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11.10 , 11:56

用集体躺尸的方式缅怀一战中逝去的校友

# 学生们躺在地上缅怀那些在战争中死去的前校友们
# 707位同学加入:恰是1914-1918年间学校的战死学生数
# 真诚的表演在英国纪念日前一天进行

昨天,在激动人心的英国纪念日的纪念活动中,英国顶尖学院的学生们重现了索姆河战壕的严峻场面。

为了纪念707名在一战中战死的威灵顿学院的前校友——包括Rudyard Kipling的儿子Jack和诗人Jack Girling——同样数目的学生静静地躺在这所独立学校前的方院地面上。

这所位于 Crowthorne Berkshire、每学期学费达10,500英镑的学校的学生们,以这种方式纪念在那场伟大的血腥战争中死去的生命。

[-]
惨烈:威灵顿学院的707名学生,躺在地上缅怀逝去的英魂,707是当年那场战争中的死亡学生数

寂静降临在走进学校前面的方院里的学生们身上,他们大都是13岁到18岁之间的学生。这所学校建于1859年,以威灵顿公爵的名字命名,设有一个纪念碑和记录服兵役期间战死的威灵顿大学的前校友们的点名册。

学校的牧师,Tim Novis神父在学生领袖Harry Randall 和India Ayles朗诵AE Housman的诗歌《我们长眠于此》(Here Dead We Lie)之前领导大家做了祷告。

加上二战中死去的501名学生,和在冲突中死亡的数十人,这所学校在战场上共失去了1,340名学生。

在1915年,这所立足于克罗索恩的学院有526名学生,现在发展到拥有1000多名学生。

[-]
损失:在707名战死人员中有 Rudyard Kipling 的儿子 Jack 和诗人 Jack Girling

“他们永远不会老去,而我们在渐渐变老”:这项活动给学生提供了一个严肃的视角,提醒他们记住那些前校友的牺牲

威灵顿学院的院长 Anthony Seldon 博士说:“人们总要尽量找到方法使前人的牺牲对后来的年轻人富有意义。

今年我们想出了这个点子,挑选了707名学生——大约占学生总数的70%,躺在地面上,让学生获得亲身感受。”Seldon也是托尼·布莱尔的传记作者。

“天气潮湿阴冷,我认为这也帮助学生们意识到那些伤亡数字多具有毁灭性。”本文译自 dailymail,由译者 shixinxin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0)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