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12.13 , 16:47

托马斯·莫尔的《乌托邦》已经实现?

[-]

你可能认为我们永远不会居住在乌托邦里——因为乌托邦是一个想象中的完美社会,在现实生活中根本无法实现。不过再仔细想想,空想社会主义者托马斯·莫尔(Sir Thomas More),《乌托邦》的作者,首次提出这个完美社会之概念的人,在描述乌托邦时,曾提到了一些现在看起来有点怪异的细节——其中有一些在我们现在的社会中很容易找到。

下面是一些托马斯·莫尔对“理想社会”的描述中,已经“实现”的几条。或许有读者会反驳,乌托邦根本就不是完美社会,但是毕竟在过去的500年间,乌托邦的本意就是完美社会,因为在托马斯·莫尔的年代,《乌托邦》中的很多内容都在讽刺当时的欧洲政治家,天主教神学,并表达了一种对柏拉图式人与自然状态的向往。

所以本文并不是从理论角度来探讨这个问题,而是娱乐性质的。从下面几条来看,现代人类已经生活在乌托邦之中了!

结为夫妻前,伴侣双方应该看过对方的裸体。

[-]

这是一个乌托邦习俗,今天的社会中,美国人对这条习俗的遵守可能是最为严格的——对于乌托邦公民来说,这一条的重要性在于知道你在婚后即将与其结合的身体是什么样的。

已婚夫妇双方“不合”准许离婚

乌托邦式的离婚当然没有你在加州离婚那么简单——乌托邦公民需要得到乌托邦参议院的批准才能离婚——不过只要你和配偶真的不太合适,这完全是可行的,离婚并不困难。如果你的配偶对你劈腿,你也可以离婚,但如果是这种情况,小三之后就只能做奴隶(不是□□...)了。

公民随时都受到不间断的监视

[-]

鉴于乌托邦从某种角度上也算是一种“共产主义社会”,在这个社会中没有私有财产,公民除了自家务农,其它时候的工作都是为了社会共同利益,所以管理者有充分的理由和动机确保每一个成员都在尽自己最大的奴隶贡献社会。乌托邦的社会粘合剂就是公有制,每个人都可能被政府调查,监视。在今天的发达工业国家社会——当然私有财产是必须存在的——不过监视是无所不在的,大街上,超市里,社交网络上,移动通讯中。

公民在公共场合用餐

[-]

此举显然也是为了压缩乌托邦公民的私人空间——不过这同时意味着,住在乌托邦的人要吃东西,都下馆子。

“跟随罪犯一生的印记”

[-]

这一条在乌托邦的具体措施就是让罪犯穿特殊的衣服,留特殊的发型——除此之外,更加显眼和无法改变的是,如果罪行是偷窃,小偷的一只耳朵会被切掉。在当今的美国,重罪犯犯下的罪行会在档案里停留一生,在有的州,重罪犯甚至无法在大选时投票(“甚至”...)。某些特定行业严禁招收有犯罪记录的人,不能进入政府机构工作,不能进入陪审团,某些特定公民权力受到限制。

政府允许甚至鼓励安乐死

[-]

这一点在美国还不是十分确定——马萨诸塞州的一项“有尊严的死亡”提案刚刚被否定,不过在美国,安乐死的概念已经被越来越多的人所接受,那些被绝症的病痛所折磨的病人在未来的某一天应该可以为自己选择一种有尊严无痛苦的死法。

夫妻同上战场

[-]

在美国,夫妻当然并不是一起上前线,肩并肩作战——不过类似的事确实会发生——夫妻同在军队服役。乌托邦的这项举措是为了给前线的士兵更多战斗的动力,在乌托邦,独自一人从战场回到家乡是一件丢脸的事。

本文译自 iO9 ,由译者 keep_beating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6
赞一个 (7)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