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3.03.16 , 16:21

那一刻,我死了:死后重生的幸运者的自白

[-]

六个月前,我死了。

我对那段经历毫无印象,但是已经有无数个人向我复述无数次那个故事,以至于我好像也作为旁观者目睹了整个过程。那天我在公寓楼的健身房和室友Sam一起锻炼,而事故发生时我正在跑步机上跑步,突然觉得自己好像不行了,于是转过头去告诉Sam自己要昏了。于是,我真的崩溃了,摔到了跑步机的传送带上,摔破了膝盖,倒在地上不省人事。Sam一下间惊呆了,之后叫了人帮忙。一位私人教练和他的客户赶来帮忙并叫了救护车,同时帮助Sam给我做了心肺复苏术。只是,我的皮肤还是渐渐失去了血色。

[-]

当时我的心脏应该是进入了心室纤颤的阶段。心室纤颤是一种心律失常的表现,通常伴随一系列不规则的心电信号。此时,心脏不再正常收缩,就像是癫痫发作一样。短时间内,心脏无法正常泵出血液使其流向其他器官。我所经历的就是通常所说的“心脏性猝死”。

急救人员很快就赶到了现场,但是他们并没有奔到池子旁边展开急救。一切都是按部就班的进行的,这些医生们并不想惊扰太太多人。当医生们赶到我旁边时,他们将仪器放到我的腹部开始实施心电除颤——让大电流通过我的身体。在第一次尝试之后,别人告诉我说我仍旧处于心律失常的状态。第二次尝试之后,心率恢复正常了。

[-]

不过,在那紧张的4分30秒之后,从医学上说,我已经死了。

接下来两天我都处于昏迷的状态,医生们将我的体温控制在32摄氏度以避免再度发生脑损伤。在这段时间内,我又患上了肺栓塞和肺炎。每次我看到医生的时候,他们都很惊讶:“这三个重症中的每一个都能让你归西。不过你居然活下来了!”的确,我活下来了。接下来几周内,每天我都在重症监护室内,鼻子里插着氧气管,胳膊上插着三根管子,每天得吃10片药。Sam和我的两位母亲Laurie、Kerrie整日陪在我身边。

[-]

接下来你听的故事可能会略让你失望。那些从死亡线挣扎过来的人们经常提到自己体验到下落、炫光、记忆闪回、领悟到事情真谛、见到上帝(#这不就是死了么...)等等经历。我身上呢?一个也没发生。

当我重获知觉,终于明白身上发生什么事情之后,我把个小时内都在盯着医院的墙。其实,我根本没感觉到生活有什么变化。我没有任何悔恨或是什么感觉。另外,我也想不到要改变生活之类的事情。胸部插着的不知道多少根管子、困在监护室里,这种孤独寂寞的感觉只是让我想到了:我想回到过去的生活。

我已经对无数人讲了这个故事,很多人认为我很不幸,一个21岁的小伙子得了心脏病,多可惜。但我不这么认为。在那些经历心室纤颤的人中,只有5%活了下来,而这些人里也有一半以上脑部受损。这就是说,能完全恢复的人仅占2.5%。而我呢?不仅完全恢复了,同时周围也有这么多最亲近人陪着我。

如果说我从这次经历中学到了什么的话,绝对不是“充实地或者”或者“永不后悔”,而是真正感觉到自己是个幸运的人。感受到自己很幸运能让你发现并欣赏周围很多从未注意到的小事,让你觉得,你实际得到的比值得拥有的多得多。感知幸运需要一种我们经常忽略的谦逊的态度。

对我来说,是在失去一切之后,我才想起来自己有多幸运。

本文译自 Sash,由译者 pwwp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7
赞一个 (6)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