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12.23 , 16:58

瑞典男子因重金属上瘾拿残疾补贴

[-]

现在坐在电脑面前看这篇文章的蛋友中有金属党吗?下面是一些和你们有关的新闻。

在过去,能让人上瘾的是那些真正的好东西/违法的东西,比如□□,叶子,《足球经理》什么的——当然,不是说重金属不好,金属当然很□□了,只不过现在能让人上瘾的东西越来越多了——社交网络上瘾,玩手机上瘾,“鼠标手”,最近的一个,当然就是这篇报道的主题——重金属上瘾。

来自盛产金属的北欧国家瑞典的金属党 Roger Tullgren 声称自己是真的对重金属上瘾了,并且最后他成功地说服了瑞典政府发了残疾补贴给他。

根据 NME.com 的报道,今年42岁的 Roger Tullgren 说他仅在去年一年之中就看了超过300场金属现场——这可是平均每天一场的频率,(先不说这金属党的执着程度,瑞典作为一个高福利国家不仅给金属党发补贴,并且天天都有金属现场看...)Roger Tullgren 在过去十年间都将自己“找不到一个正常的工作”归结于自己“病态的”重金属上瘾——直到今天,他终于成功了!这不是他一个人的胜利,还是各种死磕 hardcore 的集体胜利!以后要是找不到工作,可以说自己是英伦上瘾,核上瘾,硬摇上瘾,盯鞋上瘾,后摇上瘾,□□ 上瘾,综艺上瘾,刷煎蛋上瘾等等等等——当然前提是,你要生在北欧...

现在 Roger Tullgren 有一个很勉强的兼职工作,那就是收起大胡子在一家餐馆里洗盘子,不过他现在可能不用愁没有看演出的门票钱了——因为瑞典政府已经开始因为他的“上瘾”给他发了残疾补贴。

“我填了一份表格,内容是‘Roger 感觉每次去看金属现场都是被内心所强迫,一有合适的演出他就不得不去看,这让他在劳动市场上几乎无法找到一个正常的工作。因此,他可能需要一些额外的参政支持’。所以现在就算我去正常的公司面试,我也可以穿着皮衣皮靴金属 T,按喜欢的样子打扮,因为我有了这份表格。”Tullgren 说道。

说到上瘾的“病因”,Tullgren 认为是当他还小的时候,他哥老爱在家里放黑色安息日(Black Sabbath)的专辑。所以这是“金属教父”奥兹(Ozzy Osbourne)的错——奥兹这一生惹到过不少的政府和团体,不管是私生活,言论还是音乐都充满了争议,不过金属党因为找不到工作而怪罪奥兹,这还实在是躺枪啊。本文译自 JOE.ie,由译者 keep_beating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

#奥兹2007年的现场,金曲 Crazy Train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0)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