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12.10 , 14:42
52

那些因为“太难看”而被忽略的濒危动物

人们总是会保护那些外形漂亮的动物,是否那些外形丑陋的动物就不需要保护了呢?

熊猫,山地大猩猩,老虎,这些动物因为濒临灭绝的而闻名世界,外形也是令人赏心悦目甚至可以说是可爱。但是研究世界上最珍稀的动物的科学家们发现,许多极为珍贵濒危的物种体貌特征绝非传统意义上的可爱,而这也正是它们的独特之处。

一项由伦敦动物学会发起的计划正在致力于提高公众对这些“丑陋”动物的关注和保护意识。 “就我来说,这份名单上的所有动物都挺可爱的,”项目指挥者Carly Waterman说。“但是其中有些动物需要更多的保护和关注。”

下面介绍几种代表性动物,他们可都不可爱:凶恶,毛茸茸,皮毛竖直,鼻子大,皮包骨。

长喙针鼹
这种鼻子奇长,爪子锋利的动物是世界上最古老的哺乳动物。长喙针鼹是三种卵生的单孔目动物之一—与鸭嘴兽同属一科。长喙针鼹已在地球上生活了1.2亿年。 “很多医学研究都想找出其存活至今的秘诀,”来自澳大利亚阿德莱德大学的Peggy Rismiller博士说道。

[-]

Rismiller从20世纪80年代起就在研究针鼹鼠,他说,如果科学家有机会进一步研究这种动物的生物学特征,“我们或许可以从中获益。”但针鼹是一种罕见而羞涩的动物,这使得研究异常困难,长喙针鼹只分布于巴布亚新几内亚,它们以泥土中的蚯蚓为食,其超长的鼻子就是觅食工具。2万年前,气候变得干燥,赖以生存的湿土耗尽,长喙针鼹在澳大利亚灭绝。令人感到意外的是,它们的脑容量巨大,这也引起了科学家的兴趣。

[-]

长喙针鼹脑大脑一般都是由新皮质构成的,这种灰色物质为长喙针鼹提供了推理,学习,记忆能力。人类的新皮质含量只有脑容量的三分之一。令人沮丧的是,恰恰是因为长喙针鼹太聪明,使得对它们的研究难上加难。

Rismiller和其团队曾将无线电发射机连接上短喙针鼹身上来研究其活动,结果发现它们能竟然能从无线电接收机的声音中听辩出来。“他们能听辩出他们自己的发射机的声音。”Rismiller博士说道。“一听到这声音它们就会逃走。


恒河海豚
另一种缺伐保护的大鼻子哺乳动物是恒河海豚。 这种强壮的海豚生活在淡水,有一个布满利齿的长嘴巴。和很多淡水海豚一样,恒河海豚生活的水域能见度差,所以它们的眼睛小,没大用。动物学机构的Nadia Richman三年来一直研究这种动物。她说,恒河海豚是“孟加拉,印度,尼泊尔淡水流域现存的唯一一种肉食动物。”“恒河海豚也是两种淡水海豚之一,另一种是中华白海豚,已于2007年灭绝。”(国际自然保护协会曾把中华白海豚列为极危动物,但是很多研究者认为已经灭绝。) “恒河河豚是极为重要要齿鲸,因此这种物种的消失意味着进化史的断层。”Richman承认恒河海豚的外表的确有点倒胃口。“但是一旦你了解它们的性格你就会知道它们也有“可爱”的一面。”“孟加拉当地人叫这种动物“uchu”,孟加拉语意为“跳跃的鱼”,如果运气好看到它的头部,会发现它们一直在笑。”
[-]


马来穿山甲
穿山甲是唯一一种全身被鳞甲覆盖的哺乳动物。穿山甲全身覆盖在层层角质鳞甲之下,鳞甲成分和犀牛角和人的指甲相类似。民间谣传鳞甲药用价值巨大,使鳞甲有很大的市场需求,穿山甲不幸濒临灭绝。穿山甲鳞片可作为中医的药材,并号称能包治百病,从哺乳期妇女催乳到治疗癌症。但是没有证据说鳞甲能治疗任何一种疾病。

[-]

肯特大学的Dan Challender把穿山甲作为他的博士学位研究课题。Dan Challender认为穿山甲不仅力量惊人,还异常坚硬灵活。“他们矫健得像体操运动员,”他说。 “我曾见过母穿山甲背着幼崽倒挂在天花板上行。”至于为什么穿山甲的遭遇没有获得大众关注,他认为是因为曝光太少。“我认为大家并不了解这种动物,”他说道。“穿山甲其实很“潮”,只要人们见过它就会喜欢上这种动物。”

[-]


中华大鲵
中华大鲵是世界上最大的大鲵品种。它长度最大可达1.8米。Waterman说现存只剩3种大鲵。自从1.7亿年起它们就开始独立于其他两栖类进化。当然这种动物外表也不漂亮。

Arkive网站—一个提供图片,动物学说明和野生动物的资源库,这样说明“中华大鲵的皮肤为棕色,黑色或青色,有不规则的斑纹。”“由于没有鳃,山椒鱼要通过皮肤进行呼吸,这使得它的皮肤显得粗糙,褶皱且多孔。”但是Waterman说这个大型的,光滑的爱干净的动物,可是保护航道的有功之臣。中国政府致力于提高人们对这种动物困境的关注度,曾在2010年的上海世博会上对向公众展出了15条中华大鲵。不幸的是,据中国环球时报报道,所有15条中华大鲵全部死于“高温和嘲杂的环境。”

[-]


马略卡岛蟾蜍
‘“没有箭蛙聪明,也没有Kermit(《大青蛙布偶秀》的主角)的绿色,也更没有Jeremy Fisher(《青蛙吉先生的故事》书中的一只青蛙)或Toad of Toad Hal的严肃,”已在动物学研究机构研究了这些蟾蜍五年的Trent Garner这样说道,“但是这种蟾蜍性格上还是很可爱的。”

[-]

人们于20世纪70年代在马略卡岛发现马略卡岛蟾蜍的化石,几年后居然发现了这个物种的现存个体,于是人工繁育与再引入项目便紧锣密鼓的展开。不幸的是,再引入项目除了把蟾蜍带到了岛上,还带来了恶性传染病原两栖壶菌。Garner认为这并非项目的过错。项目工作人员已经尽其所能排查了所有有可能侵染两栖动物的传染病原,”他解释道,“遗憾的是当年壶菌还未被发现。”两栖动物保护者们正竭尽全力抵抗致命的壶菌,这也是Garner博士希望人们来关注这种身陷困境的小蟾蜍的原因。

提到这位保护计划形象大使候选者的卖点,科学家表示雄性马略卡岛蟾蜍是名符其实的好父亲。“它们会一直背负着受精卵直到孵化,而他们那小鹿斑比般迷离的眼神也绝对会令大家痴迷。”本文译自 BBC,由译者 amor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0
赞一个 (24)

TOTAL COMMENTS: 52+1

[2] 1 »
  1. 1672021

    若干年后喵星人也这么说灭绝后的人类么?中国人。。。传说中有部分会以我们当菜肴。。。他们对于各种毒素都有很强的抵抗能力。。。- -!

  2. 1671883

    所以恐龙灭绝了

[2] 1 »

发表评论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