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3.06.20 , 21:35

WHAT IF: 奇海试航

如果我们在「汞海」、「溴海」、「液镓海」、「液钨海」、「液氮海」和「液氦海」里划船,会是什么个情况?

-尼古拉斯·阿伦

小伙子化学不错,这些怪海我们就一个个来看。

汞和溴是目前已知的常温下是液态的化学元素。你想在「汞海」里「荡起双桨」也不是不可能。

「汞海」的密度非常高,你把钢球放海里它也沉不下去。你的船浮在「汞海」上,连个褶子都压不出来,你得使上吃奶的力气才能把桨插到「汞水」里。

然后,你就划拉吧,划不动嘿~ 让你在「汞海」里划500米你得累死过去,而且你千万别溅起「汞花」。

[-]

「溴海」的密度到是和水差不多,理论上可以在「溴海」里荡起双桨。

但是,「溴」这个东西……比如说吧,闻起来可带劲了;溴就是「臭」加上个三点水;如果你有鼻炎加持,那还有一件事,就是「溴」和很多东西能发生化学反应,你千万不要驾个铝船出「溴海」,否则:

[-]

如果这还拦不住你出海,那么先看看这份「用溴安全指南」,给你摘录几句:

「许多灼伤和溃烂……」
「消化道穿孔……」
「永久性角膜损伤……」
「眩晕,焦虑,抑郁,肌肉不协调,情绪不稳定……」
「腹泻,拉血……」

所以记住,千万别划桨划出声来。

「镓海」 是个怪东西。镓的熔点只比室温高一点(29.7°C),就跟奶酪一样,你用手是拿不住的。

密度没有汞那么高,所以你可以划得动桨。

但是,和溴一样,千万别把铝船开进「镓海」里,为铝(和其它金属)会像海绵一样猛吸镓,然后吸满镓的铝船会和打湿的纸一样一碰就烂

古人云:溴镓随波千万里,劝君勿坐铝船游(这个国家的古人有点怪)。

「液钨海」 就不太好玩了。

钨的熔点是所有元素金属元素(注:原文有误:Tungsten has the highest melting point of any element.)中最高的。所以「液钨海」有太多的「我都没见过你让我怎么讲」的特性。研究的困难在于……我们根本找不到什么容器来盛住「液态钨」,所有你能想到的容器,还没等钨块热出汗,它们就先融化了。当然,还是有两个真汉子合金可以考虑,比如「碳化钽、铪」,比钨的熔点稍微高了那么一点点,但是它们都没法来做容器。

我还是来给你描述一下「钨海」会是个什么样子,首先,我明确告诉你,「钨海」温度高达3422°C。但更形象的解释是:
钨水太烫了,如果你把钨水倒进岩浆里,钨水就瞬间结冰了……

不用说,你驾船游「钨海」,你和爱船就都烧成灰了。

「液氮海」就太冷了。
「液氦海」更冷,它们都比南极最冷的温度还低,接近绝对零度(没法再低了,再低就二次元了),所以这两者比起来,船上的人不会感到太大的温度差异。

在一份「液氮操作安全说明」里,有这样的话:

「和有机物会发生狂暴的反应……」
「会爆炸的……」
「会置换室内的氧气……」
「造成突然窒息……」
「烧衣服……」

液氮和水的密度差不多,所以可以「荡起双桨」,但是你也荡不了几下就碎了。

如果你是在室温条件下出液氮海,温度会迅速下降,你和你的小船会被浓重的水气包围(就跟你拧开装着液氮的罐子一样)。让你和你的船马上结霜。

温暖的空气会让液氮蒸发,置换排开掉空气中的氧气,你马上就憋死过去了。

就算气温很低,不会马上造成液氮挥发,那你也很快被冻死了。

「液氦海」 就更要命了。

就说一个,它只有液态水密度的1/8,所以你需要造一艘8倍大的船才能漂着。

[-]
看来我们需要一艘大船,好在不用担心鲨鱼了

但是「液氦海」有一个小把戏,当它温度低到2个开尔文(-271.16°C)时,氦变成了「超流体」,它具有一个奇怪的特性,会因为毛细作用力而沿着容器向上爬。一秒钟能爬20厘米,所以不到30秒,你的小船就进水(氦)了,然后,就跟在液氮海里的死法一样,你就被冻死了。

但是在临死之前,你还是能找点安慰,你会能看到一个奇怪的现象:「超流体贴膜」。
它会迅速给你镀上一层「超流氦膜」,并发出声波。但除了声波,它还携带这一种特别的波,一种沿着「氦膜」缓慢传播的的波纹,这只在「超流体现象」中才能被观察到,它有一个「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名字:第三声

[-]
液氦的潮流体现象,液氦正在「爬」出容器(wikipedia

不过,你的耳膜或许很快就废了,没法听到这种「天籁」,但是当你被冻死在一艘大船上时,在临死之前,耳朵里充满了这种从没有人听到过的声波。

虽死尤荣。

本文译自 xkcd,由译者 Junius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7
赞一个 (6)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