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3.06.29 , 23:00

新□□花样百出,政府招架不住

[-]
根据联合国□□与犯罪办公室的报告,好消息是吸食□□和可卡因的人越来越少, 至少在西方国家是这样。坏消息是他们找到了各种各样的合法的新□□来寻找刺激。

联合国□□与犯罪办公室在最近一篇报告中写道,当传统□□吸食衰落退潮时,所谓的“新型精神药品”却层出不穷。这些新型时尚的药物种类有234种,数目远超已违禁的药物。拥有 “新型精神药品”的联合国成员国数量从2009年的166个涨到了2012年的251个。

下表中右边排列的药物名称依次是:新型精神药品、哌嗪类、色胺、苯乙胺类药物、合成兴奋剂、合成□□类
[-]

说新□□“新”,并不是指它们最近才被发明的,而是说人们最近才开始服用,以达到改变状态如幻如仙的目的。哌嗪类,现在是一种迷幻兴奋剂的配料,而在上世纪50年代,它主要用于治疗肠内寄生虫疾病。氯胺酮,以前是一种马安定剂,现在却是一种非常流行又便宜的迷幻药,绰号“Special K”。最广泛服用的是“Spice”之类的伪□□,里面含有一种化合物药效跟四氢□□酚一样。

在美国年轻人中,最流行吸食□□,其次就是这些“新型精神药品”。在欧洲,□□最普遍的是波兰、英国、拉脱维亚和爱尔兰。在这些国家中,年龄介于15到24岁之间的吸过毒的人达8%。

[-]

这些药物的“新包装”让它们看起来很安全,但其实,比如说氯胺酮,能引起心肺损伤。被称为“浴盐”的那种合成药物会诱发“狂犬病性的行为,像抓□□、踢撞,还有歹意释放。”

联合国□□与犯罪办公室说:“这敲响了□□问题的警钟,但这些药物是合法的,可以公开销售的,新精神药品还没有进行安全检查,所以远比传统□□更危险。”

报告还指出,这些药物通常来源于东南亚制药业,要控制管理它们就像打地鼠一样永无止境,因为这些药物的分子结构已经被改变,所以不受国际禁令影响。2012年,美国国会将26种精神药物列入《联邦列管物质法案》,但这些药物不断以“新面孔”出现躲避法规。即使某一个国家能进行有效控制,但它们的生产和销售配送又可以转移到另外一个国家,所以□□交易依然可以继续。

报告还披露,2010年,可以购买到新精神药品的网上商店有170家,而到2012年1月,这种商店增加到了693家。面向中东和非洲的交易线路也日益增多,不过这些交易和利益最后通常被恐怖分子所控制。

新的□□问题的出现不仅涉及公共卫生安全,也是在向试图建立国际法例的执法组织进行挑战。禁药机构主管James Capra 告诉ABC记者:“一旦我们规定这些药物不合法,犯罪组织就会改变药物中的某一个成分,从而改变药物的整体结构,最后变成新的合法的药物,然后我们又禁止,他们又再玩花招。这就是我们面临的问题。”(像打地鼠游戏那样) 本文译自 Quartz,由译者 panpan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2.5
赞一个 (1)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