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10.12 , 23:57

可能有办法证明我们正生活在计算机模拟中

回到2003年牛津大学教授 Nick Bostrom 曾经做出一个大胆的假设称我们可能生活在计算机虚拟生活中。 不过 Bostrom 在他的文章中并没有为他的假设提供过多科学解释——尽管他确实也为证明这句豪言做了一些必要的计算性工作。然而,放出豪言简单,而要证实它确不容易。不过现在一些物理学家指出可能真有证据存在,其关键在于找到一个作用同黑客帝国里的红药丸一样的宇宙学的信号。

据 Silas Beane 和他在德国伯恩大学的团队所言,不管模拟的宇宙有多强大,它们仍然受限。他们称,生活在模拟中的人们就像一般的物理约束进程一样多少会察觉到这些限制与约束。

那么,我们如何证实这些限制呢? 其实很简单:我们只需自己模拟宇宙然后就能找到。事实上,物理学家实际要做的也不过如此。最终,他们已创造了一种极微小的宇宙——小到毫微微(比纳还要小)。量子色动力学,描述夸克和胶子相互作用的理论。

[-]

物理学家用量子色动力学(QCD)理论分离这一受热捧的信号。QCD 一个描述夸克胶子之间强相互作用的标准动力学理论,是自然界中增强质子以及中子,以及原子核间相互作用力的基本力。 他们正计算微小的,紧密相连的方格子取代这一时空连续体。他们称之为“格子规范理论”,该理论随后也为探求问题的本质提供了新的视角。

有意思的是,研究者认为他们的模拟是一个到达更强有力版本的先驱,这一版本认为,分子、细胞甚至是人终有一天也可以被克隆。但目前来看,他们还是热衷于创造精确的宇宙论过程模型,并找出限制模拟的关键因素。

最后,他们已经把 Greisen–Zatsepin–Kuzmin limit (or GZK 截至,描述源自远处的宇宙射线应有的理论上限值) 作为候选者来研究。因其其在QCD模型中极为有趣的表现,使得它显得非常有潜力。

据 Physics arXiv 的博客所说,该极限非常出名,它是在高能量微粒(宇宙射线)与宇宙微波背景辐射的反应中产生,高能量微粒随着行进的距离的增长能量也在不断地衰减。研究者已经计算出了格子空隙给射线施加了额外的特征,也就是说最高能量部分的角分布应该在格子的剩余空间内成立体对称(这使得它严重脱离无向性)。"换句话说," arXiv 的博主说, "宇宙射线倾向于沿着格子的对角线运行,因此在每个方向上看到的数量并不相等."

这也许正是物理学家所寻找的——暗示着幕后确有操纵者的证据。更振奋人心的是以我们现如今的技术水平已经可以进行测量。正如研究者指出的,发现这一影响就和“看到”格子(我们在上面模拟宇宙)的方向一样。同时还指出,研究者注意到未来的计算机模型可能会利用完全不同的范例,甚至超出我们的理解范围。当然,只有在格子极限与我们在自然所见的一致时这种情况才会发生。

不管怎么说,这的确是一项显著而大胆的假设。本文译自 io9,由译者 老人爱怡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7
赞一个 (13)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