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3.06.15 , 00:04

又见回声定位:用耳朵看世界的盲人 Daniel Kish

现年47岁的Daniel Kish自幼失明,但这并没有影响他以不可思议的方式积极向上地生活。他骑车远行,徒步在山间远足。失明的他能做到这些?因为他能熟练地使用回声定位能力,蝙蝠能在黑暗中找到方向捕捉猎物也是这个原理。

自打有记忆起,Daniel Kish就失明了。刚出生的他就被诊断为成视网膜细胞瘤患者,视网膜受损。13个月的时候,为了保命,医生不得不摘除了他的眼球,现在他的眼球是假的。他从来没有看到过树、汽车或者另一个人。但是他可以用回声定位法完美地驾驭甚至详细描述身边的一切,很小的时候他就开始练习这个技巧了。从根本上说,Daniel是用声音去看的。每一种环境和事物表面都有自己的声学信号,他用舌头发出一种简短而尖锐的声音来确认它们。他发出的声波以每秒钟1000英尺(约304.8米)的速度传播,碰到身边的事物后反弹回来,并以同样的速率传到他的耳中,告诉他身边的东西是什么、在哪个位置。

[-]

Daniel Kish 说:“我2岁就开始用回声定位了,或者更小的时候,但那时候我其实不懂。我深深地怀疑那些目光如炬的人们会思考或注意自己为什么能看见,所以我也没怎么想过为什么我能以这种方式看见。”但是他很快就弄明白了,自那之后他不断磨砺回声定位能力,现在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一个西班牙科学团队对Daniel进行研究,发现他用舌尖激烈抖动触碰口腔顶部而发出的响声,在声学上来说非常完美。即使是机器,也不能做得到他这么好。Daniel说回声定位对人类如此好用有两个因素:第一个是大脑两侧耳朵的定位能力。当某人叫我们的名字时,我们很少会弄错方向。因为声音会首先到达最近的耳朵,大脑听觉皮层有足够的时间处理信息。第二个是我们卓越的听力。我们的听力远比我们的视力好,比如我们不能看到紫外线或红外光,但我们可以听辨八度音,这就证明了这一点。我们可以听到身后的声音,或者是角落里的声音,而且即使在完全封闭的隔音室,我们的世界怎么都不会是无声的,因为我们可以听到自己体内的器官。

Daniel说他通过反射回来的声音在大脑中形成身边事物的三维图像。他告诉BBC记者:“这并不是说我真的可以分辨出金属和木头,但是我可以说出它们在结构上的不同。举个例子,木栅栏在结构上比金属栅栏更粗厚,当四周寂静无声,木头反射回来的声音比较迟钝、温暖。”

2000年后,Daniel创立了一个小型非营利组织,取名World Access for the Blind,专门为视觉受损的人教授回声定位法。来自25个国家的500多名学生参加这位真人版蝙蝠侠的课程,尽管没有重要的美国盲人组织支持他的使命。美国盲人联盟认为回声定位法对大多数盲人来说太复杂,甚至有个别人还认为Daniel“可耻”,因为他教授的舌尖抖动是一种令人恶心的、不正常的行为。但是Daniel厌倦了那些“盲人最好呆在家里,努力记住周边的路,依赖别人的善心去完成最世俗平凡的任务”的言论,所以,不管有没有人支持,他还是继续领导他的组织,为那些想学习回声定位法的学员提供用耳朵看的机会。

本文译自 Oddity Central,由译者 panpan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7
赞一个 (3)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