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3.01.14 , 01:48

真实的两女一杯?两个女性的固体排泄物移植经历

不要被题目搞得一脑袋奇奇怪怪的想法哦~这不是妮妮来科普以后不想看到的结果哦~anyway,开始开始。

人们常常通过打喷嚏,拥抱,□□,或者触摸同一个物体交换细菌。这都没啥,但是如果交换细菌能治病,而且一个医生给你的处方就是“新鲜热辣的固体排泄物100克,内用”呢?

这不是诡异的变态医疗方法。反而,这常常是一场与死神对战的博弈。煎蛋曾有报道过,大便移植是用来治疗由大量使用抗生素引起的严重腹泻的。其目的很简单,重建受者肠道内添加益生菌群,以对抗致病菌。

也许读者们小时候有过这样的经历,过量使用抗生素会导致腹泻。其中的原理就是肠道益生菌被误杀了。

在我们肠道中有大量的细菌,它们的数量甚至超过了我们自己的肠道细胞数量。细菌在我们的健康生活中起着尤为重要的作用。益生菌们帮助我们消化食物并且抵抗致病菌的侵袭。当这些益生菌被抗生素消灭后,致病菌就会趁机而入,伤害我们的身体。比如艰难梭状芽胞杆菌,这个细菌在数量众多时会导致严重腹泻。 所以,没有益生菌,我们的肠道在外来入侵中几乎没有抵抗力,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灾难酿造,发酵,最后夺门而出,一泻千里。
[-]

这样,大便移植的理论就很好理解了:师夷长技以制夷,以菌治菌,将益生菌引入受者的体内,重建肠内微生物菌落平衡。所以,最好的菌源就很明显了:一个健康人体内已经平衡的菌落。迄今为止,作为没有办法的办法,已经有几百名艰难梭状芽胞杆菌患者接受了大便移植。疗效不错!90%以上的受者都痊愈了。

但是大便移植远不是常用的疗法。在法律法规监管问题上,这种疗法很难通过审核。原因就是治疗过程中没有药剂或者医疗设备。由于疗法自身的特点,治疗方式很难用“随机临床测试”标准化。而后者正是医疗行业需要遵守的铁律之一。很多人都在担心这种疗法会成为新疾病的传播途径。根据疗法的操作需求,固体排泄物一定要新鲜提取,新鲜植入,所以,疗法就又有受者的心里接受度问题了。(话说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大部分的排泄物来源都是受者的配偶或者亲戚。)

为了跨越这些障碍,来自Ontario金士顿综合医院(Kingston?? General Hospital)的Elaine Petrof和Gregory Gloor制作了一个人造细菌鸡尾酒—一种共有33个不同细菌的模拟正常人便便的人造糊糊。这种“便便替换物”能够根据同一个配方重复烹制出来,而且,这种替换物可以充入受者的体内而不让受者感到不适,也减少了潜在的疾病传播的危险。换句话说,这糊糊基本就是一个给□□喝的酸奶。

Petrof医生说“我们在医院里有大量的艰难梭状芽胞杆菌病例。这些病人都在接受大便移植。这种疗法很有效,但是很原始,也很粗暴。我们觉得应该在保持其基本科学理念的基础上提升这种疗法。”

Petrof 和 Gloor 的人造糊糊是依照一位41岁健康女性便便来调制的。他们从这位女性的黄金固体排泄物中分离出了62种细菌。他们排除了所有有任何抗药性的菌落——有抗药性的就是人类曾经试着杀死的细菌,也就是致病菌了。没事谁也不想把这些主儿请进自己□□。于是他们得到了31个菌种。他们将这些细菌根据他们在健康的肠道中存在的比例调制成了糊糊。

于是我们就得到了这个标准化的糊糊。它内部没有任何致病菌,并且可以用灌肠的方式施治。(话说这个科技成果出来以后,妮妮估计很长时间都不会读到原论文中的“施治方法:将直肠镜慢慢从受者的直肠中慢慢抽出的过程中,将药剂均匀的洒在直肠中”这样新鲜热辣活色生香的文字了,为什么会有一股淡淡的忧伤呢……唉……)

迄今为止,团队在两个受者上检测了他们的药剂——话说这个施治过程被称为“充屎肠道”。两个病人都是70多岁的老妇人。一位病人感染艰难梭状芽胞杆菌并入院治疗已有18个月。在接受糊糊植入10天后,病人肠道功能恢复正常,艰难梭状芽胞杆菌全部被消除。而第二位病人则是艰难梭状芽胞杆菌第三阶段的患者,她也在3天后恢复了正常的肠道活动。

而来自布朗大学(Brown University)的Colleen Kelly 曾在过去5年里用此法医治了90个患者。她对这个方法很有兴趣。 “找到一个合适的排泄物来源对很多病例都是很难的事。”她和还提到了这个疗法很贵,也很耗时。“此外,很多医生都面对着法律法规上的障碍,常常无法对患者试行这一疗法。如果真的有一种安全而有效的替换疗法,对很多患者都是一件益事。”

Petrof 和 Gloor 也很清楚这只是一个实验。这个实验很有潜力,但是由于实验数量只有两例,我们暂不知道这种灌肠注入人造糊糊的疗法是不是有效,是不是可以广泛推广。因为,就像来自明尼苏达大学(University of Minnesota)的Alexander Khoruts医生说的那样“便便移植是一个对医疗水平要求很高的医疗操作。他自己就曾在多个病例身上操作过。

这个团队现在计划做进一步的动物实验,以期能改进动物的肠道内生态环境。同时,团队也在多个病例身上做实验。“人与人是不同的,所以最佳的肠道注入物的配方也是不同的。”

但在现阶段,最可行的方式还是直接热翔注入。本文译自 nationalgeographic,由译者 萝卜君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6
赞一个 (1)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