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3.03.09 , 20:29

□□ star告诉你在业内的种族歧视问题

[-]

□□影星Aurora Snow回忆,在12年前我步入成人行业,我的代理问了一个最让我困惑的问题,我是否愿意拍摄“杂交”。我当时完全不知道他在说什么。那个老男人解释,“你可以跟黑人搞吗?”我当时被这个听起来像是种族主义的问题震惊了。当我坐在这间布满灰尘,烟雾缭绕的办公室时,我突然觉得我处在另一个时代:白人与黑人。

我胆怯的回答,“当然可以,我不知道这之间有什么区别,那只是身体的颜色罢了。”

现在,我知道了在镜头前的种族问题是一个相对复杂的主题--特别是在神奇的□□行业领域了。

“种族主义是存在的,当然成人片也不例外。”行业标志性人物Kristina Rose说到,她已经拍摄了超过400部成人影片。在这种数目下,fans是很难发现表演者是否曾今避免拍摄“杂交”的。但是上个月TMZ(八卦网站)指出Alexis Texas在她拍摄的100多部影片中找不到黑人男主角。

一个原因可能导致□□拒绝与黑人合作的可能是大小。因为成人片里面的黑人出演者都拥有超级巨型的武器。那些垂直后的家伙相当可怕。我就知道一位演员的尺寸就像个可乐罐。(在我职业的初期,我拒绝跟他合作演出,因为我害怕他的尺寸。)

但是更主要的原因还是对于日后前途的担忧。在这个产业的大多数的女孩被代理或者是同行告知拒绝“杂交”能延长她们的职业生涯。我相信这是一个过期的成功秘诀。我的经验告诉我成人观众比那些大多数是老白人的业内老板要进步的多。自从2000年,业界就有一个观念--如何延长你的职业寿命。首先她应该从足交开始,然后是女同,接着是跟白人搞,然后是跟黑人搞或者是献出□□。那个时候有几百家公司从事这个行业,成人片爆炸式发展,成为了一个价值几百亿的产业。

Kanye West 的“hell of a life”中暗示,一个当下流行的传说。那就是厂家会付较低的价格给那些拍过‘杂交“片的□□。Rose分享了她在2007年的经历,“我被我的代理告知拍杂交得不到一样的薪水,我真希望自己没听他的,如果我在当年一开始就拍杂交片,我可能就拿到当年的Performer奖了."这个奖相当于奥斯卡最佳女主角奖。在我的经验中,给予这些建议的代理大多都是老白人。

据一位知名代理,”排行第一的理由,这并不代表是真,那就是'我的家庭不会喜欢我做这个.'"我也听说过这种解释,我有遇到一打女生告诉我,她们认为如果被发现拍成人片,家人更容易接收非杂交片。

Tee Reel很骄傲身为在业内历史中少数的几名黑人代理之一。同时他有着男优的双重身份,对于一些□□对于杂交的态度表示接受,“作为黑人,对于那些声称‘我不愿意拍杂交片’的□□,我并不生气,我还跟一些这类□□在屏幕之外发生了□□。”

大多数女孩只是听取她们的代理建议罢了,这些代理除了在业内指导她们,还会给她们私人生活做出建议。很多女孩从美国各个州飞到加州拍成人片,有的女孩在她们的州,黑人的比例只为2%。“有的时候她们是第一次在黑人面前裸体,这并不说她们是种族主义者,只是没有机会罢了,就好像□□问题一样,很多女孩在她们的私人生活中压根有发生过。”Reel称。

我生活在加州的一个种族混居城市,这个多元文化的城市并不能代表整个美国。
我并不能精确的指出在成人业内到底存在着多少种族歧视,或者在我们社会中。但是观众还是持续购买着一种杂交片,片中大多描述的是壮硕黑人大战金发女。这就是事实了,厂商,代理,□□都在追求最大利益,同时能摆脱这个恼人种族的问题。可能种族主义问题并不是业内的自身问题,而是消费者和市场的需要罢了。

在今日,对于业内大多数人来说,It's just business.

[-]
(□□影星Aurora Snow)

本文译自 thedailybest,由译者 tom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4
赞一个 (9)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