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10.05 , 15:53

年轻一代黑人的生存困境

在所有发达国家中,美国有着最高的监狱服刑率,任何时刻都有230万人在监狱服刑(即10万人中有730人服刑,而英国和威尔士仅154人)。大家都知道,美国监狱刑犯比其现役军人还要多;但鲜为人知的是,大部分调查中监狱刑犯是被美国统计局排除在外的。既然年轻的黑人更有可能进监狱或拘留所,刑事体系中的排斥在外使年轻黑人的工作状况看起来比实际状况要好。

[-]

这是刊在新书《Invisible Men》中“Mass Incarceration and the Myth of Black Progress”一文的观点,作者是来自华盛顿大学的社会学教授Becky Pettit。她在周四的电话新闻发布会上就此作了阐述。2009年在Barack Obama任职的那一天,Pettit曾说“美国可能迎来了后种族社会的希望”。但那在当时不现实,现在也不现实。在工作、收入、财富和健康方面,黑人和白人的差距依然巨大。正如彭博社(Bloomberg)的David J. Lynch日前报道的一样:“美国的第一位黑人总统并没有为美国黑人做了很多”。

美国劳工统计局公布的失业率和就业人口比率是基于家庭调查而得出来的,排除居住在刑事教养院、精神疗养院等各类社会福利慈善机构的以及在军队现役服役的人口。报道显示的数据非常糟糕。八月份,年龄在16至24岁之间的黑人男性的就业人口比率是33%,而同组白人男性则是52%。但因对监狱刑犯的排除,黑人的基数有向上的偏差。白人的基数也有偏差但是比较小。Pettit告诉记者说,关于青年黑人的生存状况,我们一直被塞奇基金会的出版商所蒙蔽。美国劳工统计局的方法和数据一直没有歪曲统计结果,直到70年代中期监禁刑狱开始繁荣普遍。

[-]

我(#原文作者)问Pettit怎样才能解决这个问题。她说首先要努力帮助青年黑人接受教育,因为犯罪监禁充斥的生活与学校教育的失败是有重要关联的。

Ernest Drucker身为约翰杰伊刑事司法学院驻校学者和资深研究员,也是哥伦比亚大学梅尔曼公共卫生学院流行病学的副教授。她提出减轻对非暴力吸毒罪犯的刑罚。她认为对贩卖毒品的罪犯实行监禁是在破坏他们余生生存的能力,使他们无法逃脱贫困和累犯的厄运。

Inimai Chettiar,是电话发布会上的第三名发言人,他进一步提倡将地铁逃票行为合法化,即免费乘地铁。公认的监控“破窗效应”表明对未成年人犯罪进行严厉镇压,会形成良好治安秩序的风气,从而有助于阻止更多的严重犯罪,如抢劫、□□、谋杀。所以Chettiar他们正在为他们的合法化争论而战斗。

然而不可否认的是,年轻黑人的困境比统计数据中所显示的更糟糕。本文译自 Businessweek,由译者 panpan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0)

24H最赞