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3.01.27 , 00:56
132

科学证据:我们或许真的没有自由意志

[-]

人类到底有没有自由意志这个问题我们已经讨论了上千年了,包括去年煎蛋上的《八大未解哲学问题》中也有“我们有自由意志吗”这个问题。近几年对于这个形而上学的根本性问题的讨论也仍然没有停止,电影《云图》中都可以看到对自由意志,因果关系和决定论的探讨。不过,在研究这个问题的人群中,神经系统科学家所占的比重越来越大,这不光只是一个哲学问题了,它也是科学问题,是关于人类如何感知世界的问题,是我们从怎样的规模和层面看待世界和宇宙和“更大的世界”的问题。每一个哲学流派都有不同的世界观,宇宙观和视角,你也可以说,宇宙只是一场幻影秀,所谓的自由意志,甚至可能连因果链,输入与输出结果都没有关系——它可以是完全形而上的。

下面是 iO9 上,关于神经系统科学家版本的“为什么我们或许真的没有自由意志”。

的确,从历史的角度看,哲学家在这个问题上很有发言权。正是他们的思考导致宇宙决定论(Determinism)的产生。决定论认为人类的认知,举止,决定和一切行动都是因为先前的事儿引起的,这个因果链从原始宇宙时期就存在着,并且从未间断发生,所以在这个因果的宇宙中,自由意志是不可能的。所以,以时间为线索,则所有的事件都可以被预知,因为它们只是众多选项中的一个;非决定论(Indeterminism)作为与决定论对立的观点,认为人所作出的选择在不同情况下不尽相同,就像昆虫对刺激的反应一样是不经思考而随机的,虽然很多百科词条认为非决定论是对自由意志的绝对肯定,不过如果是非决定论的,即随机而没有模式可循的,那么自由意志的定义也会改变;剩下的也就是妥协的产物,自由主义(Liberalism)和相容论(Compatibilism)了,它们认为自由意志是存在的,而决定论和自由意志在宇宙中相容,即“弱决定论”。

上面几条就是目前关于这个问题在哲学上的几大论点,不过对于哲学无感的人来说,自由意志的执行过程和大脑不无关系,所以要解决这个问题,我们也需要一些实实在在的科学证据——比如那些可行可试验。

早期的一些大脑实验显示(煎蛋的文章中也提到过),“人早在自己大脑意识到之前就已经做好了决定”——有时候这一点十分明显。这个结论的出现让很多科学家和哲学家都感到很忧虑——我们甚至得不到对自己大脑的完全控制。

同时,不是每个人都被这个实验说服了。要证明自由意志只是幻影,还有更多的科学实验要做。

准备电位(Bereitschaftspotential/BP

早在上世纪60年代,神经学家就意识到在大脑中存在着一些奇怪的现象。

德国科学家 Hans Helmut Kornhuber 和 Luder Deecke 发现了一个现象,他们将该现象命名为“准备电位”,英文是“readiness potential”。这个现象就是,大脑会先于我们的意识进入一种特殊的状态。这个发现开创了一个全新的研究领域。

[-]

在要求实验对象移动他们的手指(自发性行为)后,Kornhuber 和 Deecke 的脑电图(EEG)扫描显示,在运动皮质区有缓慢的负电势势移,而势移的发生早于实验对象的身体移动。根据这个现象,他们不得不得出结论,潜意识决定了移动手指的行为——这完全就在他们的意料之外,也是违背常理的。

不消说,他们的发现另科学界很不安。自弗洛伊德的时代起,很多认知科学家,医学家就接受了人类在做决定时体现出的“命运决定性”("deterministic"),只不过他们对这个理论并不十分重视,甚至在做研究的时候会有意忽略它。

上世纪80年代,一个叫 Benjamin Libet 的科学家做了一些后续的实验,更加巩固了 Kornhuber 和Deecke 的工作成果。他采用的是相似的“动手指”实验,只不过在实验中加入了时间的观测。后来他所得到的数据是,人脑的准备电位比人类的意识还要快0.35秒。

根据这些数据和现象,Benjamin Libet 总结出人类没有自由意志。我们所认为的自由意志,或许只是一种类似“否决权”的存在,即我们并没有能力决定开始某个行为,只是在它被实施之前,大脑能够提出否定的意见,在最后一步决定行为是否能够有效。

现代检测手段显示相同结果

新近的神经科学家运用了更多的先进技术来研究这一现象,其中包括使用功能磁共振(fMRI)和植入式电极,不过加上了这些最新的科技之后,准备电位(BP 现象)凸显得更加明显了。

[-]

举个例子,一项2008年由 John-Dylan Haynes 带头进行的研究结果与 Libet 在实验中所收集到的数据和得出的结论很类似。在让参与者进入磁共振扫猫仪后, Haynes 告诉参与者们在闲暇时用左手食指或右手食指按下一个按钮,不过他们必须要记住自己按按钮的具体时间点和按了按钮之后屏幕上所显示的一个数字。

实验结果相当惊人。Haynes 的数据显示,BP 比参与者的自觉意识(conscious awareness)快了整整一秒——而在其它几次相同的实验中,这个时间差甚至达到过10秒。随着自己研究报告的发表,他告诉《自然》的记者

我们的第一反应就是'得去检查下这个数字是不是出错了。'在这个研究中,我们做了很多合理性检查(sanity checks),比其它任何实验都要多。

他说,所谓的“认知延迟”,可能是由大脑中一个更加高级的控制区网络造成的,它在做决定和判断进入自觉意识之前就已经提前做好了准备。基本上,大脑的这一部分会在无自觉意识的状态下提前进入准备状态,一旦某种特定组合的情况或条件出现,并满足大脑中的一种“备案”,就会传达给意识,随后行为被实施。

在另一个研究中,神经学学者 Itzhak Fried 暂时抛开了功能磁共振仪,希望能更直接地“挖掘大脑深处”。最后,他在参与者的大脑中植入电极,用于记录单个神经元的状态——这种操作能够为他提供精确到惊人的数据,具象化大脑作出决定的整个过程。

他的实验显示,在实验者有意识地作出决定按下按钮之前1.5秒钟,神经元就已经做出了反应。在700微秒的时间内,Fried 和他的同事们根据大脑中神经元的信号对实验者即将作出的决定作出了预测,准确率达到80%。一些特定情况下,这个数字甚至还能上升到90%。

各种实验,得出的都是类似的结果。

Fried 推测,当由大脑内部产生的神经元交合的信号发射速度变化,并且上升到一个临界点时,人类的“决断力”就产生了——即是说,内侧额叶皮层(medial frontal cortex)能在一个人意识到之前就做好决定。

“在某个时间,这些被预先决定好的事会被‘准许’进入到意识层,”他告诉《自然》。

而在林一个由 Stefan Bode 带头的实验中,他详细精确的功能磁共振实验显示,在决定最终到达人的意识层中的前几秒钟,他们就能根据大脑中的信号来“破译”和预测所谓的自由意志。

[-]
[-]

这项实验中有一点被 Stefan Bode 明确指出,他称团队在实验中发现了前额极皮层(anterior frontopolar cortex)的行为模式——它第一个,并且暂时性地搭载着与做决定相关的信息,因此前额极皮层理所当然地被算作产生“无意识的自由决定”的候选区域之一。

批评和争议

并不是每个人都赞同上述实验所得出的结论。自由意志存在与否是一个怀疑论的讨论,而这个讨论离结束还远得很。

[-]

在2010年时,W.R.Klemm 发表了一篇分析文章,在文章中他对近期神经学实验中对数据的解析方式表示了不满,在他看来这些声称得出了结论的实验不过是被过度简化了的实验法。

还有一些批评家对实验中“掐时间点”这一点颇有微词,认为用一些微小的时间差多少有些扭曲和误解了数据。

同样,主要被研究的大脑区域,也就是前运动辅助区/运动辅助区(pre-SMA/SMA),和前扣带回运动区(anterior cingulate motor area),而这两个区域仅仅只负责运动计划(motor planning)的后期部分;可以想象,应该还有一个更高级的大脑系统在发挥着意志和决断力的作用,而候选区域或许在上述两个部分之外。

另外就是实验对象——因为实验的方式已经被这样设定好——他们可能会被其它一些“预测决定”的信号所干扰或影响;研究者们也并不是在测量与实验直接相关的大脑活动。

总之,众人的意见在自由意志是否存在上仍然摇摆不定。虽然脑科学家,神经学家和认知科学家已经揭示出了越来越多关于人类思考和做决断的过程细节,但是要让大多数人信服还有更多的工作需要完成。

简单地说,如果说上面所提到的那些神经学家能够在让实验对象面临复杂决定时,在意识作出决定之前就能根据大脑内部活动准确预测出结果,那么再得出这个理论可能能够得到更多人的认可。不过这对于所有人类来说,从来就不是能够坦然面对和承认的事——自由意志只是一场幻影。

除了准确预测之外,神经学家还需要描绘出不同类型的做决定行为,并不是每一种“决定”都是相同的情况;动左手食指还是右手食指这样的决定和离婚还是继续,升学还是求职这样的人生重大决定性质完全不同——这是目前所做的研究的缺陷,但也为以后的更多研究提供了更多材料和广度。

科学,哲学与道德的模糊界限

实际上,[就算上述结论是正确的,]要将科学/哲学理论融入到人类的日常生活中也是一大问题。假设我们没有自由意志,那么人类所处的环境是不是只提供了运算的条件?我们到底能不能,该不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Daniel Dennett 最近一直致力于将自由意志的大讨论从历史的垃圾桶里拯救出来,他认为人类的自主能动性在某种限度下仍然有施展的空间——不过仍然有一些科学问题需要被证实。Dennett 意识到,经典定义中的“自由意志”几乎没有存在的可能性,而他正在做的就是重新为自由意志定义,并且证明它不仅存在,并且在很多情况下仍然能够发挥作用。他写道

[-]

直到现在,很多科学家关于自由意志的想法仍然十分天真。这个问题我思考得很多,并且我在尽我最大的努力纠正一些科学家所引发的错误理解。目前我已经取得了一些小的进展,不过这是一条很漫长的路。人类文明存在以来所诞生的,至少好几百万个哲学假设和问题,对于科学家来说都是一种诱惑。他们将这些哲学问题搬到自己擅长的领域上来,用自己的方式来解读它们,最后得出了一个“科学”的理论。我不能说这些结论都是假的。

不过它们的确都不是真的。我觉得这些研究的目的都是好的。他们想要阐明这些困扰我们一生的问题,只是他们错误地忽略掉了很多重要的点。关于人类与自由意志的讨论,我想要的是一个 博物学的最终理论,就像我们之中的每个人一样,但是如果你试图得出这个结论,你必须花上比那些科学家多得多的心血来进行全方位的思考,你要比他们做得更多。从好的角度想,我们再次将这个人类的重大问题放到了哲学家的面前,给他们些真正“有点意义”的工作。

Dennett 最近和著名的无神论学者,哲学家,作家,神经学者 Sam Harris 有很多交流。不过学界有不少人抱怨 Dennett 看问题的角度并非纯科学,而是偏向认识论(epistemological)的。

[-]

的确,Sam Harris 和他的著作所传达的是一种“是的,我们还没有最终结论,但是这又如何呢”的信息,以及[他认为]愈演愈烈的,关于自由意志的愚蠢信仰和浅显之见是时候停止了

一个人的意识思维,目标,以及努力,不管在哪一个瞬间,都是由他/她甚至不曾注意到的前因造成的。另外,就算是着一些前因,都是更大的起因所造就的——基因,儿时的经验,等等——这些背后的重大力量,就算对于一个罪大恶极之人,也是无法对其负责任的。关于上述两项事实的无知,造成了人类的道德错觉。当今,有很多人感到担忧,他们不知道是否有必要去相信自由意志的存在,尤其是在抚养后代的时候。

Harris 并不认为这场“自由意志幻影秀”是人们所说的“丑陋的真相”,也不认为这个问题就应该被“降级”到一个抽象的层面,供哲学家进行讨论。这是科学,他说,这是人类必须掌握的东西。“承认我们的意志是处在一条灌满了前因的河流中顺流而下,并不代表我们的思考,目标和行动对快乐的人生就不重要了——或者不快乐的人生,这不是重点,”他写道。

不过他指出,作出这些思考,并不就是说,让我们来尽快解决这个问题然后给出一个定论吧。毕竟少数人宣称的“自由意志的幻影”从科学的角度说,都还处在实验论证的阶段,更不用说还有更多的工作需要哲学家,进化生物学家,甚至是量子物理学家来完成。

举个例子:如果说我们的心智,所有的思考都不能自主地作出决定,那么为什么我们会进化出思考的能力,而不是直接进化出一个丧尸脑呢?而从量子物理学的角度看,生活在一个由无数可能性组成的,我们无法看清也无法掌握的宇宙中又有什么意义呢?

所以说,还有更多的工作需要人类完成。本文译自 iO9,由译者 keep_beating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8
赞一个 (32)

TOTAL COMMENTS: 132+1

[3] 2 »
  1. 鼓励
    @2 years ago
    2889459

    评论区太长不看,文章内容太长不看,只看了开头。
    神经系统科学家版本的“我们或许真的没有自由意志” 单方面来剖解是好的,但世界是综合的,因为诸多的因素才共同造就了这个结果,所以我们的存在是一出现就被困在这里面的死局啊23333

  2. q胳肢窝
    @4 years ago
    2091612

    这个很难说,如果说过去完全决定着现在,那么这个过去一定是指过去的全部,毕竟不可能出现 过去的一部分影响着我们而另一部分对我们毫无影响的。但既然是全部的过去,那么无论是过去的长度还是过去宇宙的大小都包括在内,而这两者都是无穷无尽的。而无穷本身就不是一个定数。所以这个对现在必定有影响的不定之数。对我们正常人而言确实很难下定论。当然,除非有一天我们能像释迦牟尼佛那样,遍知一切,究畅无极!

  3. 1949276

    这是一个物质的世界 所有的可能终将消亡划归为唯一的确定 我的宿命是死亡 我也可以确定我的死亡一定是正常死亡或非正常死亡的其中一类 因为一些机制的存在我们可以确定一些结果 变化的过程 我们永远无法具体预测

  4. 1949274

    自由意志如果依托生物体为本质 他终究收到生理运作机制的制约 彻底纯粹的自主违背生理本能的意志是否存在 我了解不到 不过有一天若自由意志真的能够完全体现自由的真意 那一定是意志脱离肉体和物质的那一天

  5. 1949272

    自由意志也不是一个终极命题 明了偶然与必然的相互关系才能更好的解读自由意志的存在的层面与机制

  6. 1949264

    宿命论是种归纳逻辑 根本上是排斥可能性的 对于个体来讲 其实只有生命终结的那一刻 他的一生才可以被归纳

  7. 1949262

    用宿命分析人太狭隘 人活着是被动态变化支配的 他的未来有无穷的可能性 只有活完了 才确定下来 只不过对宇宙来讲 这种可能性无关紧要 它足够渺小到忽略不计

  8. 1887649

    这讨论…很有意思, 但是挑点儿刺. 准备电位的出现先于动作电位的产生, 这能说明什么问题? 运动皮质区本来就是一个执行皮层, 它的活动必然受到更高级皮层的调控, 所以在运动皮层释放动作电位之前受到高级脑区的调控产生准备电位是很正常的表现吧. 换句话说意志完全可以先产生, 然后刺激运动皮层产生准备电位. 第二个实验文中下的结论更有意思, Libet本人就是一个坚定的自由意志论者, 他在2001年85岁的时候还说“我相信这世界上存在不受物理法则控制的自由意志与心灵场,但多数神经科学家似乎都避而下谈”.不知文中是怎么得到他认为自由意志不存在的结论的?具体到他的实验, 倒是可以对第一个实验我的解读驳斥一下. 就是Libet第一个引入了测试意志产生时间点的实验, 然后发现被试对意志的觉察产生于准备电位之后, 动作电位之前. 这里暂且不讨论意志产生与意志觉察之间是否存在差别. 光是在Libet的试验中, 就存在准备电位产生后, 有产生动作和不产生动作两种结果, 所以他认为在准备电位和动作电位之间插入的意志很有可能是一种自由否定意志, 即每时每刻产生无数念头, 但是我们有否定他们的自由意志. 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 “脑中意志的初生是无意识的,因此不能只是因一个人有反社会的冲动或念头便认定他有罪。但人对可能的行为是有意识控制力的,因而必须为自己的行为负责……身为一个实验科学家,我认为自由意志观是比决定论更正确的科学论述.” 到底有没有自由意志, 其实不像如今神经科学界流行的决定论想象的那么简单. 后面几个实验的论文没细看, 用哪个皮层的数据去预测行为本身, 将是决定他们结论可靠性的关键.

  9. 求知者
    @4 years ago
    1875917

    谁能给我定义下自由意志是什么??
    是潜意识吗?擦,这实验不是说人大部分决定事先安排好,但我们拥有否决权??有否决权不就能说明自由意志存在吗?!不懂 求教!!

  10. 一堆乱码
    @5 years ago
    1794362

    科学:没有最终结论前,一切皆有可能。所以还是签个婚前财产协议吧。
    你是自由的,做出选择吧,签还是不签。。
    神学:你的决定是神的指引,你注定属于并拥有他(她),你们之间所有的不信任都是对神的亵渎,一切契约(婚前财产协议)都是魔鬼的诱惑。
    神的安排,你要拒绝吗??

  11. 漆黑的miyoko
    @5 years ago
    1760536

    太长了懒得看,不过我觉得这与“自由意志”所指的定义有关。

  12. 1756842

    嗯~~其实要证明没有自由意志很简单呀~~
    首先:过去是无法改变的~
    然后:所有未来都会成为过去~
    所以~所有过去和未来都是无法改变的~

    其实我们纠结的是,我没没法预测未来~所以有些人会觉得人是有自由意志的~其实这只是人类的无知造成的困惑~~这个世界的真相是:所有的一切都是注定的,无法改变的~

  13. daydream
    @5 years ago
    1753060

    混煎蛋的看来没什么物理学得好的

  14. 洋物
    @5 years ago
    1750702

    女人在两性关系中没有选择权。她们一生中的所有机会都取决于她们能吸引到什么样的男性,和拒绝的权利。

  15. Romyzheng
    @5 years ago
    1749666

    我倒是希望自由意志不存在 自由太痛苦

  16. johndere
    @5 years ago
    1749362

    做一个试验.
    收集同一个人去搭讪不同的人使用的搭讪的举动,然后用使用基于贝叶斯原理的机械学习的算法,并给他的行为建模.
    在这个人在搭讪下一个人的时候.
    我们是否能够准确的预知这个人的所有举动?

  17. 1749068

    我认为“自由意志”仅在一件事上有重要的作用,那就是人的发展。我所关心的只是人能否通过纯粹的“自由意志”去改变自己的命运,去真正寻求自己想要的生活。如果要说结论的话,那大概就是绝对的“自由意志”是不存在的。一个人无法简简单单凭借坚强的意志去做成某事,因为这“意志”也是有前提的。对于我们常人而言,能做的大概只有在教育孩子时多给他接触美好的事物,提供一个好的环境,然后期待他/她能朝好一点的方向发展吧。

    最后说说科学。(本人目前在美国读书,学数学)一天去修电脑,一个黑人哥们问我信不信上帝。我回答我是不可知论者。这回答很装B因为我也没读过什么这方面的书。只知道这种想法介于有神和无神论之间存在,而且这么说既不会引起争端也不会太违心。我知道科学是不断进步的,是在不断否定过去的。今天的真理也许明天就会出现瑕疵,而这瑕疵的出现大多是出于实验的结果或现象与理论不符。这话未免太绝,我不是学物理的,所以也知道一些专业人士会觉得“不可能啊,某个公式是绝对绝对正确的”。当然,也有一大批人会以同样坚定的态度说“这世上没有神”或者“这世上有UFO”。

    我觉得科学理论只能去解释现象,并在一定范围内作出合理的预测,而且这预测是要通过证实的。而真绝对真理谁也不敢打包票。谁知道真正的超自然反科学的现象出现在你面前时你的嘴巴会张多大。我之所以不是坚定的无神论者,一方面是因为无法证明无神,另一方面是因为谁也无法预测真正的神会不会明天就降临地球,正如上面所说的量子运动的不可测性(似乎就连这一点都不确定)

    只能说这个世界很奇妙吧。也许在我按下“猛击发送”的瞬间,某人作出了人生中最重大的决定,而这个决定在很多年后改变了世界的模样,尽管我们谁也不知道没有这个决定世界会变什么样……

    (your comment is too long)

  18. 1749066

    也许在打了上面这么多字以后,我决定把它们全部剪切到记事本里面不发出来。发与不发,哪种才是“本来”的模样呢?

    以前也很调皮的想过。如果真的一切都可预测,比如说有一个上帝天天看着我们,笑眯眯地看着地上的芸芸众生按照自己的预测行事,然后我在作出一个决定前突然变卦,心想上帝看了肯定会生气。不过上帝会不会对我说,你的变卦也在我预料范围之内,你的思想就像如来佛祖手心的孙悟空,是跳不出我掌心的!

    不得否认很多事情的发生出于偶然。科学发现也好,重要决策也好。假如当年苏联潜艇里的那个军官犹豫了半天决定发射导弹,这个世界就大不同了。正如前面的评论所说,哪怕量子的运动也有规律,将其计算出来的代价也太大。有一段时间也想过这样的实验——假如时间能倒流,那么现在这个时间点的美国总统还是奥巴马吗?或者从小处说,自己身边最亲近的人还是原来那个吗?从科学的角度看,如果实验多次还是一模一样,那么一切都是注定的;如果有了变动,那么就不是一切注定,至少人类可以通过“自由意识”,不论它是自己可以掌控的还是自己无法意识到的。可惜这个实验现在做不成。我想说的是,本着科学的原则,对于“一切是否注定”这个命题,唯有通过实验来验证。

  19. 1749064

    全看完了,前面的评论也全看完了。

    以前一直相信没有free will而只有free won’t,似乎也是因为看了煎蛋的一篇文章。对此我也很有体会,就是很多时候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比方在买衣服的时候觉得这个好那个也好犹豫半天。不过对于不喜欢的东西可以第一时间说“不”。这大概就是大脑的“否决权”吧。

    多数人出生时都是一样的,一模一样。赤身裸体,尽情哭闹。但是越往后人之间的差距就越大,为什么?宏观的来说这是符合科学的,是符合数统领域的分布规则。但为什么是那些人?是命运吗,是已经事先写好的历史吗,还是人通过自己的选择得到的结果?如果时间能够倒流一次,世界还会是现在这个模样吗?

    不可否认环境的影响。人的发展,选择,兴趣,都是环境影响的结果。你受过的教育,和你共处过的人,你读过的书,你童年时接触到的事物,这些都是环境,它们造就了现在的你。而这些环境大多是人为造成的(不排除一声惊雷改变一个人命运的情况),就像一个钢琴家不可能生来就是一个钢琴家,如果他的父母不让他在早年接触钢琴,他是不可能学会弹钢琴的。

    这么看来,一切都是注定的。Everything is written. 这似乎和我们的教育所提倡的“要努力向上出人头地”的理念相违背。

    假如一个“卑微”人看了一部励志电影后决定奋发向上,那么他是要坚持下去还是很快回到原先的老路上来,取决于他的决心。而他的心智正如上面所说,是环境早就的。当然,也不排除那些自己不可控的心理因素,比如潜意识。现实生活中很多出身卑微而最终获得成功的人也不少,但是他们的成功是出于偶然的机遇,是处于“天赋”的个性,还是注定呢?

    假如另一个人看了这些文字表示不服,打算通过实际行动来证明“一切注定”是不对的。他打算和一个陌生人交谈并交换电话号码。那么他可能想了想觉得太害羞而不去付诸于行动,也有可能就去这么做了。那么哪一条才是“本来”的模样呢?

  20. 1748764

    一个由自然物质架构的活动系统,如果能借助自然规律为自己创造变化的条件,那么,即使基本的自然规律非常简单,它也能有逼近无穷的变化,就是相对而言地有摆脱自然规律约束的“自由意识”。
    《自由度演义》
    洪七空去逛汽车配件市场,用1个零件做成一个机器人欧阳轰,挑战他:
    “你这呆瓜,道理简单,动作死板,来打我呀,……我躲!哼,没啥可怕。”
    洪七空用2个零件做成一个欧阳轰,继续挑战:
    “呆瓜呆瓜!没啥可怕!……我躲!”
    洪七空用3个零件做成一个欧阳轰,继续挑战:
    “呆瓜呆瓜!没啥可怕!……我躲!”
    洪七空用10个零件做成一个欧阳轰,继续挑战:
    “呆瓜呆瓜!没啥可怕!……我躲!”
    洪七空用100个零件做成一个欧阳轰,继续挑战:
    “呆瓜呆瓜!没啥可怕!……我躲!”
    洪七空用10000个零件做成一个欧阳轰,继续挑战:
    “呆瓜呆瓜!没啥可怕!……我躲!”
    洪七空用100000000个零件做成一个欧阳轰,继续挑战:
    “呆瓜呆瓜!没啥可怕!……我躲!”
    洪七空用10000000000000个零件做成一个欧阳轰,继续挑战:
    “呆瓜呆瓜!没啥可怕!……我躲!”
    洪七空用1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个零件做成一个欧阳轰,继续挑战:
    “呆瓜呆瓜!没……__(*b。Z)\__

  21. candle
    @5 years ago
    1748340

    “我不能说这些结论都是假的。

    不过它们的确都不是真的。”这句话很别扭啊。
    原文是“ I think it’s very attractive to scientists to think that here’s this several-millennia-old philosophical idea, free will, and they can just hit it out of the ballpark, which I’m sure would be nice if it was true.

    It’s just not true.”

    It’s just not true.”

  22. 郝美丽
    @5 years ago
    1748274

    潜意识存在只能说不存在绝对自由吧,自由意志不存在整个看着都太不负责也太悲观了。( ̄_ ̄|||)

  23. 不知道是谁
    @5 years ago
    1748116

    我们的存在,只是为了存在,好可怕结论~

  24. 变化
    @5 years ago
    1747940

    不知道有没有人玩过《心灵杀手》(《阿伦醒醒》),里面的虚拟纪录片《夜泉》中有一个关于自由意志的故事

  25. 1747690

    不明觉历

  26. 蛋疼
    @5 years ago
    1747674

    罪犯的福音,罪犯可以说不是我的自由意识的错!感觉好像意淫呢?

  27. 袁了凡
    @5 years ago
    1747660

    看过了凡四训,再看这个研究,感觉就是为了给佛学提供科学依据一样。综合来看就是,命有天定,福有自取

  28. rayalynx
    @5 years ago
    1747424

    思考是一种必须借助于语言的行为,而下意识动作不需要这一点,所以下意识动作永远比思考(即起念)快,难道这就能证明我们不会思考吗。
    如果所有人类的活动控制乃至最复杂和高级的行为都能下意识来完成我倒是乐得轻松。

    另外,即使宇宙是既定的,那也是不可知的,唯一的演算机只有宇宙自身。别想着自己命运已定啦,愚蠢的人类。

  29. 寂静的枫
    @5 years ago
    1747034

    @Jubo: 我也赞同,人也许真的没有自由意志,从受精卵诞生,基因便决定了很多,就像一开始的裸机,以后我们所接受到的世界、社会、学识、他人都影响的我们,就像装了软件、存了无数信息的电脑,成了现在的样子,而我们的思想都建立在这之上,就像电脑执行的程序,这样的“意识”如何“自由”?

  30. 囧子
    @5 years ago
    1746986

    看完之后感慨万千啊

  31. 1746752

    我看到文章的结尾时,下面的广告内容是“关于基督耶稣”

  32. 南极大魔王
    @5 years ago
    1746718

    对于这种抽象的问题,我觉得我们还是讨论一下更具现实意义的话题吧。比如,法海为什么不懂爱?什么样的节奏才是最呀最摇摆?

[3] 2 »

发表评论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