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12.04 , 13:01

未解之谜:为什么你会打哈欠

科学家们对动物行为的研究有了越来越多的新发现—涉及到基因,生理学,进化,神经领域。有些习惯至今仍是未解之谜。的确,我们人类这个物种总是热衷于思考并且善于透过内在看行为。就拿打哈欠来说:你可能认为我们知道为什么我们会打哈欠,但是事实上这完全没必要。

最近的研究证明,婴儿在子宫里张嘴时就是在打哈欠,而不只是张嘴动作。这个猜想的正确性一直被怀疑,有助于反驳此理论:打哈欠就是吸收氧气排除二氧化碳。

25年前,马里兰大学的Robert Provine博士做了一个实验。他增加了供实验对象呼吸用的氧气或二氧化碳,但并没有发现打哈欠因此减弱或加剧。

那么人们到底为什么会打哈欠呢?Provine博士是“行人化神经科学”的代表,即任何人都可以无需特殊器材在家自行实验。Provine博士针打哈欠做了细致的研究并记录在他最近的一本著作《Curious Behavior: Yawning, Laughing, Hiccupping and Beyond》。Provine博士发现当打哈欠同时捏鼻子磨牙齿,“呼吸动作……将不能完成”,除非你能张大嘴吸气。

普林斯顿大学的Andrew Gallup也做了相关实验,其父Gordon Gallup和一位同事发现,当前额温度降低或夏季温度高于体温时,哈欠会减弱,由此可说明打哈欠是为了通过吸入空气降低头脑温度。那么为什么婴儿打哈欠呢?为什么人们对打哈欠不厌烦呢?人们总在打哈欠,但是却始终对此一无所知。

普遍说法是对的,当人们觉得无聊,嗜睡,想要伸展身体或者看到别人在打哈欠时,都会打哈欠。打哈欠也是会蔓延易受影响的,哪怕在看文章放松时,虽然这种蔓延是无意识的:打哈欠不可能依序产生。这种蔓延状况不仅限于人类,在狒狒,黑猩猩中也存在。

[-]

如果打哈欠有移情作用,亚特兰大埃默里大学的Matthew Campbell 和Frans de Waal预言黑猩猩是从他们“圈内”朋友而不是“圈外”陌生人那学会打哈欠的。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23只黑猩猩在看他们的朋友打哈欠的录影时,打哈欠次数比看到陌生猿类(或没有认识的猿在打哈欠)频繁多了。

荷尔蒙后叶催产素分泌也会打哈欠(当有移情动作例如抚摸,亲吻或者协作时,大脑会分泌该物质,从而产生一种令人愉悦的物质——多巴胺)。意大利卡利亚里大学的Fabrizio Sanna和同事们在老鼠的脑部特定部位注射了后叶催产素,由此导致了哈欠;减少注射量时,哈欠也少了。

但也正是反省让我们沮丧。蔓延性的哈欠并不像是社会关系;它更像是伴随着情绪排泄的无意识的模仿。尽管Provine教授认为打哈欠是对行为或生理变化的反应,但这种同感作用并不意味着就是打哈欠的心理原因(毕竟,我们孤独的时候也会打哈欠)。有一个有趣的说法,跳伞之前一定要打哈欠。

也许打哈欠主要就是为了要提醒我们人类是多么神奇吧。本文译自 WSJ,由译者 amor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3.4
赞一个 (0)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