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12.02 , 16:28

“裸男”对人们的视觉冲击

[-]
一场在维也纳的展览会探查着我们对裸体像的态度——西方人已经习惯了女性的裸体形态,然而对男性裸体还是非常震惊。展览开始之前,该博物馆曾掩盖了部分宣传海报,称它们引起了公众的愤怒。

一进入奥地利利奥波德博物馆,面前就是基座上的五尊裸体男性雕像。

从最早的古埃及人,到最近代的服装人体模型,利奥波德博物馆的主管Tobias Natter说这场对外开放展览前后走过5000年的历史。他还说:“有一尊埃及艺术史上非同寻常的古埃及裸体,有罗马艺术,有罗丹从十九、二十世纪到后现代的雕塑。这些都告诉参观者男性裸体艺术其实有着非常长久的传统。”

[-]
这场展览以艺术风格多样化为特征,从 Peter Paul Rubens(荷兰著名画家)、Paul Cezanne(法国印象画派)、Edvard Munch(挪威画家)以及奥地利著名表现主义画家Egon Schiele的画作,到美国摄影师 Robert Mapplethorpe 和伦敦艺术家Gilbert and George 更现代的、性暴露的作品。还有关于□□和□□□□的图像。

Natter 说博物馆正在开天辟地创新,“对于一场展览而言,聚焦于男性裸体的刻画描写是完全不同寻常的。令人惊讶的是,我们曾有很多展览是关于女性裸体的,但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哪一场展览主打男性裸体,因为不论如何这都是一种禁忌。另一方面,我们也看到现当代社会“裸男”渐渐成为一种新的存在,大海报上、舞台上都有出现,他的存在正逐渐变得正常。我们认同为这次展览所作的广告,在海报上,男性裸体和女性裸体还是有不同之处,这涉及正在持续的文化差异,而且这种文化差异也需要通过一场展览被公开讨论。”

其中,有一张招贴广告展现的是三个足球运动员正面的裸体图像,为法国艺术家 Pierre et Gilles 之作。在这次展览前不久,利奥波德博物馆称该广告招致了如此多的抱怨以至于被迫采取相关措施。

[-]
即在广告上涂上红色部分掩盖足球运动员的私密部位

然而维也纳满是全裸或半裸女人的海报,而且在混合桑拿浴和日光浴地区这也是众所周知的休闲方式。所以,这些图片真的会引起众怒吗?

奥地利日报(Die Presse newspaper)的 Erich Kocina 说,博物馆企图引导众人就海报进行争论,而事实却超出意料,招致了某些维也纳人的反对。

“30%的人认为是市场营销行为,而70%的人却是真实的愤怒。我想只是因为她们常被广告和电视作为目标,所以我们习惯了看裸女,但是裸男却不那么常见,我们不习惯看□□。我认为这就是人们的主要问题。”

维也纳应用艺术大学的艺术史家 Eva Kernbauer 说,“男性裸体其实有长远的历史,但是男性裸体和女性裸体被刻画描写的方式却一直是不同的。简单来说,男性裸体常与力量、强壮、英雄主义紧密联系,而与女性裸体紧密联系的却是美丽、情爱、性欲。而且,维纳斯在古希腊时代就被议论是可耻的不道德的,所以女性的贞洁和裸露在历史上就深深地互相联系。女性裸体其实根本没有危险性,反而是易受伤害的,因为她要接受所有观看者的注目和凝视。”

她还说:“古典模型在今天依然强有表现力,女性裸体即是无处不在的,也是没有威胁性的。男性裸体却更有挑战性,常与性器官暴露联系,带有侵略性、力量性。□□本身并不需要表现威胁性和侵略性,与柔和的女性模型相比,他们之间的不同是非常明显的。”

[-]
尽管在维也纳做了长期的调查,我也不能找到谁对“裸男”广告有着深深的愤怒。

某个男人谨慎地告诉我他对那些图画并不“高度欣赏”。而某个女人却说:“这很刺激,也是事实,而且它让我们回想到艺术上裸露非常普遍的时代,所以我们应该习惯适应。”

其他人,比如来自法国的游客 Cecile 则非常喜欢这些裸体:“他们体格健美,表现运动力量,不像那些丑陋还大腹便便的老男人。他们很养眼,很好看。”本文译自 BBC,由译者 panpan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4
赞一个 (68)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