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11.29 , 13:45

超现实主义的真人雕塑

这是对阿德莱德的准超现实主义者 Andrew Baines 的独家报道,2005年以来澳大利亚的海滩上出现了很多超现实形象。他的工作使人感兴趣,一些人称可以借此逃避无聊办公室,另一些人觉得这相当于聆听澳大利亚的管弦交响乐表演,只是会被海浪打断。


海滩上的圆顶帽
在柔和的晨光中,超过50名的着装绅士走向海浪。Andrew Baines描述这个过程。“开始在当地的媒体寻求在日出时站在海里的志愿者,我在海滩边的位置准备好拍照。我这个拂晓时戴高顶帽在站海里的概念适合几十个人,有时候是几百个。将这些事件照片中的意境引用到我的画里。我用蒙太奇影像作画来传达我的概念。接下来我将告诉你,我是怎样把想法与社会和政治问题结合,通过最近的装置成为我艺术中的亮点。”
[-]

[-]

[-]


早晨的Bondi海滩
我把60个志愿者排成一行站在拍岸浪花中,包括自由党领袖Malcolm Turnbull也在其中。逃脱公司电池人,这是我用隐喻般的方式让商人逃脱他们狭窄的工作池、长时间的指令和灰色的城市街道来享受自然。自然在这里就是Bondi海滩,这是时下关注的工作与生活的平衡问题。”
[-]

[-]


便秘者同盟
Andrew评价,“几个周末前,我最快地创作了第一个游击队装置,在澳大利亚的海滩上将12个厕所排成一行,志愿者坐在上面看报纸,包括自由党部长Amanda Vanstone。便秘者同盟表现了在海滩餐馆的前方缺少厕所。我猜你会称这是基层政治问题,卑微者的权力。”
[-]


绘画带来灵感
“我当了13年的全职画家,在这之前我拥有自己的艺术小生意。最近在新加坡的ANZ银行购买了我的三幅大型超现实画,并被欧洲百科全书收录在超现实主义艺术Lexikon Der Surrealisten中,我曾两次进入Doug Moran国家肖像奖决赛。”

“近期令我最激动的消息是下个月后,超过5万个Wirra酒厂的葡萄酒瓶作为标志出现在我的一幅超现实画中。在这之后,我的名字将遍布澳大利亚和全世界。我们不得不说,超现实主义真的可以与我们对话了。”
[-]


澳大利亚西部交响乐团表演的海中交响乐,指挥看上去像在指挥海浪。
[-]

这样听音乐必定是绝妙的,但是或许音乐家演奏的节拍将会更快,这个节奏根据水有多冷而定。
[-]


带奶牛去海滩
“去年,我在澳大利亚西海岸的印度洋放置了一群黑白花奶牛,作为国际乳品会议开幕,乳产业对此给予了相当大的帮助。这个更有美学价值,还隐约比较了公司电池人和农村人,两组着装都是黑白的。”
[-]

[-]


海滩葬礼
在Henley海滩,宁静和悲伤,仍有一丝希望在清新的微风。
[-]


提到关于他更多其它的装置艺术,Andrew说,“去年我将Hills Hoists的衣服用凉衣绳盖满了悉尼的Bondi海滩,包括当地母亲晒凉洗好的衣服,取名为后现代风景,这是用我的方式突出高密度的生活结束了后院。”

这里正在构思另一个想法,房屋门道和入口与同一个绅士。办公室人员称为通向潜规则的门,敬请期待。
[-]

Andrew说到关于即将到来的计划,“明年1月20号将创作我至今最大的装置艺术!我让500个志愿者在日出的海里喝茶!

本文译自 Dark Roasted Blend,由译者 009小白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1)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