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3.06.04 , 13:43

人为财死:五花八门的贩毒方式

[-]
塞在巴士座椅下的12磅□□把亚利桑那州一位育有7个小孩的母亲送进了墨西哥监狱。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这几年贩毒者运送□□的花样越来越多,不再是往座椅下塞□□那么小儿科了。现在,他们挖空心思了地往车里塞各类□□,譬如说把座椅里的填充物全部挖出来换成□□,抑或直接扔在油箱里。

就在前几个月的时间里,美国海关和边境保护局就分别在亚利桑那州的诺加莱斯(Nogales)缴获了2000罐用墨西哥胡椒罐子封装的□□;在德克萨斯的德尔里奥(Del Rio)一辆小卡车上的干草捆里发现了300磅□□;在加州的沙尔顿市,警察在一个汉子的大腿内侧发现了3磅的甲安菲他明;在厄尔巴索的一尊石膏雕像里发现了600磅的冰毒。

[-]

早在2007年,加拿大边境在对加勒比的航班行李进行检查时,就从一个行李箱的圣经里缴获了价值100万的可卡因。贩毒者先是把书给拆开或者划个口子,然后把用塑料袋装好的□□塞在书里。但唯一的破绽就是:这些书都太重了,双手捧着读都难。

一名从哥伦比亚来的巴拿马妇女在西班牙机场因为在边检回答问题时错误泛出,随后在问话的时候工作人员发现了她□□上缠着带血的绷带,被带至医院后医生从□□取出了两个填充物:3磅的可卡因。

去年九月份的纽约肯尼迪机场,海关人员觉得两名从圭亚那来的游客的爆炸头爆炸得有些夸张,遂将其截下检查,最终在她们的假发里发现了4磅可卡因。

1993年,德国当局就在一名哥伦比亚男子的义肢里发现了7磅可卡因,身残志坚的他说每带1克□□就有3美刀的收入,也就是说这一趟点儿不背的话至少净赚9000刀。另外,在2011年南卡罗莱纳州的一名男子也试图用他的好帮手义肢贩毒,当时他在等公交车,可惜的是被路过公交站的骑警嗅到了可卡因的气息,行动不便的他被乖乖制服,然后警察在他的义肢和背包中均发现了□□。

一名巴西男子化身□□试图在卢布塞尔乘坐航班带货,可惜的是早些时间条子们已经收到了风,随后他们在□□的小内内里摸到了3磅的可卡因以及一部存有联系人的手机。

在巴西呆了6年的一名尼日利亚技工准备在回家前干一票大的:把近6磅的可卡因塞在了烤鸡的腹腔里然后带回国,遗憾的是烤鸡里的不明蛋状物被眼尖的边检人员发现了。

汪星人一些意大利人眼里跟骡没两样,他们把3磅可卡因分装成几个胶囊后强迫几只汪星人吞下,警方称他们计划在抵达目的地之后杀狗取囊。

2004年,秘鲁警方在一只从墨西哥运往美国的冷冻乌贼里缴获了足足1500磅的可卡因,据估算至少价值1700万美刀,讽刺的是乌贼的表面还覆盖了一层胡椒粉相信是用于驱赶缉毒犬,显然这个方法行不通。

一个厄瓜多尔贩毒集团把3磅的液体可卡因渗于一家潜水学校的假证书再将其烘干,之后放在馅饼里并用食品盒包装后送往纽约,抵目的地再还原成□□。本文译自 NBC News,由译者 燃燒的盒子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6)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