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3.01.14 , 20:49
22

“彩色”照片里的俄国革命

1917年耶鲁毕业生所拍的惊人图像被曾孙女清理房间时发现,数百张在俄国革命初期去俄国旅行的历史照片被尘封了近一个世纪之后得以重见天日。

在曾祖父去世后,她打开他的一个旧金属盒子,发现里面有500多张手工彩绘的玻璃幻灯片,里面记录了1917年的一次不平凡的旅行,旅途中曾祖父看到了穿着厚重衣服的士兵,机关枪,战壕和防毒面具。

如今在2012年,尘封了近一个世纪后,这些幻灯被南加利福尼亚州的相机和照片收藏者Anton Orlov收购,在有了令人惊异的初步发现后,这些幻灯片被完全修复了。

[-]
日常生活:当时的耶鲁毕业生兼牧师John Wells Rahill所拍到的火车,在俄国火车出现在1917年晚期或1918年初期

[-]
俄国士兵:在500多张20世纪初期玻璃幻灯片中,其中有一张拍的是,在冰雪覆盖的战壕前,一个俄国机枪手站在那,旁边另一个士兵紧握着武器

[-]
队伍:Rahill的柯达相机镜头下的一群哥萨克士兵

“……2005年,我应邀来到南加利福尼亚的一户人家中帮助翻译识别一些神秘的图像,”Anton Orlov在他的摄影博客里这样记录对这些照片的初次发现。

他回忆道:“我爱老照片,因此很渴望能提供帮助。前往的路上,我所知的全部是那些东西是关于俄国的,很旧了。”

一打开陈列在他面前的大量的木头箱子,他被这几百张精美的玻璃幻灯片惊呆了,每张里都有一些人,房子,村子和显而易见的战争场面。几年之后他把它们全都买下,开始尽他所能进行修复。

Orlov向拍摄者John Wells Rahill的曾孙女了解情况,得知在1917年的秋天,当时的耶鲁毕业生兼牧师John Wells Rahil从美国出发前往俄国。第一次俄国革命的消息使这位年轻人热血沸腾,他想要亲自经历、记录下这一历史丰碑式的时刻。他端起相机,加入基督教青年会的战争工程部(YMCA's War Works Division)。

[-]
莫斯科:图中可见克里姆林宫,颜色是后来手绘上去的,跟几百张其余的神奇的幻灯片上的颜色一样

[-]
射击:图片注解上写着一群俄国士兵正朝一间可疑的房子射击

[-]
现代生活:火车站外,穿着厚衣服的士兵,有几个还好奇地盯着照相机看

他一路记录下人们的日常生活,从贸易市场到熙熙攘攘的大街,到跟他一起在基督教青年会工作的同事们。在买了许多拍摄中国和日本的照片后,他甚至挪出时间亲自去中国和日本看看这些地方——决心用自己的相机记录下那些景象。

1918年春天他回到美国,他把最得意的照片做成幻灯片以便跟他人分享。在基督教青年会他就他的经历和牧师的工作发表了演讲。但在1920年代的美国,那些在一战期间在俄国工作过的人们后来发现自己被恶意地贴上‘社会主义同情者’的标签。

[-]
前线:站在前线战壕里的,脸上戴着防毒面具的士兵

[-]
市场:俄国妇女拎着一串串洋葱,期望在市场上卖个好价

[-]
使命:在Valk,Rahill参与建造的所谓的军营前,自豪的士兵列在屋外

[-]
摄影者本人:图中Rahill站在那儿,和村里的三个孩子一起

他的照片最后被锁在家里的储存室里,直到被曾孙女发现。

祖籍也是俄国的Orlov说:“那些照片差点不被世人看到,因为在1920年代中期,它们被放到了储藏室的地下室里去了,85年之后的今天才被找了出来。”

在经历了折磨人的,费用大的500多张照片的修复过程之后,Orlov希望能在2017年,他本人能重走一遍Rahill当年走过的地方。作为一个热心的收藏家、摄影家和把一节旧的校车改造成一间移动摄影棚和暗室的改造者,Orlov的这间所谓的照片宫巴士(Photo Palace Bus)——旨在通过在不同的国家举办艺术展,讲座和演示来传播跟历史有关联的摄影艺术的知识——对向人们展示数百张照片帮助很大。

[-]
帮助者:俄国革命期间,跟Rahill共同努力的基督教青年会成员

[-]
工作地点:Rahill在俄国所拍到的基督教青年会士兵俱乐部内景

[-]
破坏:俄国一座遭严重破坏的街角大楼,旁边走过的人们继续着他们的日常生活

继一战照片系列之后,他近来发现在一家洛杉矶的古董店里有一个相机里藏有些遭受战争蹂躏后的法国的照片。

假如他能够通过接受捐赠和卖作品的收入达成他的财政目标,那么在Rahill旅行一百年之后,他也将进行他自己的俄国之旅。他告诉每日邮报记者:“我一直希望在不久的将来能找到一个私人或团体的资金赞助,来进行重拍旅行。”“我真心希望俄国系列最终能受到应有的关注。而且,作为一个俄国来的人,自从94年搬到美国后就再也没有回去了,我非常期待重拍之旅。”

[-]
动感东方:街上一个挑着两个水桶的亚洲男人被摄入镜头

[-]
长城:四个基督教青年会成员站在貌似中国长城前面

[-]
孩童:大部分身子藏在大缸里的俩孩子

本文译自 dailymail,由译者 shixinxin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0)

TOTAL COMMENTS: 22+1

  1. 幽灵
    @5 years ago
    1724703

    防毒面具好猎奇

  2. 幽灵
    @5 years ago
    1724705

    沙发了.0.?

  3. 1724723

    摄影很漂亮

  4. SOKOKK
    @5 years ago
    1724729

    总觉得看黑白照片才像历史

  5. 小贝儿
    @5 years ago
    1724735

    其实那位曾祖父是个时光旅行者,最后一张照片摄自北宋年间,即将出现一个举着大石头的小孩

    [105] XX [3] 回复 [0]
  6. Amazinglife
    @5 years ago
    1724777

    两个水桶 那个是不是馄饨神马的

  7. 小明
    @5 years ago
    1724799

    明明是中国,却感觉如此陌生

  8. 神棍江
    @5 years ago
    1724809

    今天怎么那么多毛子兵~

  9. 琪露诺
    @5 years ago
    1724817

    @小贝儿: 不是举着冻青蛙的小女孩吗?

  10. 利里诺斯
    @5 years ago
    1724835

    色彩是怎么弄上去的?

  11. 无良
    @5 years ago
    1724901

    拍的其实很有美感。

  12. 龟武者
    @5 years ago
    1724915

    以前也发过复原的旧中国彩照 感觉以前各国都差不多 唉~ 现在也差不了哪去啊

  13. 齐袄塞裤
    @5 years ago
    1724969

    “在俄国火车出现在1917年晚期或1918年初期”

    ——怎么可能?比大清还晚?

  14. 齐袄塞裤
    @5 years ago
    1724973

    欧洲人有歪戴帽子的传统。
    今天才发现所有的歪戴帽子都是向右歪的,无一例外。

  15. 大牙
    @5 years ago
    1725001

    @齐袄塞裤: 可能是为了保持平衡,据说大部分男的JJ偏左

    [32] XX [2] 回复 [0]
  16. 齐袄塞裤
    @5 years ago
    1725013

    @大牙: 应该发动所有有JJ的都去15楼投票。

  17. aSHELL-
    @5 years ago
    1725107

    居然用圆角矩形的玻璃片!!不想活了么!!!

    [22] XX [2] 回复 [0]
  18. yaguza
    @5 years ago
    1725179

    @齐袄塞裤:
    眼睛很敏锐啊。看了下原文是A train is seen sometimes in either late 1917 or early 1918 in Russia。 其实就是“一辆大概在1917年末或1918年初的俄国的列车“。俄国至晚在俄土战争时期已经有铁路运输了。

  19. 1725371

    1812序曲 有木有!

  20. justinf1981
    @5 years ago
    1725409

    除了屎黄色还是屎黄色

  21. 1725519

    在天朝,革命果实一直被窃取!

  22. 1726270

    这在天朝绝对不可能出现,只会在qiang chai的废墟中被N年后的考古学家发现然后转卖到潘家园

发表评论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