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11.08 , 21:33

许多癌症晚期病人误以为化疗能治愈他们

[-]

对医生和病人而言这都不是一个令人期待的话题。一项新的研究显示,绝大多数癌症晚期病人处于这样的印象中:他们正接受着的化疗将治愈他们,而实际上可能性很小。

化疗可以减轻痛苦,延长生命几周甚至几个月,但没法治愈癌症。

印象断层的产生也许跟医生和晚期癌症病人讨论治疗方案的方式有关,医生谈话后的病人可能处于否认自身疾病的状态中。

波士顿的 Dana-Farber 癌症研究所的研究者们就化疗问题采访了1,200名癌症已经扩散的转移性结肠癌患者和肺癌患者。几乎70%的肺癌晚期患者和81%大肠癌晚期患者错误地相信化疗可能治愈他们。

此研究结果刊登在《新英国医学杂志》上。

要进行艰难的谈话

“我们对这整个发现结果感到很震惊,”达纳-法伯癌症研究所的医学博士Deborah Schrag说,“化疗在一些情况下很有用,但是这些情况下没用。”

“少数的病人真的听到了医生无情的话语,” 她说:“在一些内科医生和病人之间,这些对话管用,并且对帮助病人做出好的选择和计划是必不可少的。”

它是个交流问题也可能是个心理问题。“谈论这些很难,我们需要找到方法跟病人更好地交谈。”她建议医生查房时要带上助手,并把情况记录下。

对病人还有些其它建议,包括直接询问你的医生。建议如下:

这项治疗对我的好处是什么?
从这项治疗中我可以期望什么?
这项治疗治愈我的癌症的几率是多少?

医学博士Thomas J. Smith, 是这项研究的共同撰写人,也是巴尔的摩的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悉尼金梅尔综合癌症中心的姑息医学教授,他说:“在每一个节点,肿瘤科医生都会询问病人关于病情和处境已经知道了多少,还想了解些啥。”

询问,告知,询问

不是每个人想要知道一切,但是许多人是这样的。Smith的哲学是“询问,告知,询问。”这意味着要询问病人他们想要知道什么,告诉他们,接着问些后续问题看他们是否领会意思了。Smith说早点请安宁和姑息治疗的专家介入治疗,能改变一个人的最后时段的生活经历。

询问,告知,接着询问……

David Straker是纽约市心理医生,他帮助那些癌症患者应对他们的情况,经常被要求去进行这些艰难的谈话。他还兼任纽约市哥伦比亚大学医学中心临床精神病学助理教授。他说:“很多医生很难谈论死亡,许多人患者拒绝接受现实,他们只想着能被治愈的。”

这不是谁的错,这是人的天性。“消除这些差距的唯一方法就是开诚布公地谈。”

美国癌症协会的生活和生存质量的主管Rebecca Kirch说,当人们患了像癌症晚期这样的绝症时,就单刀直入地谈治疗方案,而不会谈生活质量。

“有一点是明确的,我们需要重启沟通方式,”她说。“我们需要问什么对他们是重要的,他们可以决定采取哪些治疗和如何积极追求他们想要的。我们需要让他们知道所涉及的方方面面、治疗可以做些什么,这样就不会存在错误的假设。”

医学博士 Andrew S. Epstein 是纽约市 Memorial Sloan-Kettering 癌症中心的一个肿瘤学家,他教医疗人员如何与病人谈论癌症,也同意这一观点。他说:“这些数据强调我们需要更好地了解患者这个人,了解他们的医疗状况的,以及他们的价值体系。”本文译自 webmd,由译者 shixinxin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3.6
赞一个 (62)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