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10.09 , 12:32

走进科学:聚焦人体冷冻

人体冷冻或许对一些人来说如同天方夜谭,同时它也的确是一种昂贵的殡葬方式,但这阻止不了少数人想要把自己的遗体冷冻起来,以便在“遥远的未来”重获新生的愿景。摄影师Murray Ballard用手中的相机带领我们进入低温保藏的世界,向人们展示了低温冷冻实验室以及相关从业者的幕后视野。

Ballard撰写的《永生的前景》(The Prospect of Immortality)一书中,讲述了他游历底特律、莫斯科、凤凰城、佛罗里达以及英国的各个人体冷冻机构的经历,病人在这些机构中将身体冷冻并保存起来。Ballard已经举办过相应的摄影展,并且还预计在2013年春季发行书籍。书中的摄影作品展示了人体冷冻的场所与相关设备,偶尔还有冷冻的人类或宠物躯体,还有人们关于死亡的言论,以及低温保藏背后的科学知识。

[-]

Wired原始档案博客(Wired's Raw File blog)近日就这些摄影作品采访了Ballard,他表示很多人惊讶于这些设备拥有如此简陋的外观:

“人们表示,人体冷冻这一观念的美好愿景和这些设备的简陋外观形成了强烈的反差。”Ballard说到,“许多人体冷冻设备是科学家自己设计制造的。我认为这些人体冷冻学家并不在意设备的美观,他们只在乎科学。……但我在许多非常著名的实验室拍下了他们的设备,我觉得他们的设备不管怎么看都像是DIY的。”

你可以登陆Ballard的网站或者“原始档案网”(Raw File)观看这些照片。虽然照片里并没有血淋淋的场景,但是照片里有包裹着的遗体(包括一对夫妇的遗体)以及低温保藏的动物。本文译自 io9,由译者 老人爱怡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题图:Aaron Drake,医学处置主管。阿尔科生命延续基金会,凤凰城,亚利桑那州,Murray Ballard摄。

[-]

手术室,阿尔科生命延续基金会,凤凰城,亚利桑那州

[-]

遗体保存仓(注满液氮),阿尔科生命延续基金会,凤凰城,亚利桑那州

[-]

2号病患,低温冷冻前

[-]

低温箱内部,Kriorus保藏所,Alabushevo,莫斯科近郊,俄罗斯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1)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