肋骨,双脚,股骨,右胫骨,右腓骨。用苏打水冲洗了4个小时。擦洗风干。大块的骨骼被锯成2英寸的小块。

准备好的骨灰被放到一间暗房,里层用黑纸包裹,外层再用X感光底片裹住。为了比较,另外一组正常人的骨骸也被做了相同的处理,一同在封闭的暗房里,静置了10天。理论上说:「如果艾米丽的骨灰具有放射性,那么伽马和贝塔射线就会穿透黑纸,让底片感光。」

随后公布的照片——艾米丽的骨灰——让相片上布满了星星白点,事实就如浩瀚夜空中的星辰一般明确。相比正常人的骨灰则没有让底片发生任何变化,漆黑一片。如果连死人的骨头都具有放射性,那么毫无疑问,还在世的镭姑娘们的骨头一样具有放射性。

随着官司的拖延,镭姑娘们的病情每况愈下。但更坏的消息传到了公司这边:一位百万富翁因为疲劳,医生给他开了奎宁水提神,他没有意识到水里还有镭,在医生的热心推荐下,他在数年里喝下了上千瓶镭药水,他断气时体重只有90磅。他的遗骨也被做了同样的测试,呈现了大量的亮点,把其中一块脊椎骨的轮廓清晰地勾勒出来。

镭姑娘的遭遇给大众带来了觉醒,医生和劳工权益组织开始向大公司复仇。最终美国镭公司同意和解,用一揽子补偿方案,包括保证支付镭姑娘们的所有医疗费用,和一次性10,000美元的现金,以及每年400美元的退休金。姑娘们接受了,因为没有人觉得自己能活过20岁,这除了起码可以支付她们的丧葬费用,还能给家人留笔小钱。镭姑娘之一的凯瑟琳·秀珀的下巴那时已经碎裂,她提出了每人250,000美元的赔偿要求。

镭姑娘们的故事之所以能被载入史册,是因为她们促进了医疗和劳工保障的进步,从此美国的工人如果因为工作环境造成的伤害,可以依「镭姑娘」的判例起诉雇主,劳工安全从此也获得了极大的进步。并促成了《劳工法》的建立,「职业病」的概念,也随之写入法律。

[-]
胜诉时刻

凯瑟琳·秀珀对律师说:「如果我得到了赔偿,我可以给自己的葬礼上多放点玫瑰花吗?」


小编按:

上文中的奎宁水,也叫汤力水,本身是不会含有镭的,应该是医生添加。
而且根据蛋友abb的看法,他喝的未必就是奎宁水(原文中为Tonic),而是普通的「药水」。

这里存疑,希望有考据帝给予指正

[Junius_Lou via io9 & wired]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6
赞一个 (14)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