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12.20 , 21:44

Gustl Mollath 的悲剧经历

[-]

现年56岁的Gustl Mollath可能是当今德国民众中最受同情的人。有关他的文章也是德国网络中评论次数最多的。目前任何关于他的新闻都会在德国政坛引起相当的震动。当然这一切都得从头说起。

1956年11月7日出生于拜仁州纽伦堡的Gustl Mollath,4岁丧父,20岁(注:20岁基本上德国高中的平均毕业年龄)那年以全校第二的成绩从高中毕业,进入大学里学习机械制造。24岁那年母亲因癌症过世。结业后他MAN公司的审计部门工作了两年,接下来自己创业建立了一家专门改装法拉利跑车的汽车改装店。在那里他认识他未来的妻子Petra,一家银行员工。这个妻子能对他的未来产生如此大的影响,可能是谁都没有料到的。

2000年Mollath的改装店由于经营不善而倒闭,他也由此失业。他的妻子Petra是德国一家大型银行HypoVereinsBank的员工,主要负责私人财产管理这方面的工作。从90年代中期Petra开始替一些在银行建立起的老客户私下往瑞士洗钱,Mollath本人也曾多次也陪同其妻子前往瑞士进行交易。当交易金额越来越大时Mollath本人无法再容忍这种行为,多次同妻子争吵。而Mollath本人则私下对妻子的种种非法行为作了详细记录。当矛盾升级时,各种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2001年8月12日,Petra控告Mollath在此日对她有进行施暴,医学证明却是2002年6月3日给出的。

2002年5月份,Petra迁出两人共同居住的公寓。

同年8月8日,Petra用传真发给了Mollath一份医学证明的副本,意图对他施压,企图逼迫他放弃对洗钱一事的追究。

同月Mollath给Petra的工作单位HypoVereinsBank的高层去了信,请求帮助,但是银行方面没有给出任何回应。// 后来才知道因此Petra以及其他相关员工被银行开除。

同年11月份Petra前往警局报案,控告2001年8月12日Mollath对其施暴。

2003年1月02日Petra再次前往警局报案,控告Mollath非法持有枪支。

2月19日,12名警察前往Mollath住所进行搜查,最后找到了一把无需许可的老式气枪(注:在德国枪口动能低于7.5焦耳的气枪不需要持枪证。)

03年9月25日,关于Mollath对其妻Petra施暴的案件开庭,法院决定暂缓审理该案件并指定专家对Mollath进行精神鉴定。

03年12月9日,Mollath正式向纽伦堡检察局递交控告,控告其妻洗钱行为,并列出的他多年搜集的证据,包括金额,帐号,客户姓名等。

04年Mollath夫妇正式离婚

04年2月19日纽伦堡检察局来信通告Mollath其控告没有确凿证据,因此终止调查。

4月22日,Mollath施暴的案件再度开庭,法庭指定的专家在没有同Mollath进行任何诊断性的谈话的情况下做出报告,认为Mollath拥有严重精神病状况,但是无法确诊为何种病症并建议住院观察。法院随即下令让Mollath住院观察,直至诊断结束。

5月26日,Mollath对4月22日的判决提出的申诉被驳回。

6月30日,Mollath被正式逮捕,进行住院观察。

9月16日,Mollath出院,法官指定新的专家对Mollath再次进行鉴定。

05年7月,专家再次鉴定认为,Mollath有偏执性妄想,尤其是关于其前妻的洗钱行为。但是该专家根本未和Mollath进行过任何对话。

12月区法院决定将此案上交至州法院。

06年2月区法院根据专家报告裁决将Mollath临时关入精神病院。

06年4月24日 – 09年5月14日,Mollath关押于Straubingen地区医院精神病中心。

8月8日,区法院正式判决Mollath无罪,但是因为其精神状态而责令Mollath需进入精神病院进行治疗。

07年2月,Mollath上诉卡尔斯鲁尔联邦法院被驳回

4月,Mollath申请出院。

9月,一份专家报告认为Mollath无需住院护理。

10月,法院要求再度调查Mollath的精神状况。

08年6月,专家证实05年7月的鉴定。

09年5月,Mollath关入拜罗伊特地区医院精神病中心直至今日。

这件事情在2011年受到了媒体的关注,主要因为Mollath夫妇的好友的一份宣誓证明里的两段引用Mollath前妻话:
“如果Mollath敢告我和我的银行,我就整死他。我有的是关系!你可以跟他说,到时候我也会去警察那里告他。他脑子是不是有问题啊,我得找人好好查查他的精神状态,我得给他挂些什么问题,况且我也知道怎么整。”

“如果Mollath乖乖闭嘴的话,他还能得到他那50万欧的资产,这是我最后的话,他自己看着办吧。”

在这期间Mollath只有很少同外部交流的机会,他的朋友无法同他联系,他也没有办法同外界交流。对于一个正常人来说这种待遇比监狱都要残酷。

一年过去了,这件事情又有了新的转折。一份当年HypoVereinsBank的内部调查报告浮出水面。银行当年对Mollath的指控给予了高度的重视。报告称Mollath的指控是完全正确的。

一石激起千层浪,Mollath不仅没有患有精神病,而是一直都在讲真话,大众震惊了。司法部门,检察机关,医学鉴定同时如此对待一个无辜的市民,大众震惊了。

[Webboy via Gustl for help & ZEIT]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0
赞一个 (4)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