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10.12 , 16:54

男人对意外当爹的真实想法

[-]

伴侣意外怀孕怎么办?这类问题在男同胞们看来,很少可以拿到台面上来讨论。如何正确认识和看待这个问题不仅影响到他们的生活,更重要的是会影响到他们的伴侣和未来的孩子,所以搞明白男人们到底是怎么想的具有很现实的意义。

Amanda Jayne Miller是印第安纳波利斯大学的社会学教授,她采访了61名俄亥俄州的中产阶级未婚但和伴侣同居的男子,他们其中有些是经历过同伴意外怀孕的。Miller问他们如果自己意外当爹了会有什么想法,以下是一些人的回答:

反对堕胎的

我一直认为做人流其实没啥,但真当要把我自己的孩子做掉的时候,那完全是两码事。
——凯文 27 厂长

要在两三年前,我无论如何也无法养育的起一个孩子,我那时一定会说“堕胎是个不错的选择”,但如今我觉得这不是一个很好的理由。我现在成熟多了,我可以承担得起自己的责任。
——詹姆斯 26 保健品商店经理

我不相信人流,如果她坚持要去,我也不会支持她,我可不会给她钱去堕胎。我想要把孩子留在,而不愿把孩子拿掉或者给他人领养。
——泰伦 23 船坞工人

身体是她自己的,我还能怎么办。命令她别去?我都不知道怎么去阻止她,她把孩子拿掉的时候我气得肺都炸了。
——特雷尔

我认为去停止一正在颗跳动的心脏,这就是赤果果的谋杀,即使你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出生。我认为堕胎就是谋杀,或者是合法的谋杀。
——尤金 22 电话销售员和股票职员

[-]

支持堕胎的
最终我们认识到,我们的情况还不适合要一个孩子,无论从经济角度还是为了我俩自身,堕胎都是一个最好的选择。
——乔什 22 兼职图是管理员

我得先为自己考虑,我还考虑不了孩子。我虽然很痛恨这样,但我给不了孩子一个好的环境...我感觉自己还不够成熟。
——米奇 25 厨师

我对她说“我们不得不这样”,但其实我想她如果去把孩子拿掉,对所有人来说都是事件好事。
——布拉德 29 研究生

留给女人处理的

我认为女人有权利做选择。我认为这改变不了什么。无论她是被□□的还是自愿的,身体是她们自己的,她们想怎么做就这么做。
——马修 30 建筑师

我认为这不值得讨论,就像问她准备在哪生产一样。她只是告诉我“我妈妈想让我把孩子拿掉”,就这样。
——肖恩 22 艺术品成列师

我会支持我的前女友,我对她说“你想要我怎么做我就怎么做”。她当时决定去堕胎,于是我陪着她去了诊所。我尽可能的支持她的决定,而且如果重来,我依然还会这么做。
——乔纳森 28 作家

不确定的

这不像是有一套解决方案那样,说实话再事情发生之前,我们真不知道该如何抉择。这就像你不知道自己会有怎样的行为,除非你真的处于战争之中。
——曼森 26 建筑工人

大体上Miller可以做出一些结论。首先她发现即使大多数男人说会在女性做决定是否终止妊娠之前给出建议,但如果女性没有听从,男人们也不会很生气。采访中只有一个男子强烈要求自己的伴侣不要去做人流(可由于对方是宫外孕而不得不把孩子拿掉)

其次她还发现工人阶级的男人们都还没有做好当父亲的准备。和中产阶级的同胞相比,他们更愿意接受堕胎。可能是因为在后经济衰退时期,建筑业和制造业的减少使他们想要成就事业更加困难。“他们对步入成熟男人的行列还感到有些压力”Miller解释道。

虽然男人对女性自己做决定不是很生气,但这样的话,想让男人们事后还能参与其中会有些困难。Miller在研究中表示,对自己同伴怀孕感到喜悦的男性通常会支付孩子的抚养费并经常看望孩子,即使他们已经分手了。所以在怀孕的问题上如果双方看法一致,对孩子将会很有好处。即使最后女方的决定和男方的想法不一致,但只要男人觉得“女性认真倾听了他们的想法”,孩子出生后,男人们也还会做好父亲的角色。

Miller推荐大家去学习由联邦政府资助的情感教育课程,里面包含面了对此类问题时双方的谈论技巧。当两个人搬到一起住时,女方怀孕的可能性越来越高。“多数人通常都不会去讨论婚前同居的有关注意事项,如果真的发生就让它发生吧!”她说,就算情侣们最后无法做出决定,但他们至少也应该讨论讨论,说说彼此的看法。

当然男人可以通过一种方式在要不要孩子的问题上直接做决定——使用保护措施。套套是一个好的开始,虽然不是次次见效,但一种可靠的男性避孕药将会成为男人们的福音。在采访中有一位男士对其女友堕胎是事情感到愤怒之极,于是他去做了输精管切除术。他对Miller说“我再也不想做这样的决定了。”本文译自 Buzzfeed,由译者 JVINIC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0)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