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3.05.25 , 20:08

那些被玩坏的科学工程

当某个研究项目玩不下去了,研究人员不是抱怨实验室空调不足就是抱怨经费不够(其实很多时候是目标不切实际),必然的逻辑就是搞一个更大更好的实验室和更多的钱,直到纳税人造反砍掉这个项目,然后嫌恶地抛弃这些科学设施……或者,真如科学家宣称的那样:人类通过科学家们的智慧和苦劳,撕掉了物质世界的面纱,撩开了宇宙的秘密,揭示了存在的真理,并给自己争取到了一个车位,然后嫌恶地抛弃这些科学设施。

虽然,当今大部分科学设施,会随着研究的进展而改造,以符合试验需求,但有些设施不是因为太奇葩而没法改变用途,就是拆迁费比造一个还贵,干脆大门一锁,钥匙扔臭水沟里不管了……于是「宇宙大炮」趴在在赤道上捂锈长毛,「军秘级监听台」成了著名打野炮的圣地。

一起来看一下这些科学家人类曾经玩坏过逆天工程。


美国德州超级超导对撞机的坑

咱德州什么都大,包括挖了个几十亿美金的坑...

[-]
工人们正在隧道挖掘作业

在大家不停吐槽欧洲CERN的LHC可能毁灭世界之前,美国人在上世九十年代初,差点就得到世界上最大的粒子对撞机。

[-]
这货在德州华兹堡地下开建,这事如果能成,应该足足有LHC的三倍大。但是项目开工不久,数十亿亿美元的巨额超支就逼迫国会,在它把美国坑为二流穷国之前,就咔嚓了这个无底洞项目,仅留下了这14英里隧道和一些地面设施在德州沙漠里长草。

[-]

[-]
但貌似美国人还不死心,把隧道灌满了水,以防哪天美国发了可以抽干水了继续玩。


巴巴多斯宇宙大炮(HARP计划)

这可能是加拿大人干过的最出格的事。

[-]
冲出地球,飞向宇宙这件事,并不是朝天开枪这么简单,但并不表示没有人真的这么玩过。

这门超级加农炮正躺在枫叶国巴巴多斯岛上,虽然它看上只是一杆锈迹斑斑铁棍,但它可是1960年代美加合作的象征,这对好基友计划用一门超过100mm口径的巨炮(最后达到了420mm),打破火炮发射高度的纪录。项目由弹道导弹科学家Gerald Bull负责,他把两门军舰上的舰炮焊接起来,改造出来一门大到军队都不想签收的身长36M巨怪,不过它确实创造人类火炮的纪录(至今):93公里。

于是Gerald觉得军队不要没关系,可以拿来打卫星。但美国国会又不□□,在美国被加拿大人坑为二流穷国之前,终止了资金支持,项目搁置。

[-]

然后教授又不知道怎么地惹到了摩萨德,玩坏了自己,被刨坑埋了。

[-]
孤独的怪炮,至今还在海边等着炮手归来...


核灾村(内华达核武器试验场)

村子盖好了,就差核弹了。

[-]

[-]

关于大杀器的科学需要大场地,1950年代,美军方在尤卡平原搬砖起楼,简易砖房和面带微笑的木头人偶成为这里标志性的符号,一次次被蘑菇云荡平,一次次再建。

[-]

大老远跑来看热闹的年轻人,着装清凉,以为站在「安全区」里,戴一幅太阳镜就能挡住紫外线和核辐射(后来证明安全区根本不安全!)

[-]
现在这里被开发成了景点(你敢去么?!)


柏林魔山监听站(TEUFELSBERG)

美国国家安全局NAS的冷战产物

[-]
用二战废墟堆成的人工山体,故名魔山,山上就是曾经属于最高军事机密的监听站。

美国人用它,在冷战时期,监听东德苏联方面的无线电通讯。在柏林墙倒下以后遗弃。

[-]

巨大白色的雷达球顶是它的标志性建筑,但真正让它出名的,是关于ECHELON(梯队间谍监听网络)报道,ECHELON被认为是冷战时期美国用来监听全球通讯的巨大窃听网络,虽然ECHELON从未被官方承认过,但TEUFELSBERG被认为是这个网络中的一个节点,而且是为一一个被遗弃的节点。

[-]

有报告指出,废弃的TEUFELSBERG现在控制在一伙暴徒手中,向游客收取一些拍照钱。

[-]


美空军武器实验室-核动力实验装置 (ATLAS-1)

世界上最大的全木结构装置

核物理学家不都是炸弹超人,还有飞行爱好者和木匠...
1970年代,美空军实验室在新墨西哥州,阿尔伯克基的一处秘密军事基地中,开始实验核动力战斗机发动机。砸钱买实验飞机可以理解,但替国会省钱,用木头建造实验装置是何苦呢,而且这套木匠活完全用榫头卯眼结合,不用一颗铁钉。

[-]

原来为了得到精准的电磁脉冲数据,排除一切金属物体干扰,美空军可是请来了最好的木匠搭了个大戏台。

[-]

1991年,更安全和准确的计算机辅助设计就出现了,这美军史上最牛木匠活就被遗弃了,成了沙漠里白蚁的乐园。


地球圈2号

生物圈二号”在工程学上的成就远大于自然科学。

[-]

移民火星现在还只是个梦想,不光路途遥远寂寞难耐,就算到了火星,如何在火星人的地盘建立一个供地球人自娱自乐的生命维持系统也是个棘手的问题。上世纪80年代,石油大亨 John P.Allen决定先在地球上做这样的试验,砸钱改了一个超豪华暖房:地球圈2号。

3.15英亩,全玻璃钢结构的封闭建筑内,人造出一个与世隔绝,自给自足的循环生态,包括森林,沙漠,甚至是一片微缩海洋。一群志愿者被关在里面狂欢,但是严禁出入,包括任何与外界的物质交换。

[-]

扛了2年后,呼吸困难和饥荒,加上巨大的心理压力,终于让里面的人分裂成敌对的两派,原教旨主义者坚持死扛到底,现实主义者一派最后夺门而逃。

[-]

后来调查发现,地球圈2号的水泥地基出现了问题,水泥在硬化的过程中,默默地吸收走了大量二氧化碳,造成绿色植物产氧不足,而且蟑螂和蚂蚁形成了物种优势。

第二次闭门测试虽然把水泥地基用特殊涂层包了个严严实实,而且试验成员也达成了食物自给自足的目标,但在试验进行2个月以后,管理团队内部发生了严重分歧,以致于闹上法庭,法庭对管理团队发出了驱逐令,并将管理权移交给了另一家公司。

被驱逐的团队成员心有不干,几天后回到地球圈2号,砸烂了几扇玻璃,打开了气闭门,造成地球圈2号与地球母亲好好交谈了15分钟,使得这次试验的科学数据毁于一旦。

[-]

之后团队领导一直走马换将,资金支持也出现危机,试验终于在1994年6月草草结束。

1995年,哥伦比亚大学接手了地球圈2号的管理工作,结束了试验任务,并将其改造成会议中心和宾馆。

[-]

几经转手之后,目前地球圈二号由CDO Ranching & Development,一家房地产开发公司管理,计划在地球圈2号附近地块,开发更多房地产项目。


科拉超深钻孔 (Kola Superdeep Borehole)

我们对深空的了解,远远多于我们对地底的

[-]

有时候,所谓科学的高度,也可以是负的,苏联人在1989年,把一个坑挖到了-12,289米。

[-]

苏联人不但在太空和美国人怄气,在刨坑这件事情上,苏联人也不甘落后。

然而,专注于防止美国成为二流穷国的美国国会再次立功了,挖的差不多就得了,很快咔嚓了这只刨坑不赚钱的项目,然而苏联人非但没有停工,反而越挖越来劲,以科学之名,他们在克拉半岛,挖了不少于三个这样的深坑,其中最深的一个代号「SG-3」,达到了12289米的历史记录(目前保持世界第三),感谢苏联人的执着,关于地球内部的科学数据如泉涌一般来到地面,一直挖到岩石成为流质,人类的钻头已经无法承受地球内部的高温高压为止。最让科学家□□的是:苏联人在地下12英里深处超高温高压的环境下,竟然发现了浮游生物,这NASA的同事们找到了自信,去向国会申请经费,继续探索宇宙生命。

[-]

[-]

九十年代初,科学家终于成功把前苏联坑成了二流穷国,苏联轰然解题,克拉岛上的钻井平台也随之被遗弃。

[-]

但「科拉深坑」给人类带来关于地球的知识飞跃式进步,确实应该给前苏联科学家记上一功。


玛雅人的天文台(公元前906年)

没维基百科,也没麦当劳,连插座也没有,玛雅人就瞪着肉眼搞天文了

[-]

玛雅人的椭圆形天文台遗址,坐落与墨西哥的奇侵伊察(Chichen Itza),玛雅人不仅展示了高超的建筑技术,而且在此观测太阳,月亮,甚至金星。

[-]

在古老茂密的丛林中,它的外形竟然和现代的天文台极其相似,半塌陷的穹顶上,还留有几个观察窗,玛雅人它们用来观测金星的运动。很难相信,在这样的条件下,玛雅人竟然能得到如此准确的天体知识。

[-]

伫立千年的古天文台,向现代人展示了祖先对于最大胆的科学梦想。


特斯拉塔(Wardenclyffe Tower)

人类最早的无线通讯实践

[-]

或许,这家伙没有上面那些庞然大物来得刺激,但这座矗立在长岛上的铁塔,也是足以载入史册之物。

1901年,神奇科学家特拉斯从石油大亨摩根(Morgan)那里获得15万美元的资助,由著名建筑设计师 Stanford White操刀,开始了他的「跨太平洋无线电广播和输电」实验。特拉斯雄心勃勃,想要在摩根的巨额支持下,在这栋砖房里,借助187英尺高的铁塔完,完成向全球无线输送电力的梦想。夜空里,特拉斯的铁塔会产生巨大蓝色电弧。

[-]

但特拉斯的疯狂计划,在1901年12月,被Guglielmo Marconi抢先,Marconi成功从英国,向纽芬兰发送了人类第一封电报后,摩根立刻撤走了资助。为了还清巨额债务,特拉斯不得不在1905年关闭了实验设置并遗弃。

[-]

现如今,人们正在努力将特拉斯塔改造为博物馆,纪念这位传奇科学家。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0
赞一个 (13)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