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3.03.16 , 12:35

75岁的荷兰女王,和她的蛋糕帽

荷兰女王在她执政期间以她大量的帽子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她在公共场合戴的帽子也同时透露出了她的性格。在今年四月,她将把国王的权杖交给她的儿亚历山大·克劳斯·乔治·费迪南德。人们不光回忆她在位时的动荡,同时也会想念她对于收藏帽子不可思议的固执。

[-]
图:荷兰女王贝娅特丽克丝·威廉明娜·阿姆加德在她75岁的生日。

[-]
她的帽子属于她性格的一部分,就如同她的微笑,铁一般的纪律和意志。在拜访阿曼首都马斯喀特一个清真寺时,虽然贝娅特丽克丝按规定佩戴了面纱。但是头巾并没有遮盖她大部分头发,甚至是她的帽子。

[-]
她还有一颗来自外太空的心,正如2002年庆祝女王节的庆典中,一个UFO在她头上着陆。
UFO离去后的空虚她将在浴缸边用强烈的自信来代替。

[-]
向您的火山致敬,克林贡和风暴骑兵至上。在2006年的女王日她表现出了对未来时尚的嗜好。

[-]
但是丑角艺术同样起到一个例证作用:2009年女王在墨西哥城,为了代表她的祖国,带着一块奶酪坐在女王的座位上。

[-]
2000年10月在乌特勒支,女王带着一块逼真的奶油小蛋糕和他的丈夫Claus一起登台。

[-]
两朵小白花插在黑土地上:如果画中的先生在场,看上去也会恭维女王的帽子两句。照片拍摄于2012年8月在海牙举行的法学协商会议期间。

[-]
2012年1月迪拜,拍摄于上张图片之前。女王穿了同样的衣服两次,但是配了不同的帽子。

[-]
在女王执政期间,无论什么情况下她都保持着镇定。同样也能保持她的帽子在脑袋上。照片拍摄于2011年对德累斯顿Palucca舞蹈学院的访问期间。

[-]
所有人都不理解:为什么上面这张照片女王没有戴帽子。2013年女王访问新加坡与新加坡总统陈庆炎敬酒时只戴了王冠。也许在这个岛国除了口香糖,女帽也是禁止的。

[-]
“太美好了!刚好能戴在我帽子下面!” 也许女王会这么想。2011年对弗莱福兰次访问时人们把这个王冠交给了她。(#貌似3D的)

[-]
帽子是阶级的象征:女王殿下极大的卷边帽子显示出她在王室唯一的统治地位。在2006年四月王室大厅中的一次公开午宴,女王向她的儿媳妇和亲家母明确了这条铁则。

[-]
几个星期前,在前面的女王并不知情:2006年对阿根廷国事访问的时候王储夫人戴了一顶奢华的大遮阳帽子,但是女王马上以双层帽子回敬了她...

[-]
...2001年女王在民政局王子登记结婚的时候更是胜过一筹-4层的帽子。

[-]
根据未证实的传闻女王大人有很多不同款大小但同样颜色的帽子,为了能高高的堆起来回敬那些竞争者。1998年在奥斯纳布吕克的威斯特法伦条约纪念日上也许能印证这一点。

[-]
并不是总是会有多层帽子幸运的掉落。在2004年的议会演说时,女王殿下的两层帽子稍稍交错,如同堆叠的果盘。

[-]
为了准备与朋友“亲亲”的场面,女王放弃了突出的宽边帽,这样即使在努力交战的时候也不会滑下来。2008年访问她访问曾祖母Emma公主在瓦尔德克的城堡时,与瓦尔德克和皮尔蒙特亲王及他的夫人Cecilia拥抱的时候。

[-]
另外一方面帽子也可以当成分隔符用:2011年女王一家在国事访问中与柏林市长KlausWowereit在一起。带着帽子。

[-]
2003年在曼谷会见泰国国王普密蓬时,女王大人为公共场合所选的帽子与政府首脑专用的遮阳伞非常相衬。只不过它可能是倒过来的。

[-]
在她母亲,前任荷兰女王Juliana的国葬中,贝娅特丽克丝和她的妹妹Irene在2004年3月全身白色装束出席。这身装束同样也出现在这年十一月他们父亲的葬礼上。

[-]
在2000年卢森堡大公亨利的继位的时候贝娅特丽克丝女王顶着由线圈技术编制的圣诞鸟巢结帽子,它在比利时国王阿尔伯特二世前面显得非常尊贵。

[-]
“我们不需要别的的英雄”:Tina Turner的着句歌词似乎在暗示荷兰女王。女王在2011年访问埃森老煤矿的时候带着这顶诙谐的皮毛假发。

[-]
在2012年9月王子节行驶的镀金马车里,陌生的羽毛打扮着女王。

[-]
并不是所有用尝试羽毛做的经验主义装饰都能成功,比如在2009年九月,女王在海牙议会开幕典礼上所带的鸵鸟毛酷似降临节花环。

[-]
即使当2011年荷兰女王对罗马尼亚进行国事访问的时候-看上去也许像一只拔了毛的老母鸡-女王总是保持着她独特幽默。

[-]
贝娅特丽克丝女王的人民深深的爱着那诚实,守纪和古灵精怪的集与一身的女王,并且模仿她的帽子,希望她永远不要把帽子摘下。

本文译自 Süddeutsche.de,由译者 Anis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6
赞一个 (5)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